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章 冷漠無情黑手黨×蛇蠍替身酒吧香檳妹(22)

姑娘還在傷心的。她還不能笑,她一定要忍住。不能傷害了大鄴朝明日的花朵。上官亦熙這才發現自己麵對著一個才認識一天不到的人嚎啕大哭。覺得有些丟臉,她默默的站起來往回走。大紅燈籠的光線照在一前一後兩人的身上。青黛默默的跟在這別扭小姑孃的身後。走了半晌卻突然聽到小姑娘來了一句。“我不相信,你發誓。”青黛反應過來她在說什麽,忍俊不禁。“好好好,我發誓。”青黛連忙的發誓一般又把剛剛的話重複一遍。小姑娘不說話了...這就是一個瘋子!

為了讓她生下孩子,居然把她囚禁在這個地方!

西爾維亞雙眸中燃燒出熊熊的怒火,她一個高高在上的千金小姐,什麽時候成了老男人的生育工具了?!

麵對她的怒火,洛科什麽也沒說,轉身離開。

他要加快生意的推進,關乎黑幫和意大利黑手黨未來的發展,他必須要拿到一個足夠大的話語權去跟黑手黨的領袖交易!

******

在青黛的空間中漂浮著一個豐滿的女人。

係統看了一眼,這邊又看了看,愜意的躺在沙發上的青黛。

他抽了抽嘴角,他第一次知道,奶孃玩偶居然還有這樣的作用。

不過知道了西爾維亞的現狀,係統不由幸災樂禍。

“這個老女人,叫她打宿主大大的主意!這下子就讓她去給老男人生孩子,讓她也嚐嚐同樣的痛苦!”

青黛躺在沙發上,手指頓了頓。

原本她是在愜意地享受這最後的悠閑時光,估摸著大概這兩天就會有人找上門來。

她偏頭掃了一眼正在夯實夯實啃著蘋果的小係統,不自覺沉了眼。

*****

九月的最後一天,天氣久違的下了雨。

海麵上逐漸起了霧,讓人看不清楚隱藏在大霧之中,一艘艘蟄伏的巨輪。

洛科派出去的人早已在既定的地點接應。

五輛黑色的賓士穿梭在橋底的隧道,越是往裏去隧道路口越小,5輛賓士改變隊形,呈一線飛速時光,光影變化間幾乎讓人看不清楚。

從第一輛賓士的擋風玻璃裏看,去坐在駕駛座上的就是洛克的副手門西這次的任務,洛科格外的謹慎,幾乎誰都沒有額外吩咐,還是交給自己的副手親自去做。

門西作為副手跟在他身邊十年,早在來到他身邊的第一天洛科就在他體內植入了微型炸彈,隻要門西生出一點背叛他的念頭,立馬就會被引爆。

本來這次任務希爾維亞也要跟著的,但是因為他的身體狀況以及洛科24小時不間斷的監視她,所以全權由門西負責。

“一組二組三組四組五組,各方位就位。”

耳機撕拉一聲劃過,門西的聲音清楚地響在每一個狙擊手的耳邊。

五輛賓士穿過暗無天日的隧道,在拐彎的地方整齊劃一的漂移劃出一道黑色的尾狐,然後停了下來。

而在隧道的另一邊,一個不起眼的岸口,兩輛經過改裝的,完全看不出來車型的轎車停下。

車窗半降,露出一張男人的臉,麵容雖然有皺紋,但依然能看出陰森相,三角眼警惕的掃過周圍,時不時閃過一抹狡詐和嗜血,而看見靠岸停放的幾艘輪船,這才化為深不可測。

——正是洛科。

而另外一輛,就是他們的交易人。

洛科對對方這種架子感到極為的不滿,作為黑幫教父,一向都是別人等他,哪有他主動去找別人的道理?

洛克一個眼神,手下就明白了,他下車去敲了敲對方的車窗。

對方的車窗已經有下降趨勢,然而還沒得露出一條縫來,遠處突然響起一聲爆破聲。

鳴笛聲的防彈警車迅速駛來,隧道不長,武裝部隊的車輛進來之後很快就聽見了槍聲。

******

雨越下越大,在擋風玻璃上形成厚厚的水膜。

西爾維亞被人抬上了光明寬敞的輪船之後,才鬆了一口氣。

今天就是她留在華國的最後一天,時間一到她立馬就被父親派來的從公海裏出來的那群老變態帶走了。

洛科並不知道西爾維亞跟她的父親有過一月之約。

不過他想想也是,今天就是約定的交易日子,洛科肯定沒時間管他,也就是趁這個空子,她要趕緊離開這個地方。

一旦回到公海她自己的地盤上,西爾維亞立馬就要集結人手,洛科既然敢對她下手,做出囚禁的事情來就別怪她事後翻臉不認人,一旦生意結束就是他好日子到頭的時候!

