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章 冷漠無情黑手黨×蛇蠍替身酒吧香檳妹(20)

命。”聽到這話,青黛就放心了。隻是這個時候的她還不知道,這個心放的太早了。***第二天,青黛再一睜眼就已經是一個頗具古風韻味的房間了。想必昨天晚上,皇帝已經帶著她轉移的地方。她醒來就感到腰痠背痛,使用過度的地方還微微泛著疼,有一股不舒適的感覺,整個人靠在床頭,慵懶嫵媚。這個皇帝實在是太過孔武有力了,這麽一番折騰後居然還有力氣!青黛隻感到全身都被掏空。她在床上翻了個身,準備穿衣起來。眼風看見屏風上掛...“宿主大大不好了,原主的妹妹已經暴露了!”

小係統直接把蘋果都給扔了,扒著青黛的腿。

“不僅如此,那個最壞的黑幫大佬還要讓男主大人2選1,在宿主大大和妹妹之間選擇!”

一殺一留,手段極其殘忍!

傍晚時分,青黛站在窗邊拉上窗簾,敏銳的感覺到屋外黑影蠢蠢欲動。

並非她的錯覺,最近幾天她明顯的能感覺到,身邊跟著的人又多了一批。

盯梢盯的緊了,無論做什麽,總有一種背後升涼的感覺,隨著她的孕肚日益增大,這樣的逼視總會讓青黛不自覺的皺了皺眉。

情況似乎一直在惡化,算起來,黑幫和警方最大的一次交鋒也就快到了……

“係統,慕言那邊現在是什麽情況?”

小係統嗶哩嗶哩的搜尋了一下,小蜜蜂傳回來的某段畫麵嚇得他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

“……原主的妹妹現在被關起來折磨,渾身是血,幾乎已經不成樣子!”

來自黑幫的懷疑,青然的暴露,都是在這個世界原本走向中會發生的。

隨著警方這邊的人不斷犧牲,黑幫的勢力也被撕開一個口子,露出其中最為鋒利的獠牙。

正義與邪惡一戰,終將達到**。

******

關於這個一殺一留的實施,洛科顯然比別人更瘋。

放了那個懷孕的女人那麽久,身邊跟著的人每天都在換,但是也沒看出來有什麽不對勁的地方,洛科對青黛的懷疑降到最低水平,並沒有期望她就是警方安插進來的棋子。

但是他仍然不會放過這個天然的人質。

一個女人,尤其是一個懷孕的女人,不比任何人好控製?

而對於青然這個已經暴露身份的臥底,洛科則讓人日夜不停的輪流站崗,廢了她雙手雙腳,讓她沒有任何行動能力,隻能癱在床上吊著一口氣。

青黛每天都會聽小係統的匯報,那些折磨人的殘忍手段實施到青然身上,每每聽到此處,她就會覺得心口一陣一陣的翻騰。

這似乎是一種共情,原主即便已經離開了,但她的身體仍然會對身邊羈絆最深的人共情。

原主對妹妹的愛是真的,她也是真心想要替妹妹做一些事情,所以才會對青然遍地鱗傷的畫麵反應這麽大。

直到那句話清晰的傳出來——“這段時間黑幫出的事太多了,那群刑警馬上以為黑幫是個任人隨意宰割的地方!”

青黛原本擱在桌上的手,猛地握住桌角。

不鏽鋼邊緣的冰冷觸感讓他不住的擰了一下眉,鋒利的邊緣似乎在手指上割了幾下,讓她眼皮猛的顫了幾下。

但願還來得及!

“係統,我記得在做第二個還是第三個任務的時候,你送過我一個禮物?”

