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1章

旺,道:“拿這朵花去找酆都找那隻三足雞出來。”青嫵說著頓了頓:“就說是我說的,西方老兒不聽話,它隻管放火燒光那老鬼的頭髮,若那老鬼還不知好歹,隻管吃了他的心肝便是。”阿旺大喜,雙手接過鳶尾花,同時暗暗咂舌。也就帝姬大人敢管三足金烏叫三足雞了,那位金烏殿下乃是府君爺的義子兼坐騎,泰山府君可是地府下的一把手,隻是老爺子這些年都在閉關。要說這位金烏殿下的脾氣是出了名的易燃易爆炸,隻是常年伴在府君爺身邊不...陳小寶急忙伸左手緊緊扣住旁邊的窗戶框,右手用力往上一拽繩索。

李初勤頓時感到一股巨大的力量拉著他往上去,整個人都是為之一輕,他立即手腳並用往上攀爬。

陳小寶的力量實在是太大了,他的雙臂猶如千鈞之力。幾個回合之後,他和勤哥就攀爬到了四樓。

陳小寶探頭朝四樓的男廁所看了看,仔細聽了聽裡邊的動靜,發現冇人,他立即伸手撥開紗窗,身子一縱,很是輕靈地翻了進去。

李初勤如法炮製,也隨即翻了進去。

為了以防萬一,兩人隨即進入了廁所的一個隔斷,陳小寶低聲道:“勤哥,黑龍的辦公室就在隔壁。我從外邊的洗手間進入黑龍的辦公室。等我把門打開之後,你再進去。”

李初勤低聲道:“你從外邊的洗手間怎麼進入黑龍的辦公室?”

“我從洗手間的窗戶翻出去,再從黑龍辦公室的窗戶爬進去。”

“這樣行嗎?”

“冇問題。”

“注意安全。”

陳小寶點了點頭,兩人隨即輕手輕腳來到了外邊的洗手間。

陳小寶從洗手間的窗戶翻了出去。李初勤趴在視窗緊張地看著陳小寶。

洗手間和黑龍的辦公室一牆之隔,但黑龍辦公室的門卻是緊閉著。如果硬闖的話,陳小寶擔心辦公室裡會有黑龍的貼身保鏢。

為了確保行動成功,陳小寶隻能從洗手間的窗戶翻出去,再從黑龍辦公室的窗戶爬進去。

這樣做是極其危險的,稍有不慎,就會摔下樓去。

陳小寶藝高人膽大,他十指如鉗,哪怕隻有一點能抓住的小地方,他都不會摔下去。

但即使這樣,陳小寶也是費了好大的勁,才順著牆壁翻進了黑龍的辦公室。

當陳小寶翻進了黑龍的辦公室,李初勤則隨即來到洗手間門口,朝外觀察著。

幾分鐘後,輕輕的開門聲傳來,李初勤知道小寶成功了,他隨即從洗手間出來,快速來到了黑龍的辦公室。

當李初勤進入了黑龍的辦公室,藉著微弱的光線,他發現辦公室的兩排寬大沙發上躺著兩個人。

這讓李初勤大吃一驚,但這兩個人躺在沙發上卻是一動不動。

陳小寶趴在李初勤耳邊低聲道:“這兩個是黑龍的保鏢,已經被我打昏了過去。黑龍就在裡邊的套間裡。”

兩人來到套間門口,陳小寶伸手輕輕推開套間的門闖了進去,李初勤緊隨其後。

套間內突然傳來一聲:“誰”

黑龍平時非常警覺,他在裡邊套間睡覺,外邊的辦公室裡還得有兩個貼身保鏢守護。

陳小寶開門的聲音很小,幾乎冇有發出什麼動靜,但還是驚動了黑龍。

黑龍睜眼一看,看到兩個黑影闖了進來,急忙坐了起來,大聲問誰

陳小寶一個箭步衝了過來,對著黑龍就是一記重拳,黑龍仰麵躺倒在床上。李初勤撲過去,揮拳對著黑龍就是一陣猛捶。

黑龍一動不動,連哼都冇哼,他早就被陳小寶那一拳給打的昏死過去了。

李初勤拿出早就準備好的膠帶,封住了黑龍的嘴,免得他醒過來大喊大叫。陳小寶伸手從腰間抽出了一把鋒利的匕首,李初勤也從腰間拔出了隨身帶的那把刀。

陳小寶揮刀對著黑龍的腳後跟紮了進去,刀把翻轉,隨即用力一挑,黑龍的腳筋斷了。

就在陳小寶再去挑黑龍的另一隻腳的腳筋時,李初勤阻止了他,低聲道:“

我來。”

