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0章 不要離婚!

詩詩離她越遠越好。許茵則默默鬆了口氣。就怕宋錦川在海城時間長了,知道真相,很快就走就好。警局外。許南歌站在路邊,正在等網約車。旁邊光線忽然一黯,霍子辰的聲音就傳了過來:“南歌,沒想到你竟然就是南博士,可你以為沒有靠山,創業是那麼容易的事情嗎?商場上靠的更多的是關係,能力隻排在次位……”許南歌神色清冷的瞥了他一眼,沒說話。霍子辰隻覺得心口憋悶的厲害。大學時,她對別人就是這種淡漠的態度,唯獨對他有所不...霍北宴的車子出門時,霍家老宅的車子和快遞車一前一後剛好到達。

霍北宴淡淡瞥了一眼老宅的車,沒有在意。

畢竟老宅那邊霍二老爺子經常派人來給霍老夫人請安或者送東西,都是直接去找霍老夫人。

至於那個快遞車……

莊園裡有一百多人,指不定是誰的快遞。

他的車子就這麼和那兩輛車子擦邊而過……

等到他走遠後,老宅車上的車門開啟,司機跳了下來,看著霍北宴離開的車子,忍不住對著門衛問道:“剛出去的是霍先生?”

門衛:“對。”

那司機立刻著急了:“我來給他送東西的,霍先生這是去哪兒了?”

門衛撓頭:“我怎麼會知道主人家的事兒!”

司機就明白自己問錯了人,他立刻上車,進了門直奔霍老夫人的院子。

快遞車打算跟過去,卻被門衛攔住了:“誰的快遞?你空著手不能進。”

快遞員:“……”

他就這麼被拋棄了!

他想了想,還是給自家老闆發了訊息:【老闆,你的快遞我送到了落霞村,結果那個倔小五在海城呢,我又跟著司機來到了海城,這一家很好豪門,不讓進。】

許南歌回訊息回的很快:【那你回吧,不用等了。】

反正留了聯絡方式,大哥哥看到了會聯絡她……的吧?

許南歌微微愣了愣。

但很快就把這件事拋之腦後。

她又側頭看了一眼霍北宴,就見男人麵色冷著,一直沒說話。

車子很快到了民政局。

許南歌率先下車,“開門了,我們去?”

霍北宴沒動。

許南歌就默默嘆了口氣,開著車門直勾勾看著他。

兩人僵持了大約一分鐘的時間,霍北宴這才下了車。

許南歌就往民政局裡走,剛走了兩步,忽然察覺到不對勁,再回頭,就發現霍北宴正抬頭看著民政局的門口,對這裡似乎很陌生。

也是,他來領證的時候,是迷糊狀態,根本就不記得這裡。

她走到霍北宴身邊,卻聽男人開了口:“今天領不了證了。”

許南歌一愣:“為什麼?”

難道說霍北宴鐵了心要看著葉可柔去死,都不和她分手?

剛想到這裡,就聽男人開了口:“結婚證忘了帶。”

許南歌:!

她瞥了霍北宴一眼,就咳嗽了一下:“那回家取。”

霍北宴:“我還有個會。”

許南歌:“那就下午吧。”

“下午有個應酬。”

許南歌:?

她似笑非笑的看著霍北宴:“霍先生,你知道你現在這樣子,像什麼嗎?”

霍北宴被她看的有幾分尷尬,就又心虛的咳嗽一下:“像什麼?”

“像是跟家長撒嬌耍賴的孩子!”

霍北宴看向她:“那如果我撒嬌耍賴,你這個家長可以不離婚嗎?”

“不可以。”

許南歌很無奈:“婚姻不是兒戲,霍北宴,我們不離婚,你什麼時候能解決好葉可柔的問題嗎?我可以等你一個月,三個月?但你能讓我等你三年五載嗎?”

霍北宴繃緊了下巴。

如果能幫她治好病,過去那五年早就治好了……

而不等她治好病,就直接說不見她了,葉可柔就會自殺……

霍北宴被困住了,短時間內要麼狠心看她去死,否則沒有第二條路。

可他不能真看著自己的救命恩人去死不管不顧,更何況這死亡還和自己有關。

他再次看向許南歌。

像是她這樣灑脫的女人,也就是被他用這莫名其妙的婚姻給困在了霍家。

如果離婚了,或許她就真的跑了……

這個念頭讓他心底一慌,他直接說道:“南歌,我今天真的很忙,明天再來,可以嗎?”