“去幫我做件事情。”

******

如果讓慕言回憶他一生中最難熬的時刻,大概就是此時。

盡管在進這行的時候,他已經料想到了千萬種困難。

在這個世界上,他孑然一人無依無靠,不需要考慮很多,所以在接到臥底任務的時候,他毫不猶豫的就答應了。

警方花費了多年時間才探查到關於黑幫一星半點的訊息,費盡心思安插進一個密探。

打架,殺人,煙賭毒,他都熬過來了。

慕言沒有閉眼睛,盡管此時此刻他確實感覺到了一絲疲憊。

大意了,黑幫人都是殺人不眨眼的,即便他把青黛送得遠遠的,卻依舊無法百分之百保證她的安全。

在抬頭的那一刻,他就已經下了決定。

“哪個價值大,殺哪個。”

說這句話的時候,他下了人生最大的賭注。

他就賭,在身家性命麵前,洛科隻是為了試探他。

洛科顯然挑了一下眉,曾經殺過無數人的那隻手,漫不經心的端起桌子上的高腳杯,放下的時候一錘定音。

“那既然這樣,就……”

教父輕飄飄的話語還沒落下,因為一旦落下,談笑之間就是一條人命。

“……殺了那個孕婦吧。”

慕言放在桌子下麵的手瞬間收緊,力道大的幾乎要將指骨扳碎,手背上一條條青筋浮起,極為可怖,似乎能從中窺見這個年輕男人壓抑在體內的某種暴動的力量。

這種力量被他拚命的禁錮著,打碎了牙齒,攪碎了肺腑,也要禁錮住。

這種隱忍的力道十分強大,至少洛科一時半會兒沒有看出來。

不過他也並不在意,到底是不是毫無破綻,試到最後就知道了。

“去,把人給我綁過來。”

不容置喙的語氣落下,西爾維亞幾乎毫不掩飾臉上的欣喜之意。

瞬移到房間裏的小係統,胖乎乎的身體正對著西爾維亞的臉,才能看見這個老不死的女人,頂著一張跟宿主完全一模一樣的臉,卻做出這個十分難看的表情。

這個老女人似乎心情十分好,還端起桌子上放好的一杯伏特加,在燈光下仔細的端詳其中的色澤,然後像是慶祝勝利一樣一口飲下。

小係統默不作聲的往杯子裏加了點東西,然後一個大屁股坐到西爾維亞的頭頂上。

盡管知道自己對這些小世界中的NPC就像是透明的空氣,他還是拳打腳踢了一頓,以表現自己的不滿。

猩紅的液體被她大口大口的吞下。

至少在這一刻,西爾維亞是十分高興的。

“哼!笑吧,笑吧,老女人,馬上就笑不下去了!”

小熊貓叉著腰,熊貓眼憤憤不平。

********

洛科心裏憋著一口氣,在包廂裏等著那個能讓他發泄的“貨物”來。

西爾維亞雙腿交替,品個小酒,身子極度的放鬆。

但是很快她就感覺到自己的不對勁,從某一刻起,小腹似乎開始有點若隱若現的疼痛,西爾維亞起初沒意識到,但是越來越疼,讓她下意識的捂住肚子。

私密的地方似乎一陣暖流劃過這種感覺,有點像是……

有什麽溫熱的東西順著自己的腿往下淌,西爾維亞反射性的伸手去摸。

再抬手……滿手都是暗紅色的鮮血!

“哐當”一聲,玻璃杯被撞倒,摔在地上碎成渣渣劃出刺耳的聲音。

包廂內凝滯的氛圍彷彿終於鑽到了空子,開始肆無忌憚的流動。

所有人回神朝著聲音發出的地方看去。

洛科晃了一下高腳杯,沉鬱的三角眼不自覺眯了一下。

湊得近的人打眼一看,卻突然發現西爾維亞捂著肚子癱倒在椅子上,雙腿上全是鮮血。

“大小姐,你怎麽了?!”

旁邊人的聲音喚醒了,彷彿呆住的西爾維亞,這還是她第一次看見自己的身體流那麽多的血,肚子越來越疼,疼的她幾乎快要睜不開眼睛。

“叫……醫生,快叫醫生!”種人嗎?!小狐狸的眸子裏染上了火氣。蕭廣白卻覺得,比起這隻小狐狸一個勁兒的想要從他手邊逃脫,眼下這樣子卻順眼多了。“這房間裏原本有個人,在朕推門進來的時候突然行刺,被朕掀翻在地,打暈過去了。”馴服獵物,需要的是一張一弛。蕭廣白更是深諳此道。“讓你留下是伺候朕的,難不成你還以為朕會對你做些什麽嗎?”禁錮在青黛腰間的手陡然一鬆。蕭廣白從胸口掏出一方手帕,漫不經心的擦了擦椅子把手,然後撩起衣袍坐上去。清...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