剛纔陳小寶在挑黑龍腳筋時,李初勤仔細觀看著,陳小寶挑腳筋的動作,李初勤都記了下來。

他如法炮製,很快就將黑龍的另一隻腳的腳筋挑斷。

陳小寶隨即將黑龍的一隻手的手筋挑斷,李初勤又照著陳小寶的動作,將黑龍的另一隻手的手筋挑斷。

隨後,李初勤和陳小寶快速撒離。

兩人從黑龍辦公室出來,又來到了四樓的男廁所。

他們要順著原路返回,陳小寶取出繩索,仍是一頭係在自己腰問,另一頭係在李初勤腰間。

他讓李初勤先下,他再後下。

陳小寶這麼做的目的仍是為了保護李初勤,因為下去的時候比往上攀爬的時候,還更容易脫手掉下去。

兩人快速順著管子下到地麵,立即來到花壇後邊。

這個時候,天色已經有些矇矇亮了,他們要以最快的速度離開這裡。

陳小寶低聲道:“勤哥,咱們去哪裡”

“回南荒鎮。”

“咱們不收拾黃敬尊郝邁還有趙小林他們了”

李初勤低聲道:“郝邁和趙小林都是警察,咱們冇有絕對的把握,不能動手。黃敬尊是常務副省長的兒子,更是慎之又慎。要對付他們幾個,得從長計議。黑龍現在已經廢了,黃敬尊郝邁趙小林他們肯定不會善罷甘休。我們先回南荒鎮,避其鋒芒,再尋找機會對付他們。”

“好,勤哥。”

“咱們快走。”

兩人駕車快速離開了這裡。

也就在李初勤和陳小寶駛出去冇多遠,黑龍的兩個貼身保鏢甦醒了過來。

這兩個保鏢在睡夢中被陳小寶給直接打昏了過去。

兩人甦醒過來後,都立即坐了起來,伸手摸了摸頭和脖子,感覺還有些疼痛。

一個保鏢罵道:“媽的,怎麼回事”

另一個保鏢道:“可能是有人偷襲了我們。”

兩人都是在睡夢中被打昏了過去,兩人現在還都在懵圈。要不是腦袋和脖子都在疼,他們都不知道被人給偷襲了。

其中一個保鏢罵罵咧咧地站起身來,伸手按開了屋內的燈光,突然發現裡邊套間的門大開著。

不對啊,老闆在裡麵睡覺的時候,都是關著門的。難道老闆出去上廁所了另一個保鏢用手摸著被打腫的脖子,也站起身來。媽的,脖子怎麼這麼疼都腫了起來,他意識到不妙,急忙快步朝裡邊的套間走去。

當他一進門,看到老闆躺在床上一動不動,走近一看,這才發現床上都是血,他急忙伸手打開燈光,眼前的一幕讓這個保鏢驚呆了,當即就驚叫起來。

喜歡官運:從遇到美女書記開始!”“你們不懂,你們這群凡夫俗子如何能明白朕之遠見!”“是你!”他指著蕭沉硯:“都是你毀了人族基業,毀了蕭氏未來!”“朕本來可以長生的,朕該長生的......”“聖王,聖王您快甦醒,聖王啊——”老皇帝已瘋癲成魔,一言一行都令人膽寒。謝疏深吸一口氣,衝蕭沉硯頷首一禮:“昏君現已認罪,請厭王聖裁決斷。”百官一凜,齊刷刷看向蕭沉硯。弑父殺君有違天合,乃大罪。可此刻所有人的心念達成了一致。他該死啊!此昏君...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