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清冷佛子vs嬌縱公主(49)

他正目光森寒的看著對麵被震退數步的鹽將軍。在對上男人目光那刻,鹽將軍心下大駭,頭一次因為一個眼神生出恐懼。她緊緊握住刀柄,暗自猜測男人的身份。此人裝扮不是宮中侍衛,身上那股駭人氣息也不像是陛下養的那些小白臉,值守在禦天殿內力又如此高深,莫非……他是陛下身旁那位傳說中神出鬼沒的暗衛?!冥幽!他是冥幽!鹽將軍幾番猜測下猜出眼前人的身份,犀利的眸子瞬間眯起!冥幽是暗衛,除非女帝傳召,否則絕不會在眾人麵前...“四口?”

畫師疑惑的看向旁邊的打盹的老瞎子。

別看老瞎子渾身髒兮兮,頭發也亂糟糟的,跟乞丐沒什麽兩樣,但他卻並非乞丐,而是鎮子上有名的算命師傅。

雖然是瞎子,但這人就是挺神,任何事都逃不過他的法眼。

躺在木板子上的老瞎子一把拿開蓋在眼上的樹葉子,雙目空洞的看向畫師。

“兩個大的加兩個小的,可不就是四口麽?”

不等畫師回過神,老瞎子拿起竹竿起身朝前走去。

直到老瞎子的身影沒入人群畫師纔回過了神,他激動的看向薑景妤和了塵:“恭喜二位!”

了塵聽的沒頭沒腦:“老伯這是?”

畫師笑嗬嗬道:“公子有所不知,方纔那位是我們鎮子上赫赫有名的算命先生,既然他說有四口,那這事兒絕對穩了!公子快帶你家娘子去找大夫把把脈吧!”

了塵這下總算是意會到了老瞎子方纔說的話,他不可置信的看向薑景妤,又看了看她平坦的小腹,再結合薑景妤這兩天總是沒胃口,基本上能確定一件事。

妤兒她有身孕了!

震驚過後了塵眼中餘下的盡是興奮與激動,他小心翼翼的攙扶起薑景妤:“妤兒,走,咱們去看大夫。”

薑景妤借著了塵的力站了起來,心中暗道方纔那算命老伯還挺靈,距離她服下藥丸已經過去一個月了,而且她服下的正是雙胎丸,方纔那算命老伯全都說對了。

“老伯,這畫像多少錢?”

了塵一手攙扶著薑景妤,另一隻手拿出了錢袋子。

畫師捋了捋鬍子笑道:“畫還未上色,公子先陪娘子去看大夫,等回來後再拿畫像也不遲。”

“勞煩老伯了,我們待會過來拿。”

了塵說完便攙著薑景妤去了醫館,他知道孕婦在很多事上都要格外注意,倘若妤兒真的懷了身孕的話,他得提前做打算纔是。

二人來到醫館經大夫診脈後確定薑景妤是懷了身孕,了塵從大夫口中得知了懷孕時需要注意的事項,一一記了下來。

由於薑景妤如今有了身孕,二人接下來的旅程換成了馬車,薑景妤孕期沒有絲毫不良反應,一切都和先前沒什麽兩樣,可以說是一點沒遭罪。

雖然薑景妤並未遭罪,跟沒懷孕之前沒什麽兩樣,但了塵一直遵循大夫的囑咐將她照顧的無微不至。

在了塵這裏娘子就是祖宗,娘子說去哪就去哪,說在哪停下就在哪停下,說吃什麽就吃什麽。

在了塵無微不至的照顧下,薑景妤的肚子漸漸顯了懷。

自打知道薑景妤懷孕後皇帝皇後等人生怕她在外邊吃不好睡不好,一直想讓她回去,薑景妤跟皇後約定好等孩子五個月時就返程回宮養胎。

如今肚子裏的孩子已經五個月大了,薑景妤和了塵也踏上了回宮的路。

“夫君你進來一下,我小衣的帶子好像打結了。??”

