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章 還給他

要反擊時……“砰!”一個陌生男人忽然伸出一腳,狠狠踢在老婦人的胸膛上!那婆婆被踢得整個人都向後飛出去,接著狠狠摔倒在地上,她捂著胸口一時間都說不出話來。丈夫看到這種情況,指著宋錦川怒罵道:“你是誰?好啊,沒你們這麼欺負人的,在這裡折磨我妻子的屍體還不算,竟然還對我媽動手!報警,我要報警!”屍體……宋錦川氣的直接一腳,又把那丈夫踢飛,接著對身後跟來的保鏢低喝道:“好好教訓下他們,然後報警,就說這對母...許南歌之前並不知道這個玉扳指的價值。

怕李婉如發現後給她扔掉或者賣掉,所以她一直都偷偷藏著。

直到這次拿出來看,才發現小時候給她帶來慰藉的這個玉扳指似乎價值不菲。

許南歌畢竟接觸這些東西比較少,因此不太瞭解,想讓霍北宴幫她掌掌眼。

可她剛將玉扳指舉起來,病房裡卻忽然傳來了一陣尖銳的心跳停止聲!

霍北宴猛地站了起來,直接衝進了病房中。

不用他喊人,醫生護士們已經趕了過來,再一次對葉可柔進行搶救!

霍北宴焦慮的看著他們……

許南歌還保持著拿著玉扳指的動作,她靜靜看了霍北宴很久,最終站了起來,轉身走了出去。

她這個身份留在這裡,實在尷尬。

但她也沒有走遠,隻是出了醫院,在外麵隨便閒逛。

不知道怎麼的,就走到了一個快遞站收貨點門前。

許南歌腳步微微一頓。

她再次低頭,看向了手中的玉扳指,忽然邁步進入了店鋪中。

這快遞站剛好是她名下的公司,快遞員認識她,立刻驚訝道:“老闆,您怎麼來了?”

許南歌這幾年很少管理這些維修公司和快遞公司的,但是這些老職員,她都有印象。

聽到這話就說道:“寄個快遞。”

許南歌拿出那個玉扳指,讓快遞員給了一個盒子,裡三層外三層的包裹好後,又想了想:“有紙和筆嗎?”

“有。”

快遞員轉身給她拿了紙和筆。

許南歌就寫了一封簡短的信:

“小哥哥:

希望這封信不要打擾到你,不知道你是否還記得我?也不知道你這些年是否找過我。

給你寫這封信,隻是想告訴你,不用再找我了。

小時候的承諾不必放在心裡,我如今已婚,夫妻恩愛,生活順遂,不用掛念。

這玉扳指看著不似凡品,對你來說應該是很重要的物件,還給你。”

許南歌寫這封信,是因為霍北宴。

由己度人,如果那個小哥哥和霍北宴一樣,如今也有了喜歡的人,是否也會如他一般糾結?

她主動寫封信告訴他她的現狀,也是想了結了那一段人情。

可是寫完信後,她卻忽然覺得有點不捨。

小時候每次李婉如毆打她,讓她感覺快要活不下去時,她想的都是大哥哥說好了,會來接她……

許南歌想了想,又在信上添了一段話:

“對了,小時候我沒有名字,現在有了。我叫許南歌,電話183xxxxxxxx,如果你來了海城,我請你吃飯。”

補了這段話後,她就將信和打包好的玉扳指放進了一個箱子裡,又拿了泡沫板墊上,這才交給快遞員。

快遞員接過來,詢問:“老闆,寄到哪兒?”

許南歌就笑了:“雲鎮落霞村落霞路76號。”

說出這個地址,又覺得自己想多了。

那玉扳指或許不值什麼錢?

畢竟一個村子裡的76號院,應該不算什麼大戶人家吧?

快遞員就又詢問:“收件人叫什麼?”

許南歌想了想。

當年大哥哥並沒有告訴她他的名字,隻說他是這一家的人,在他們這一輩中排行第五。

姓什麼來著?

他好像說了,可是許南歌一時間想不起來了。

她凝眉思索,忽然想到大哥哥曾經說過:“二爺爺說我性格太倔了,給我起外號倔小五。”

許南歌就開了口:“寫倔小五吧。”

卻見快遞員麵色毫無變化。

許南歌:“這名字不奇怪嗎?”

快遞員抽了抽嘴角:“這還算正常的了,您這些年不送快遞了,不知道現在的人網上買東西給自己起的名字有多奇葩!上次有個人叫“我爹”的,給他打電話還要先問一句‘你好,請問你是我爹嗎?’,這送個快遞還矮了一輩,找誰說理去?”

許南歌啞然失笑,然後思索了下,就開了口:“這樣吧,你親自跑一趟給我把快遞送過去吧!這玉扳指是易碎品,小心點。”

小時候覺得落霞村好遠,可其實開車過去,也就五六個小時的時間。

那玉扳指價值不明,派人親自去一下比較放心。

快遞員就開了口:“行!我現在就過去,保證把這個快遞送到收件人手裡!”

“辛苦。”

見快遞員開車離開後,許南歌沒有再回醫院,她隻是給霍北宴發了一條資訊,就回到了霍家。

剛進門,就看到霍二老爺子正在和霍老夫人道別。

霍二老爺子透著依依惜別的表情:“嫂子,你可一定要保護好自己的身體,我還等著您過年能回家祭祖呢!”

霍老夫人點頭:“行,沒問題!”

說完後看到了許南歌,就忍不住詢問:“臭小子呢?他二爺爺要走了,昨天不是說好了今天會來送的嗎?”

許南歌聞言笑了:“估計有點什麼急事……”

霍老夫人“哼”了一聲,“什麼急事,能比他二爺爺更重要!”

霍二老爺子卻笑了:“大嫂,別說了!北宴他現在掌管著整個霍氏集團,是大忙人!這孩子又孝順,肯定不是故意怠慢的,絕對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情給耽誤了。況且跟我客氣什麼?咱們是一家人,想我了開車一腳油門就到了……”

他說完後,轉身上了車。

許南歌扶著霍老夫人,往前走了兩步。

霍老夫人擺手:“路上你們慢點開,不著急……”

“知道。”

霍二老爺子說完後,又看向霍寶祥、霍元傑兩人,麵色變得嚴肅起來:“你們要好好聽話,知道嗎?”

霍寶祥抿唇,沒說話。

霍元傑笑著道:“記住了,二爺爺,走吧。”

霍二老爺子這才又往遠處看了看,無奈的嘆了口氣。

其實他是想再跟霍北宴交代兩句的,畢竟小時候也看著他好幾年,是有感情的。

這次來了後,他擔心著大嫂的病情,所以在剛開始時被霍元傑帶節奏誤會了他和他媳婦。

也不知道這臭小子是不是因為這個生他氣了,所以故意不來送他。

想到這裡,霍二老爺子就忍不住吐槽了一句:“這個倔小五!”觀察,李浩軒是個心思深沉,為人縝密的人,不會輕易說出許茵的秘密。許小姐應該是想讓李浩軒和許茵內訌,讓李浩軒看清楚許茵的為人,那麼事發後被捕,就不會幫許茵守住那個秘密了。”許南歌一杯紅糖水入腹,暖意瞬間從內往外蔓延。霍北宴的話,正是她的安排。許茵以為殺了李盛全,就可以保全了秘密?可還有李浩軒呢鄭怡聽到這個解釋,卻還是有點急,“可是網民們在罵李浩軒的同時,也在罵你呢!”“沒關係。”許南歌將水杯放在床頭...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