還有讓她沒想到的就是父親一起把青黛青然的資料也送了過來。

——最讓她沒想到的是,被揪出來的那個臥底確實是刑警,而青黛竟然跟她是姐妹關係。

西爾維亞想到這一層,臉色就無比的陰鷙。

被華國警方耍得團團轉的樣子,在她看來巨蠢無比,也難怪父親勃然大怒。

但從他坐上輪船到現在這一個多小時裏,華博的情況瞬息萬變,聽著下人過來稟報說洛科出事了,直接被警方逮捕。

要不是情況不合適,以及周圍都是父親的人,西爾維亞差一點就要拍手叫好。

生意黃了沒關係,等她回去做好準備,華國這塊地方遲早她要找回場子!

……

腳邊跪著的男人是她昔日的情人,被她包養著,此刻正滿臉溫情地捧著她的腳,替她按摩。

正舒服的享受著,男人手法嫻熟的移到了她的小腹,想要順著腿根滑進去,然而下一刻他就被塞爾維亞一腳踹到了命根子,整個人一身劇痛,倒在地上。

西爾維亞滿麵怒容,說翻臉就翻臉,直接扯過旁邊另外一個男人手上的水果刀,一刀下去。

後麵幾個輪廓深邃,體型高大的西裝男人,從麵相和膚色來看,可以判斷是意大利人。

他們對此場景見怪不怪,立馬上去捂住男人的嘴,然後將人拖下去,整個過程不到半分鍾卻做得悄無聲息,行動幹脆利落。

隨後西爾維亞將整桌子全都掀翻過去,自從被囚禁之後,她每天都處於暴躁之中,現在脾氣異常差,時不時就要發脾氣。

“安排的醫生到了沒?動作這麽慢,是不是不想活了?”

“去,把那個女人給我帶過來!”

西爾維亞品著紅酒,漫不經心的笑了。

有了父親派來的,來自於公海的那些人,她立馬就恢複了黑手黨大小姐昔日的風光。

現在對她來說搶不搶到慕言還是其次,但是那個讓她三番四次栽跟頭的替身還有洛科,她絕對不會放過!

因此,在西爾維亞被救出來後,她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上門去把青黛綁了。

靠在沙發上,其他的男人全都噤聲,默不作聲的伺候西爾維亞。

她愜意不已,心情放鬆之際,彷彿已經聽見下人把青黛帶到她麵前來,然後她馬上就能把自己腦海中一係列的想法全部都實施。

孩子,對,就是那個孩子,青黛看起來還挺在乎那個孩子的,所以她第一個就要讓人生剖了她的肚子,把那個孩子抱出來,血淋淋的一團放在她麵前,想來青黛一定會感謝她,讓她能提前和她的孩子見麵。

這樣以折磨人為樂的美好設想似乎一旦開始就再也停不下來了。

等這位母親和她的孩子見麵之後,西爾維亞又想到一個絕妙的主意。

把那個小雜種丟去喂狗,然後就讓青黛的旁邊看著,到時候她的表情一定非常有趣的吧……

帶著這種美好的設想,西爾維亞頭昏昏沉沉的,一不小心她就靠在沙發上睡著了。

再次醒來的時候,身邊一個人也沒有。

西爾維亞皺眉,正想要嗬斥。

然而甲板上已經出現了三個人影——她的兩個手下正押著頭發散亂遮住臉,狼狽不堪的女人過來。

西爾維亞內心燃起熊熊的激動,這讓她到嘴邊的怒火又嚥了下去,這些都不著急,她現在最想看見的就是青黛惶恐不安,跪在她腳邊求饒的樣子。

隨著三個人也能靠近,西爾維亞懶洋洋的垂了一下頭。

“先把她肚子裏那個小雜種給我剖出來……”

稀稀疏疏的細微聲響,在西爾維亞聽來十分的熟悉。

她一句話還沒有說完,就臉色大變——頭頂上黑洞洞的槍口,正直直的戳住她的太陽穴。

“西爾維亞,女,意大利黑手黨領袖之女,於××××年偷渡至華國,從事dp交易生意,社會危害極大……現在我以華國警方的身份正式拘留你!”

“這是逮捕令。”

西爾維亞還沒有從抵在頭頂上的槍口那裏回神,手腕就被大力攥住,銀光閃閃的手銬直接扣住了她的雙手。

與此同時一大批穿著華國警服的人闖進來,迅速佔領了整艘輪船。

*****

禮物之王最後一個小時,決勝局衝一波!!麽,隨後就徑直朝著自己這個方向來。“維克多小姐,你好。”知道對方有話跟自己說,但讓她詫異的是,白戈在自己麵前站定,然後朝她鄭重地行了一個紳士禮。……好像跟她想象中的有些不一樣???白戈給人的第一感覺就是古板冷漠的軍人形象,青黛甚至以為他會過來訓斥自己不應該待在這裏。但她還沒有看夠,正想給自己爭取一下時間,措辭都已經打了一遍腹稿了,卻沒想到對方上來便是一句問好。青黛下意識的想要回他一禮——這是這麽多...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