第1106章:桑嬌嬌,你完了

別人的手來。蘇雅莫名地捱了自己媽媽一巴掌,她的眼淚跑了出來,站在原地哽咽著。蘇雅哭了出聲,蘇二嬸心疼極了,“你這有娘生沒娘教的野種,我今天非收拾你不可!”“野種?”這個稱呼讓蘇安安皺了眉頭。“二嬸,你的嘴巴給我放幹淨點。”“野種,你就是個野種!”蘇二嬸來了勁,蘇華前妻的那點事情她清楚著很,蘇安安不一定是蘇華的種。“你媽媽不要臉,幹出偷人的勾搭!蘇安安你不是野種是什麽。”蘇二嬸罵得起勁,恨不得把當年...她沒有和韓龍逸離開,到底是擔心俞勁鬆會不被桑嬌嬌再一次地給欺騙了,所以她待在警局,通過監控看著這邊的情況。

再看到俞勁鬆突然憤怒地扼住桑嬌嬌的脖子,看著桑嬌嬌麵色越來越白,呼吸越來越微弱,俞貝貝馬上跑了出來。

俞貝貝進去,讓俞勁鬆鬆開手。

“爸爸,你把她掐死,你要坐牢的。”

這裏到底是警局,桑嬌嬌被俞勁鬆給掐死,俞勁鬆逃不過法律的製裁。

俞勁鬆聽到俞貝貝的這句話,才鬆開了手。

他扭頭看著俞貝貝,見到俞貝貝眼裏的擔憂,他的眼淚掉了出來。

“貝貝,是爸爸對不起你。”

“爸爸不怕坐牢。”俞勁鬆說的時候,又伸手去扼住稍稍緩過氣來的桑嬌嬌。

韓龍逸也過來幫忙,勸說著俞勁鬆。

“爸爸,我不想你坐牢。”俞貝貝抓著俞勁鬆的手,哭泣地說道。

“她昨天已經把做過的事情給招出來,你把她殺了不值得。”

俞貝貝的話軟了俞勁鬆的心,“爸爸,我不想你進去,我還想好好地孝敬你。”

俞勁鬆聽完俞貝貝的話,更是懊悔傷心,他的手隨著放了下來,但是他抬起手朝著自己的臉頰扇了兩個巴掌。

“我到底做了什麽!”

“我是個混賬!”

後悔!真的是後悔!

俞勁鬆不再是對俞貝貝坐牢,對小白內疚,他是後悔自己娶了桑嬌嬌。

“貝貝,我對不起你媽媽。”俞勁鬆哭了出聲。

他是一個男人,在商場裏曆練多年,什麽場麵沒有經曆過,就算當年自己的父母去世,也沒有哭起來。

“我真是個混蛋!”俞勁鬆又往著自己的臉上打去,再知道自己的妻子是被桑嬌嬌給掐死的,很多事情,他完全地明白過來。

“當年,你媽媽病著,我竟然還和她睡在一起。”

“你媽媽死後,我知道她懷上孩子,不得不娶了她。現在想想,全都是她的奸計。”

到了今時今日纔看清楚,俞勁鬆怎麽會不恨,不想把自己的雙目給挖了。

“爸。”俞貝貝喚道,“不怪你,不怪你。”

在這之前,俞貝貝是怪俞勁鬆的,可是看到俞勁鬆這麽難過傷心,她怪不了。

這是她的爸爸,疼了她多年的爸爸,哪怕後麵自己坐牢不被他信任,也是她的爸爸。

“勁鬆!”對麵緩過氣來的俞夫人,輕聲喚著俞勁鬆的名字。

她剛才感覺到死亡的氣息,如果不是俞貝貝和韓龍逸出現,俞勁鬆一定是要把她掐死的。

“我跟了你這麽多年,你的心裏竟然還喜歡著她。”

桑嬌嬌氣惱地說道。

俞勁鬆厲了聲音,“桑嬌嬌,她纔是我的妻子。”

“我喜歡自己的妻子,有什麽錯!”

桑嬌嬌聽到俞勁鬆的話,一愣,她不服俞勁鬆說的。

“俞勁鬆,是她把你給搶走的,你原本喜歡的人是我!”

就是仗著自己是俞勁鬆的初戀,桑嬌嬌纔敢把自己的姐姐給殺了。

“我們兩個纔是一對。我那時候都有了你的孩子,她卻一定不肯和你離婚,我把她給殺了,有錯嗎?”

