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1章 冷漠無情黑手黨×蛇蠍替身酒吧香檳妹(18)

一個自己的同學,媽已經跟人家說好了,地方都定好了,就是今天下午在嘉年餐廳……”青黛一聽就要出聲拒絕。對麵,媽媽似乎早就防著她這一招。“媽提前跟人家家長聯係過了,連照片都發過去了,你要是不去的話,讓你媽怎麽下得了台?”“這不,對方那小夥子的照片人家也發給我了,長得是真帥!媽相信你肯定會喜歡,所以就答應了。”“時間就是今天下午3點,嘉年餐廳,記得一定要去哈!”說完對方就迅速的掛了電話,絲毫沒給青黛開口...……

鑰匙在插孔裏轉了一圈,房門口的感應燈隨聲亮起。

青黛開門走進去,身後還跟著一個“大尾巴”。

兩人站在客廳裏,青黛抬頭看他。

沉默……沒人說話,隻能這樣站著大眼瞪小眼。

看著男人那雙尚且陰霾未散的眼睛,青黛不由歎了一口氣,伸手扯了扯他的袖口:

“手打的疼不疼?有沒有哪兒受傷的?”

慕言的眼珠子緩慢的轉動了一下,好像還沒緩過來。

青黛隻能抓住他的右手,攤開掌心,手指上麵有一個細小的劃口,是打架的時候其中一個人帶刀劃傷的。

慕言逐漸從打架狀態冷靜下來,他的手被另外一雙柔軟的手包裹住,一個小腦袋在他麵前低著,湊過去看,手掌上細小的傷口。

末了,她從茶幾的抽屜裏拿出棉簽和創可貼。

她的一頭長發隻有一個皮筋挽住耳邊還有幾縷發絲垂下來,低著腦袋的時候,有點煩人。

慕言看著看著,還沒反應過來,手已經快過大腦將她耳邊的發絲勾起來。

青黛抬頭看了他一眼,唇邊勾起一抹溫婉的笑容。

男人後背一僵,盯著那抹動人的弧度,若無其事的收回手。

手上細小傷口被人溫柔以待,貼上創可貼,上麵還有一個特別少女心的草莓。

慕言擰了一下眉。

……太粉了,跟他的氣質實在不符合。

其實他一直沒說話,就是一個小口子自己就能癒合了,慕言以前從來不會管這種小傷小痛。

但最終他收回手後,隱在衣袖下來,指尖還時不時的去摸那個創可貼。

“嗯哼,已經處理好了,謝謝你今天幫我解圍。”

慕言抿了一下唇。

沉默,依舊是沉默。

青黛悄悄的瞟了他一眼,覺得他木頭一樣呆愣的樣子跟剛剛動手打人的模樣截然不同。

“二首領……怎麽不說話?幫我解圍,卻教訓了自己的人,真的沒事兒?”

慕言鬆開了眉頭,垂下眼睛。

女人話中的調侃,他並不是沒有聽出來,漂亮的眼睛咕嚕咕嚕的轉,盯著他時流露出一股深意和笑意。

“別叫我‘二首領’,你知道的。”

“他們該打,無所謂是誰的人。”

他的藥是被她解的,盡管還不確定她的真實身份,但是慕言肯定那些柔弱絕對是裝出來的,她至少知道一部分事情。

即便沒有證據,但這是慕言的直覺,他這一次破天荒的就相信了自己的直覺。

青黛揚了一下眉,也沒打算瞞著他。

“嗯哼……你都發現了,那當時還對我那麽凶……”

慕言雖然很沉默寡言,但是他的微表情十分生動,嘴唇下撇,終於說了有史以來最長的一段話。

“在黑幫裏太危險了,當時不知道你的真實身份,不想你卷進來,所以才表現的……冷漠。”

“你知道的,不是故意的。”

青黛笑了笑,覺得他解釋的樣子挺有意思的,其實本來自己也沒打算怪他。

“那你這幾天偷偷跟著我,怎麽解釋?”

“……”

“而且不請自入,半夜進我家來。”

“……”

“擔心我?”

“……”

“不說話?不說話就是預設了。”

“……”

青黛這回是真忍不住笑了,誰能找到威風凜凜的大佬閉口無言的樣子,沉默寡言的時候沒讓人覺得大殺四方,反倒覺得萌的可愛。

********

慕言最終也沒離開,今天發生的這個意外,似乎讓他做了某種決定,直接在青黛家裏的沙發上將就了一晚上,守著她一夜沒走。

青黛回來被堵這件事情在他心中留下了極大的震動。

即便把她送走了,還安排有人在他身邊守著,仍然不是100%的安全黑幫,這群人還是得盡快解決掉。

隱患,要從根本上解除。

第二天清早,青黛起床的時候,屋子裏已經沒有了他的影子。

沙發上有一條薄毯子,是昨天晚上青黛拿出來給他的,此刻被疊的整整齊齊的,連毛絨公仔都被收拾了一番。

在她不知道的時候,慕言回到黑幫去,第一時間就是整頓人手。

西爾維亞最近做事諸多不順,派出去做事的手下人總是莫名其妙的折了。

幾番查詢都找不出來原因,她被管家狠狠的教訓了一頓,跟父親視訊的時候也被父親嚴厲的批評辦事不力。

“之前跟你一個月的時間是為了讓你彌補自己的過錯,但是現在我極度後悔這個決定,多的這一個月隻會讓你再做一些愚不可及的蠢事。”

