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章 大哥哥

?哪裡需要預約?小霍總看到您肯定非常高興!”前臺小姐拿卡幫她刷開了門禁:“請進。”許茵卻看向許南歌,嘆了口氣譴責道:“南歌,霍氏集團不是隨便什麼人想進就能進的。你想糾纏霍先生,也別在這裡為難前臺小姐……”許南歌:?她什麼時候為難前臺小姐了?前臺小姐卻蹙起眉頭。葉特助隻說不讓這個女孩上樓,但沒說具體緣由。原來是因為這個?前臺小姐露出不屑神色,滿臉厭煩道:“有些人真是不知道自己幾斤幾兩,仗著一張臉就想...難道說,帥大叔就是許三爺?

想到這裡,許南歌立刻拆開了那個大盒子。

大盒子裡麵放著一個精緻的小盒子,還打了蝴蝶結,明顯就是送給女孩子的。

許南歌開啟小盒子,就發現裡麵是……同品牌的奢侈品包包?

許南歌立刻鬆了口氣,覺得自己想多了!

哪裡就有這麼巧!

手機震動了一下,她開啟看到許池墨給她發來了訊息:【三叔送的禮物收到了吧?可以撥冗相見了嗎?】

許南歌想了想,昨天送了花,今天又送包,如果自己還不理他們,是不是明天還要繼續送東西?

她回覆訊息:【告訴許伯父,我沒生氣,隻是覺得沒必要見麵。】

收到訊息的許池墨,立刻把許南歌的話轉達給許三爺。

許三爺聽完後沉默了下,最後隻是輕輕嘆了口氣:“那就算了,不見就不見吧!後天回京。”

“好。”

許池墨又問:“不過三叔,你那個忘年交不是給你發訊息說的是送首飾嗎?你怎麼送了包?”

許三爺嘆息:“首飾都太貴重了,南小姐不會讓她收的。”

那個品牌的首飾,能拿的出手的都要幾百上千萬,許三爺覺得送這些太冒失,因此選了個幾萬塊錢的包。

反正女孩子都喜歡,都一樣!

許三爺也覺得自己莫名其妙的固執了,也搞不明白那一股非要見到她的執唸到底是怎麼回事。

他正在思索的時候,手機震動了下,忘年交發來了訊息。

小朋友:【帥大叔,你的晚輩哄好了嗎?】

許三爺笑了笑,回覆訊息:【哄好了,後天我要回京,別忘了我們的約飯。】

小朋友:【放心,記著呢!我給我媽說好了,到時候我帶我媽去讓你看看世界第一好的媽媽是什麼樣子!】

許三爺勾唇,逗她:【行,到時候我看看到底是你媽好,還是我媽好。】

……

許南歌沒把包退回去。

幾萬塊錢的東西,還不值得互相推讓。

她隨便扔在旁邊,就和霍北宴一起吃早餐。

今天吃的是廣式早茶型別的早餐,霍北宴為她夾了一個蝦餃,許南歌咬了一口,眼睛頓時一亮:“鮮嫩多汁!好吃!”

“是麼?”

霍北宴笑了,直接側頭,從她筷子上將剩下的半隻蝦餃吃進了嘴裡,接著看著她的嘴唇笑:“的確甜美。”

許南歌:!!

她感覺自己被調戲了!

好像從昨晚開始,這男人的臉皮變厚了。

許南歌立刻又塞了一隻蝦餃到嘴裡,惡狠狠地吃進去,可她卻不知道,她以為的兇巴巴的桃花眼裡,此刻全是瀲灩多姿。

霍老夫人在旁邊打了個嗝,感覺自己被兩人的狗糧餵飽了。

吃完飯後,霍北宴就看向許南歌道:“我先去公司處理一些事情,中午回來吃飯,下午可以在家裡辦公。”

許南歌知道,他是在主動彙報行程。

於是笑著點頭。

霍北宴轉身往外走,可就在這時,他的手機突兀的響了起來!

那鈴聲讓許南歌心中一跳,一種不好的預感倏忽間襲上了心頭。

霍北宴拿出手機,看到是葉曄的電話,對麵不知道說了什麼,他的神色瞬間愣住了!

許南歌見他呆愣在原地,立刻走過去,她凝眉詢問:“發生了什麼事?”

