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5章:她是蒙死的!

她需要顧家的支援。真沒有想到,蔣媚母女倆瞎了眼,看不上顧墨成,把蘇安安送了過去。“媽,我們知道錯了。”蔣媚低著頭說道。“可是事情已經這樣了,難道讓蘇安安爬到我們蔣家的頭上。”蔣媚氣憤地同蔣老夫人告蘇安安的狀。婚宴上的視訊很顯然是顧墨成策劃的,她們動不了顧墨成,但是可以爭對蘇安安。蘇華現在需要顧墨成的資金,不會為難蘇安安。所以,蔣媚想到借蔣老太太的手。老太太的寶貝孫子被蘇安安害得命根子廢了,老太太怎...俞貝貝笑著看了眼俞夫人,俞夫人故意裝出害怕的樣子,並且身手捂住自己的臉頰。

這個樣子分明是想讓俞勁鬆知道,俞夫人臉上的巴掌是俞貝貝打的。

俞貝貝既然打了,就沒有後悔過。

“對了,爸爸。”俞貝貝離開前,和俞勁鬆主動說道,“阿姨的手被我給扭斷了,她臉上的傷也是我打的。”

“你陪她好好聊聊,我怕這是你們最後一次聊天了。”

俞勁鬆一愣,他雖然想護著俞貝貝,但是沒有想對付俞夫人。

俞夫人見俞貝貝承認了這事情,她在俞貝貝走後,連著哭了起來。

“勁鬆,勁鬆你一定要救我!”

俞勁鬆是她最後的希望,不讓他幫自己,她真的會死的。

俞勁鬆低下頭看著俞夫人的樣子,她臉上的指印還在,可以看得出來俞貝貝打過去的時候,用了多大的力道。

“你的手也是貝貝扭傷的。”俞勁鬆問道。

俞夫人含著眼淚,點頭,“是的!”

“勁鬆,她要把我給殺了。”

“勁鬆,五年前慧茹陷害貝貝的事情,我是不知情的。”

“曼曼給她下藥,我也是後麵才知道。我知道貝貝對我有誤會,可是她為什麽不聽我的解釋,一定要把我弄死!”

俞夫人哭得很傷心,她必須得哭得可憐。

“勁鬆,你看到了,有韓龍逸護著她,她根本不怕任何人。”

“昨天,她留在警局,就是要收拾我一頓。這個地方她現在是想走就走。”

俞夫人見俞勁鬆淡著臉色不說話,她想不會是俞勁鬆從韓龍逸的口中知道桑老夫人和俞貝貝媽媽的事情。

俞勁鬆和她在一起後,心裏一直是有俞貝貝的媽媽。

不然,她為什麽要屢次害俞貝貝,俞勁鬆為什麽那麽地俞貝貝。

“勁鬆,你千萬不要聽貝貝的話,她昨晚是故意那麽說的,是想陷害我。”

俞夫人這句話讓俞勁鬆聽不太明白。

不過,他沒有出聲,想看看俞夫人要和自己說什麽。

“勁鬆,我沒有推我媽下樓。”

“那是我媽,我怎麽會去推她那!”俞夫人解釋道。

俞勁鬆低頭看著她,覺得有些道理。

桑老夫人和桑嬌嬌的關係一直很好。

她們兩個之間沒有什麽利害關係,說桑嬌嬌把人推了,俞勁鬆有些不太相信,但是他心裏也不信貝貝會害自己的外婆。

這件事情,俞勁鬆迷糊起來,不知道到底是誰在撒謊。

“勁鬆。”俞夫人在俞勁鬆身邊呆了那麽多年,俞勁鬆的一舉一動她都瞭解得很。

見俞勁鬆不說話,肯定是信了自己說的。

“勁鬆,貝貝這次是要置我於死地。”俞夫人淡了聲音,看著俞勁鬆說道。

“她不僅要我認下我媽的死,還想把姐姐的死也推在我的身上。”

提到自己過世的妻子,俞勁鬆一怔,他低下頭看著俞夫人。

“勁鬆,你千萬不要相信昨晚監控裏我說的話,我全是被俞貝貝逼的,才胡亂說的。”

“我沒有蒙死姐姐。”