父親的這一番話已經是嚴厲的警告,西爾維亞知道自己不能再坐以待斃下去了。

盡管她看洛科十分不順眼,但還是避免不了,早出晚歸,配合洛科完成接下來的生意進度。

因為受到了多方壓力,西爾維亞語氣也非常不好。

“上一次的事情內奸到底揪出來了沒有?這麽長時間了,一點訊息也沒有,看來你這個黑幫教父也不過如此。”

洛科幾乎是被西爾維亞指著鼻子罵,他眼中劃過一道嗜血,但是很快又恢複原樣撫了撫自己的大拇指,陰狠的三角眼冷冷的盯著她。

“網已經撒下去了,就等著魚上鉤。”

“你有這些心關心我,不如關心關心你自己,距離回公海的日子沒多少天了吧?”

互相戳肺管子,就要刀刀戳在點上。

西爾維婭被他一番挑釁,很想撂挑子不管,但是父親的話猶言在耳,她又不得不咬牙跟下去。

“那我就等著你的好訊息!哼!”

******

在偷運聯絡點的秘密船隻上,青然看似漫不經心的在巡視,實則已經將各個重點位置都記了下來。

唯一的問題是這裏的船隻複雜,她並沒有摸清楚真正的貨品被洛科藏在哪一個船上。

“首領!”

正思索著,身邊人已經朝著從船身裏走出來的男人頷首。

青然連忙拉回思緒也垂著頭。

洛克似乎並不在意他們後麵跟著浩浩蕩蕩的一群人,穿著黑色便服,戴著黑色手套,經過青然的時候,她聞到了一股海水的味道。

青然不動聲色的瞥了一眼,跟在洛科身後的“搬運工”黑色衣服上有幾道白色的痕跡。

隨後她回神,看向他們來時的方向。

那個地方燈光黑暗,隱隱的像是蟄伏在黑暗中的獸。

能讓洛科親自去的地方……

青然默默將這個地方記下,一直按部就班,不動聲色的巡邏到晚上。

洛科對他們吩咐了一番,然後乘船離開了。

青然看著他們坐的船隻飄遠,將身後的一群人分別指派到別處去巡視。

隨後悄悄的推開那扇門,裏麵是一個又一個疑似裝著東西的箱子。

青然按捺著心跳走進去,小心翼翼的推開蓋子……光線完全照進來的時候,她眼神突然一變!

居然隻是一堆沙子!

青然後背生出一股冷汗。

身後大門被一股大力甩開。

********

在漆黑的包廂裏,慕言推門進來,隨意地掃視了一眼。

一個黑幫打扮的人跪在地上,後背被抽了好幾道,幾乎已經血肉模糊,發絲淩亂,隻能看出來是一個女人。

洛科,西爾維亞,早坐已經坐在上麵。

西爾維亞已經很多天沒有見到慕言了,她這段時間被自己的事情煩的焦頭爛額,慕言又一直不在黑幫,兩人天南海北,根本見不上麵。

此刻見到他進來,西爾維婭第一個開口:

“言,其中一個內奸已經找到了!就是這個女人!”

慕言腳步沒亂,隻是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女人,身上是被虐待過的痕跡。

洛科一直看著慕言一步一步走過來,坐在他身邊,標誌性的三角眼,充滿了嗜血和暴力。

“這個女人還挺倔,當著所有人的麵繼續,把我們的手段都用一遍……實在不行就讓二首領親自來撬她的嘴。”

洛科緩緩的轉過頭來,露出了一抹殘忍的笑容。

“慕言,你沒什麽意見吧?”

慕言單手撐著自己的下巴,懶洋洋的看著這一幕,眼珠子都沒轉。

“麻煩。”

*******

倒計時三天,小禮物衝起來!!(??????????????)

家人們,果子想要衝榜,這輩子都沒體會過榜上有名的感覺【尖叫】【扭曲】【陰暗爬行】

求求寶寶們快撈我罒ω罒

為愛發個電就行,靠人數取勝!!青黛知道這不是一會兒就能好的。這種小傷小痛,很多老人都會歸結為年紀大了的自然現象。但是肌肉粘連會導致左手時不時的就發疼,間歇性的疼痛很讓老人受罪。將葡萄放在客廳之後,青黛悄悄的去問了問陳媽。陳媽倒是很驚訝青小姐會發現:“老夫人這樣的毛病已經有幾年了,諮詢了醫生說的是因為老夫人的濕氣大,平常要多活動活動,現在每天晚上都會有傭人給老夫人拔罐祛除濕氣。”青黛點點頭。謝奶奶的症狀跟她猜測的一樣。在自己的那...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