正在為薑景妤燒水喝的了塵聽到她的聲音後放下手中的柴火走到了馬車前。

剛掀開轎簾便看到薑景妤身穿鵝黃色肚兜,此時正低頭搗鼓脖子上的衣帶。

了塵那原本平靜的目光瞬間泛起漣漪。

他喉結微微滑動,掀開轎簾俯身來到薑景妤麵前:“我來幫妤兒解。”

一直低著頭的薑景妤並未察覺到了塵的變化,她鬆開衣帶往了塵那邊湊了湊。

了塵手指勾住薑景妤的衣帶將打了結的衣帶為她解開,衣帶解開那刻上好的綢緞瞬間瞬間細膩的麵板朝下滑去。

薑景妤眼疾手快的捂住滑到胸口處的肚兜,她正要去拿另外一件肚兜換上,了塵突然蹲到她麵前握住了她的手。

薑景妤扭頭對上了塵那猶如餓狼般的視線。

“夫君,你……怎麽了?”

了塵握住薑景妤的手:“妤兒,大夫說除了前三個月和後三個月,其他時間可以行房。”

薑景妤捂著胸口的力道更緊了。

“大夫說的話有時也不能……”

了塵微微起身貼上了薑景妤喋喋不休的軟唇。

薑景妤由剛開始的抗拒到漸漸回應,了塵垂眸看著近在咫尺的薑景妤,眸色幽深,另一隻大掌握住她捂在胸前的手。

思緒被占據的薑景妤此時還沒反應過來,直到胸口一涼,她倏地瞪大眼睛。

她正要將頭偏開,了塵抬手扣住了她的後腦勺:“妤兒放心,為夫會輕一點。”

二人嘴唇之間分開一條小小的縫隙,雙唇間的銀絲還緊緊粘連在一起。

衣衫跌落,馬車起伏。

——

回到皇宮時已是兩個月後,懷有雙胎的薑景妤肚子要比其他孕婦大上一圈。

皇帝跟皇後等人像上次一樣早早便在皇宮門前等候了,在看到一輛馬車正朝著他們的方向徐徐走來時幾人激動的看向彼此,連忙抬腳朝著前邊的馬車走去。

“皇妹,妹夫,你們終於回來了!”

薑景湛激動的朝坐在馬車前趕馬的了塵揮了揮手,聽到他的聲音後薑景妤也撩開轎簾探出了頭。

“皇兄,父皇,母後。”

薑景妤探出半個身子看向幾人。

“危險,回去,妤兒快坐回去!”

皇後見狀嚇了一跳,連忙揮手讓薑景妤坐回去。

坐在轎子外趕車的了塵聽到後扭頭掀開轎簾,此時薑景妤已經乖乖坐好,在了塵看過來時跟沒事人似的眯眸衝他一笑。

了塵麵露無奈:“妤兒,當心。”

“知道了。”

在馬車停下那瞬,皇帝皇後幾人也走了過來。

了塵先下了馬車,而後朝著馬車內的薑景妤伸去了手,將她從馬車上抱了下來。

等薑景妤站穩後身上的披風朝著兩側敞開,這時皇後等人看清了她那肚大如盆的孕肚。

想到薑景妤懷雙胎要比旁人更遭罪後皇後的雙眼刷一下紅了,捂在嘴邊的手也顫抖起來。

薑景妤挺著大肚子由了塵攙著朝對麵的幾人走去,像個長不大的孩子似的衝著幾人撒嬌。

“父皇母後,皇嫂皇兄,妤兒好想你們。”著要回皇宮。練武場那種暗無天日的日子一直持續了整整五年。他十歲時被接回皇宮,還沒來得及跟母親相見就被派遣到了疆場。等他十五歲時邊疆已無戰事,迫不及待的班師回朝,可迎接他的卻是風華正茂的母親被毒啞,磋磨的不成樣子。父皇告訴他下毒的人是母親身邊侍奉的宮人,因受了母親的責罰懷恨在心,事發當天那名宮人就被他處死了。可澹台肆卻直覺事情沒有這麽簡單,他私下問過母親,可每當他提起此事時母親眼神之中都是阻攔。每次...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