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重生

日是班級的團辦日,原本是來爬山的,而原主卻被人推到了坑裡。想到這裡,z忍著上的疼痛,是從坑裡爬了出去,隨手拿了一樹枝,拄著樹枝往記憶中的集合點走去。「喬曦呢?怎麼還沒來?」「是啊,今天就要回去了,就差了,大家都等多久了,電話也不接,磨磨蹭蹭的。」在山下,一群穿著新的年輕人們聚集在一起,裡嘟嘟囔囔的在抱怨著。「最煩這種人了,平常格古古怪怪的就算了,還浪費大家的時間。」「可能是有事耽擱了吧,我們再等一...夜,寂靜無聲,像一幅淡青的幕布籠罩著y國這片土地。

與漆黑的夜截然不同,y國的sy酒店此刻卻是一片亮堂。

酒店三樓的宴會廳更是熱鬧非凡,時不時的就傳來酒杯相的清脆聲響,觥籌錯。

「砰」

一聲極其輕微的槍聲被宴會廳人們的談聲掩蓋。

客房

一艷子穿黑,心臟的服卻比周圍來的要更加深,臉上蒼白,毫無,閉雙眼躺在一個男人的懷裡。

男人穿白禮服,點點的濺在那純白如雪的禮服上,極盡突兀。

隻是男人卻全然不察,因臉上戴著麵,看不真切男人的表,可出來的那雙眼睛,此刻卻是一片慌,拿著槍的手卻是不停的抖著。

「z。」良久,男人才心痛的喚出懷中人的名字,隻是卻沒有得到任何的響應。

……

z國京都的某個山下

被樹木遮擋並不顯耀眼,在一坑裡,一孩正雙目閉躺在裡麵。

良久,孩緩緩的睜開雙眼,正要起,孩卻發現自己渾竟是無比的疼痛,眉頭微皺。

明明不過隻是中了一槍,怎麼渾卻痛的如此厲害?

不對!中槍了,那一槍正中心臟,為什麼還活著?

孩猛然抬頭,卻發現自己竟是在一坑裡,而的手臂還有上的服也被劃了幾道口子。

這傷勢很明顯就是掉坑裡才形的,但……為什麼會在坑裡?記得明明是在宴會廳纔是,想到這裡,孩站起,卻發現自己的右腳腳踝扭傷了。

腦海突然一陣劇痛,孩猛地扶住了旁邊的石壁纔不至於再次摔倒。

待疼痛褪去,孩發現的腦海裡多了一段完全不屬於的記憶,這段記憶太過於憋屈,以至於可以完全肯定和沒有任何的關係。

但卻也告訴一個事實,那就是,重生了,前世的殺手王z竟是重生在了一個十八歲的學生上?

而之所以掉坑裡,很大一部分就是這的大學同學的手筆,今日是班級的團辦日,原本是來爬山的,而原主卻被人推到了坑裡。

想到這裡,z忍著上的疼痛,是從坑裡爬了出去,隨手拿了一樹枝,拄著樹枝往記憶中的集合點走去。

「喬曦呢?怎麼還沒來?」

「是啊,今天就要回去了,就差了,大家都等多久了,電話也不接,磨磨蹭蹭的。」

在山下,一群穿著新的年輕人們聚集在一起,裡嘟嘟囔囔的在抱怨著。

「最煩這種人了,平常格古古怪怪的就算了,還浪費大家的時間。」

「可能是有事耽擱了吧,我們再等一下就好了。」

就在大家逐漸不耐煩的時候,有人喊了一聲,「喬曦來了。」

喬曦從暗走了出來,手上拄著一樹枝,白的t恤已經被染得臟汙一片,依稀可見印在服上的泥土印記,黑的子也是髒兮兮的,還有幾道口子。

紮起來的馬尾更是糟糟的,倒是額前厚厚的劉海還依舊頑強的固定在額前,眼睛被厚重的劉海遮擋著,讓人看不太真切的表。

喬曦這狼狽的出場震驚了這些個學生們。

其中有幾個生在看到喬曦出現的時候,眼底閃過了心虛的神。記憶太過於憋屈,以至於可以完全肯定和沒有任何的關係。但卻也告訴一個事實,那就是,重生了,前世的殺手王z竟是重生在了一個十八歲的學生上?而之所以掉坑裡,很大一部分就是這的大學同學的手筆,今日是班級的團辦日,原本是來爬山的,而原主卻被人推到了坑裡。想到這裡,z忍著上的疼痛,是從坑裡爬了出去,隨手拿了一樹枝,拄著樹枝往記憶中的集合點走去。「喬曦呢?怎麼還沒來?」「是啊,今天就要回去了,就差了,大家都等多...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