俞貝貝聽到桑嬌嬌這話不奇怪,可是俞勁鬆的怒火又冒了出來。

“你說什麽!”俞勁鬆冷聲地問道。

見俞勁鬆那麽冷地盯著自己,桑嬌嬌慌了,她哭著喚道,“勁鬆!”

“你再說一遍!”俞勁鬆朝著桑嬌嬌走近幾步,桑嬌嬌怕他又來掐自己的脖子,她往著後麵挪了一步。

她的手痛得要命,脖子難受得要命。

“是姐姐的錯。”

“勁鬆,你喜歡我,我喜歡你,我們應該在一起。”

“閉嘴!”俞勁鬆喝道,“誰和你說,我喜歡的人是你!”

俞勁鬆真想過去,直接把桑嬌嬌給掐了。

他沒有這麽地厭惡恨過一個人。

桑嬌嬌一怔,俞勁鬆的意思說喜歡的人不是她?

她不信。

“勁鬆,你來桑家要娶的人是我。”

“是她代替了我和你在一起,我既然回到你的身邊,她就該乖乖地給我讓位,為什麽不肯把位置讓給我。”桑嬌嬌生氣地說道。

“讓給你!”俞勁鬆冷嘲地反問道,他“嗬嗬”地笑起來,“她是我的妻子,她為什麽要把俞夫人的位置讓給你。”

“對的,我開始的時候去桑家,想娶的人是你。”

“可是,是你自己不同意的,是你自己和人私奔。我娶了她,她就是我的妻子,我自然愛的人也是她。”

俞勁鬆認真地說道,他對妻子的感情在桑嬌嬌住進俞家後,越發地明確了自己的心意。

他愛上了自己的妻子。

在那次出差的時候,他想得很明白,要和妻子坦白桑嬌嬌的事情。

如果她願意原諒自己,他就給錢讓桑嬌嬌把孩子打掉,然後讓她滾蛋。

如果她不願意,他也纏著她,求著她,用盡方法地彌補錯誤。

可是,他還沒有坦白,她就死了。

“桑嬌嬌,我當年喜歡你,真的是眼瞎!”

“你這種女人,真是讓人惡心。”

俞勁鬆厭恨地說道,他的話更讓桑嬌嬌絕望。

連著俞勁鬆都恨上她,她還有什麽能力能夠救自己。

“勁鬆。”桑嬌嬌還要喚道。

“你媽也是你推的,對不對?”

俞勁鬆的腦子一下子清楚起來,桑嬌嬌為了自己的私慾,連著姐姐都能殺死,她還有誰下不來收的。

桑嬌嬌搖搖頭,想說不是。

可是,俞勁鬆不會相信的。

俞貝貝淡淡地接過話,“是的。”

“她在外婆和我麵前說出媽媽的死因,我和她發生爭執,外婆來幫忙,被她不小心給推下天台。”

俞貝貝傷心地說道,她再看桑嬌嬌,眼裏全是恨意。

“桑嬌嬌,你完了。”

是的,桑嬌嬌完了。

俞勁鬆也不想在這裏和桑嬌嬌多說一句話,他先拉著俞貝貝離開警局。

桑嬌嬌看著俞勁鬆走了,她大聲地叫嚷著他的名字,可是俞勁鬆不會再相信她,更不會救她。

從警局到俞家的一路上,俞勁鬆一言不發。

他不知道該說什麽。

俞家,俞貝貝看著俞勁鬆的精神狀況,心裏有些難受。她在監獄的時候,想過報複完俞夫人他們後,再接著是俞勁鬆。顧臻的那會,也有不少的女人想搶了她顧家夫人的位置。在顧墨成到正廳前,顧老夫人已經把家裏的傭人全叫過來。這件事,還是需要顧墨成來處理。顧墨成踏步進來,他的臉色很是難看。顧老夫人問道,“安安還好嗎?”“嗯。”顧墨成淡聲應著,他進來後,目光落在顧子銘的身上。顧子銘以為顧墨成誤會自己和蘇安安的關係,他連著解釋道。“二叔,我和安安真的沒什麽?”“昨天歡歡身體不舒服,我帶她到樓上休息,我們剛好看到安安。”“我...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