這些話表麵上沒有錯,可是俞勁鬆聽完後就覺得不對勁。

“蒙死的?”俞勁鬆重複道。

他猛地想起十多年前,自己出差在外麵,接到家裏的電話說,妻子死了。

他急急忙忙地趕回來,看到的是冷冰冰的妻子。

他還能記著,自己出門的時候,她還替他收拾行李,說等他回來。

他還能記著,在出差的第二天,她打電話告訴自己,說她想他。

誰知道,滿心歡喜地盼著回家,等到的是她病故的訊息。

現在,被俞夫人一提起來,俞勁鬆想都沒有多想,直接一把將著俞夫人給一腳踹開。

“她是你害死的!”俞勁鬆厲聲說道。

他不是懷疑,是肯定。

如果說當年聽到妻子死去的時候,有過一個疑惑的念頭,這會是完完全全地肯定。

“勁鬆。”俞勁鬆冷不防一腳踹得桑嬌嬌剛接好的骨頭又被撞斷了,痛得她眼淚冒了出來。

她不相信地看著俞勁鬆會這麽粗暴地對自己,更奇怪,自己說錯了什麽,讓俞勁鬆這麽地憤怒。

“勁鬆,你不要聽俞貝貝他們的話,我是被陷害的!”

“閉嘴!”在俞夫人一說完,俞勁鬆忍無可忍地說道。

他居高臨下地看著桑嬌嬌,冷聲說道,“貝貝什麽都沒有和我說,韓龍逸更沒有。”

“是你自己說的。”

坐在地上的桑嬌嬌,蒼白著麵容回想著自己說了什麽。

她好像一直在說自己是被陷害的,在說俞貝貝他們在說謊。

可是為什麽,俞勁鬆突然這麽地氣憤。

“你說,她是被你給蒙死的。”

俞勁鬆咬著牙恨恨地說道,他的腦海裏來來回回重複著隻有這句話。

為什麽到了現在,他才知道她是被眼前的女人給蒙死的。

“不是的。”俞夫人慌亂地說道,“勁鬆,這不是我說的,是貝貝她故意逼我說的。”

“桑嬌嬌,你們昨天在這裏發生什麽,說過什麽,我一點都不知道,我更不知道原來你這麽地惡毒,連著自己的姐姐都能蒙死!”

俞勁鬆冷聲說道。

“不是的,不是的。”桑嬌嬌還不肯承認。

“他們什麽都沒說,倒是你自己說了。”

“勁鬆!”俞夫人哭泣著哀求道,“我是被冤……”

她還想說自己是被陷害冤枉,俞勁鬆的腦海裏隻有死掉的妻子,他蹲下地上,一把掐住桑嬌嬌的脖子。

“不要在我麵前再假惺惺的。”

“她的身體是不好,可是她沒有到會死的地步。”俞勁鬆含著眼淚,又是傷心又是氣憤地說道。

“我當年就懷疑了,可惜被你給矇住了雙眼。現在你自己說出口,我有什麽理由不信!”

“桑嬌嬌,你再多說半句的假話,我直接把你掐死,你信不信!”

俞勁鬆咬著牙恨恨地說道,他說完,真的用力猛掐桑嬌嬌的脖子。

桑嬌嬌很快地呼吸困難,她能夠感覺到俞勁鬆是要殺了自己,她恐慌害怕起來。

想喊“勁鬆”,可是這兩個字在喉嚨裏,根本發不出聲音。

“爸爸!”俞貝貝跑過來,大聲地喚道,“你快鬆手!”盡好話,手腕還被蕭彥給折斷了,徐清清熟視無睹,沒有責怪蕭彥半句話,還讓他離開徐家。他心裏氣憤起來,“清清,你變了!”“你的眼光真是差勁,這個男人有什麽好的!他除了一張臉,還有什麽!”說著,馮致遠輕視著躺在沙發上聽他說話的蕭彥,他咬咬牙,對徐清清嘲諷道,“對了,這個男人床上能力很不錯吧!”“徐清清,你瞧上的是他這點吧!”馮致遠的話說得過分,徐清清的臉色頓時冷沉下來。她沒有發火,蕭彥突地坐起身子,將著...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