霍北宴繃緊了下巴,臉色陰沉似水,他整個人從昨晚開始像是卸掉了無形壓力和負擔的鬆弛感,驟然消失。

那短暫消失的壓力宛如海水般,再次向他襲來。

讓他猶如要溺水似得,緊緊抓住了許南歌的手,他緩緩道:“葉可柔跳樓了。”

……

醫院裡。

搶救室內,葉可柔呼吸微弱,身上一片血跡。

醫生和護士們進進出出,拿了很多血袋。

許南歌陪著霍北宴站在手術室門口,兩人看著病床上的女人。

她瘦弱的胳膊和腿伸在外麵,臉色蒼白,身上也多處擦傷,內臟受損,一直在源源不斷的流血。

粗略計算了一下,發現葉可柔身體裡的血液,相當於被換了四遍了。

她從精神病院十樓跳下,被送到搶救室來的時候,已經沒了呼吸。

病危通知已經下了四次了……

許南歌之前,還覺得葉可柔矯情,什麼絕食、自殺之類的,都不過是恐嚇霍北宴的意思。

她萬萬沒想到葉可柔沒了霍北宴以後,是真的不想活了。

她又看向霍北宴。

男人的臉色依舊冷著,眼神直愣愣看著病床上的人,眸中閃爍著深邃、複雜的情緒,讓許南歌看不出他在想什麼。

霍北宴其實昨天做出那個決定的時候,就想到了會有這個後果。

葉可柔有嚴重的心理疾病,他都很清楚,不是假的。

可知道和親眼看到是兩回事,病床上瘦弱的葉可柔讓他想到了小時候。

沒有幾個人知道,當年那群人販子抓了他,其實不是拐賣他,而是收了大房的錢,要把他給殺掉。

所以那群人販子給他準備的食物裡麵都有毒。

他不敢吃。

別的孩子們餓極了,都會聽話的吃飯,可他沒有。

別的孩子以為他性格倨傲,卻不知道他是不能吃……

他也才九歲,半夜餓的飢腸轆轆,餓的睡不著……

他一度覺得自己快要餓死了。

甚至半夜他看到一隻黑貓跳進了房間裡,瞪著一雙幽幽的眼瞳看著他。

他好像在哪裡看到過一本童話書,說黑貓是來送死人的,它會在人死後,吃掉人的靈魂。

他看著那雙瞳孔,發自內心的產生了懼怕。

他不想死,他還有奶奶……

就在這時候,房門吱呀一聲響起,一個小小的身影溜了進來,她趕走了黑貓,從口袋裡掏出了半個饅頭遞給了他。

她說:“小哥哥,別絕食了,快吃吧,人死了就什麼都沒了……”

他能在人販子手裡活下來,不止是最後她的幫忙,還有那三個月內,她偷偷的投餵。

他欠了她的,何止是一條命!

霍北宴緊緊攥住了拳頭。

精神病院院長走了過來,低著頭道歉:“霍先生,對不起,葉小姐說她想通了,不可以依靠男人,要靠自己……然後就安靜的睡了,我們也沒敢放鬆警惕,但是值夜班的護士不小心打了個瞌睡,一睜開眼睛,病房裡沒人了,窗戶開著,風吹著窗簾在動……”

院長話語說到這裡,察覺到霍北宴鐵青的臉色,立刻不敢說話了。

霍北宴下巴緊繃,他自言自語道:“是我錯了嗎?”

許南歌知道他此刻陷入了深深的愧疚之中。

可她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來安慰他……

她隻是下意識開口:“你沒錯,我曾經也救過一個大哥哥……”

霍北宴看過來,“什麼大哥哥?”房中。他剛進門,就看到守在病房旁邊的霍北宴。男人緩緩轉過頭來,兩人眼神對上,一時都沒說話。霍北宴深沉的眸光從他身上劃過,第一時間捕捉到這個男人對許南歌的不一樣。他沉著臉詢問:“你是?”“她的主治醫生。”許牧笙說完這句話後,又補充了一句:“也是她乾哥哥。”霍北宴瞳孔疏忽間縮緊。半響,他站起來,對許沐笙主動伸手,唇角噙著一抹似笑非笑:“原來是乾哥哥。”許牧笙蹙眉:“她的。”“那也是我的。”霍北宴神色淡...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