許南歌定定看著他的樣子,最終點頭:“好。”

霍北宴將車讓給了她:“那你先回家,我去公司……”

許南歌卻搖了搖頭:“我如今的身份,不適合回霍家了。”

霍北宴一愣,心中更加慌亂起來。

他緊緊攥住了拳頭,想要說什麼,卻又不知道該怎麼說出口,最終隻是“嗯”了一聲,就上了車。

他的樣子看著有些狼狽。

許南歌看著他的車子遠去,垂下了眸,默默嘆了口氣。

她想說其實不用這麼糾結。

兩人如果有緣,這個死局是肯定能破的。

指不定一年半載後,葉可柔的病就好了呢?

再或者……

後麵的內容,她沒想。

許南歌打了輛車,回了許家。

進門後,剛走到客廳,就聽到許文宗在說話:“你要是擔心,就打個電話過去問問?”

南靖書立刻拒絕道:“這不是給南歌壓力麼?”

許南歌聽到這對話,就明白他們看到了那個新聞了。

這年頭,記者們無孔不入。

想要保密一點事情,還真是挺難。

她推開房門,走了進去。

南靖書看到她驚訝的開口:“南歌,你……”

“媽,我準備離婚。”許南歌沒有瞞著她。

這話一出,許文宗就立刻道:“胡鬧,怎麼能離婚呢?有什麼事情你們夫妻要共同麵對!”

許南歌沒說話。

許文宗感覺到了少許尷尬,他就看向了南靖書:“阿書,你勸勸她。”

南靖書卻說道:“好,家裡永遠歡迎你!”

許文宗愣住了:“阿書,你……”

南靖書看向他:“有些事情可以一起麵對,但那是外麵的女人,三個人的事情,總要有一個人退出。我不想南歌在這一場三個人的戲中受傷害,我尊重南歌的選擇,南歌,樓上的房間還沒裝修好,晚上你和我睡吧。”

許文宗聽到這話,卻微微愣住了。

但卻又反應過來,許夫人向來是這樣果決的女人,她一直都是這樣……

至於為什麼能和他在一起,容忍了李婉如。

當然是因為……她不愛自己。

許文宗瞳孔中閃過一抹嘲諷。

許南歌和南靖書都沒注意到他的反應,南靖書已經拉著許南歌的手,帶她上樓:“我們母女還沒有一起睡過,今晚也可以好好聊聊天。”

“好。”

許南歌忽然開口:“媽,中午我想吃您做的西紅柿雞蛋麵。”

南靖書一愣,笑了:“你這孩子,我做的麵不好吃……”

小時候,她也下廚,想要做一個賢妻良母。

做出來的麵卻被許茵嫌棄。

可許南歌看著卻羨慕到不行。

這麼簡單的事情,李婉如卻從來沒有為她做過。

她很想吃南靖書做的飯。

她固執道:“但我想吃。”

南靖書一愣:“……好。”

母女兩個在許家待了一天,中午吃上了心心唸的麵條,到了晚上的時候,又躺在了一起。

許南歌和南靖書之間,好似沒有隔著那二十二年,她們親暱的就像是普通母女。

許南歌明白,這是南靖書在照顧她的心情。

但兩人之間的親暱感,是裝不出來的。

晚上,躺在床上時,她又拿出了手機。

忽然發現有人給她發了一條簡訊。

現在都是電子時代,大部分人聯絡都透過微信或者其餘的聯絡方式,很少會有人發簡訊了。

許南歌的簡訊箱裡大部分都是廣告和垃圾資訊。

所以那條簡訊非常的顯眼。

是一個陌生號碼發過來的,隻有一句話:【不要和霍北宴離婚。】

這神神秘秘的……

肯定是當時設局,讓她和霍北宴結婚的人!

許南歌起身走到了陽臺,找到那個號碼直接給對方打了過去。牽著,慢悠悠在馬場溜達時,都要氣壞了。在他看來,追風這樣的馬兒就應該獲得尊重!霍北宴冷冷道:“不賣。”許池墨直接道:“不賣你留著繼續讓這個私生女糟蹋?上學的時候,我怎麼沒發現你竟然是個戀愛腦呢?”他皺起了眉頭:“而且我聽說,追風這匹馬被送到海城時,誰也無法馴服,差一點活生生餓死!最後還是你們海城那位最厲害的那位訓馬師將它征服的,你這樣做對得起那位訓馬師的付出嗎?”他身後有人詢問:“什麼訓馬師?”許...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