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2章

會惹是生非,可我再無恥再下賤我也不會對自己親人下此毒手!”“老天無眼才讓你這壞種活到現在,我知道......我知道你早就想殺了我......”謝閒嘴唇哆嗦著,紅著眼:“你要殺就殺,殺了我你就不許害大哥和小疏小翎了,他們是真心待你的......”蕭沉硯靜靜看著他發癲。謝閒呼哧帶喘的吼完,鼻涕眼淚淌了一臉。到最後,整個巷子裡隻有他的喘氣兒聲,他袖子擦了把臉,瞄了蕭沉硯急眼,還梗著脖子,一開口又暴露了狗...不等太辰開口,她捏住太辰肩膀:“不用感謝,不用推辭,咱們兩族的交情,何必見外!”

“我辦事,你放心!”

太辰嘴巴張了又張,額頭上汗都出來了,“刹刹陛下,小神......小神實在......”

“怎麼?太辰神將是要與本座生分?還是青帝一族也和其他神族一樣,看不起鬼族,要與陰司劃清界限?”

太辰神將冷汗都下來了,趕緊解釋:

“小神斷冇有這種想法,隻是天帝陛下所賜法寶被他親手放於了小神神魂中,小神雖能使用,卻無法讓其遠離小神,至多兩米,此物就會自動回到小神神魂內。”

青嫵挑眉。

蕭沉硯聞言睜開眼,皺了下眉,輕不可見的衝青嫵搖了搖頭。

她心下瞭然,麵露遺憾:“這樣啊。”

“既如此,那本座也不為難太辰神將了。”

她站起身,撣了撣身上不存在的灰:“兩日時間,太辰神將可要抓緊了,辦完私事趕緊離開。”

“對了,今兒是我人間的表姐大婚之喜,太辰神將可要過去一起吃杯喜酒?”

“不了不了。”太辰起身婉拒:“小神辦完私事,一定立刻離開。”

青嫵點頭,也冇打探他要辦啥私事。

反正在京城中,太辰乾什麼不都在她和硯台的眼皮子底下?

既然太辰不願意說,青嫵顧念著與青帝一族間那點香火情,也不想把事兒搞太絕,姑且就給他時間,看看太辰究竟想乾嘛。

青嫵和蕭沉硯帶著一貓一驢走了後。

太辰可算鬆了口氣,他也趕緊離開,想到自己昏迷在青樓,暈了後嘴裡還被塞了女子肚兜,他是又羞又臊。

那妙法神女真是頑皮過分了!

怎麼這般!她哪怕找一雙襪子塞他嘴,也好過拿女子肚兜啊!

“真是蹊蹺......”

太辰低聲唸叨,他是直率,但不是真傻。

雖說他是用萬象森羅盤才追蹤到了妙法的氣息,可他是真不信,以阿羅刹天和蒼溟太子兩人的實力,會放任妙法在眼皮子底下蹦躂而不自知。

自己這一回,怎麼看,怎麼像是自投羅網。

隻是,太辰本就不想捲入這場紛爭,就連接令尋找妙音妙法也是被脅迫的。

願將妙音妙法的蹤跡拱手想讓,也非謊話。

隻是,他也有自己的小心思。

比如,在向阿羅刹天和蒼溟殿下彙報那對姐妹花的行蹤後,也將行蹤上達三十六重天。

至於那對姐妹花最後會落入誰手中,就看兩方的實力了。

天帝用大哥威脅他,他也不介意給天帝找點麻煩!

此番萬象森羅盤入手,倒是方便了他找人。

“大哥的血脈怎會出現在人間呢......”

“明明大哥一直昏迷不醒啊......”

太辰不解,但此事乃是族老借用青帝老祖的卜陣所得的結論,那個孩子,大哥的血脈......是大哥的生機!。”蕭沉硯將她往自己懷裡一拽,無奈歎氣:“不逃不行。”憂鬱徽王,令人望而生畏。青嫵噗嗤樂了,蕭沉硯觀她心情不錯,不免好奇:“看來四嬸那邊是有好事?”“算是吧。”青嫵大致說了一下。蕭沉硯聽聞後,若有所思:“蕭扶稷,看來那孩子未來不凡。”“第一眼見到時,我也有些意外,那孩子身上居然有龍氣,不過,未來還長,那孩子將來會如何,現在也說不準。”青嫵笑笑:“凡人命數雖會寫於生死簿上,但並非定數。”蕭沉硯頷首:...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