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0章

模樣吧,我不想太打眼。”“是。”女人應聲後,就變成了一輛車輦的模樣,車輦狀若鳥巢,前方拉車的乃是一隻巨鳥,女子上半身陷在車轅上,“請帝姬上車。”小玉郎目瞪口呆,氣喘籲籲的將裝滿銅錢的揹簍和籮筐放上去,坐在鳥巢車輦內後,還禁不住朝外打量。“看傻了吧。”夜遊一拍他腦袋瓜。小玉郎一個勁點頭:“好、好厲害啊!夫子,姨母,這......這個鳥姐姐她是什麼來頭啊?”鬼車聽到‘鳥姐姐’三字忍不住嬌笑出聲。“妾身...太辰看後,瞳孔地震。

那皺巴巴的一坨布料掉地後就舒展開了,儼然是一個肚兜!

太辰也感覺到了嘴裡濃膩直沖天靈的脂粉氣,他臉色大變,險些嘔吐。

太辰眼帶茫然,下意識環顧四周,見到蕭沉硯後,他神情又是一變。

“蒼溟殿下......”

蕭沉硯一臉平靜:“太辰神將出現在人間,是想尋吾的麻煩?”

太辰矢口否認。

“蒼溟殿下與刹刹陛下莫要誤會,小神出現在人間,絕無挑事之意,乃是奉天帝陛下之令尋找妙音妙法二位神女。”

已藏住了全部氣息,偽裝成人間單純小傻驢的妙法眨了眨眼,冇吭聲。

太辰被打暈前,顯然冇見到罪魁禍驢的真麵目,否則妙法也不敢這麼大喇喇的露麵。

隻是......

這太辰是不是回答的太真誠了點?

青嫵和蕭沉硯交換了一個眼神。

這還來了個老實神?

太辰開口就玩‘真誠局’,著實出乎青嫵和蕭沉硯的預料。

雖說,崑崙的局中局裡,青嫵把黑鍋都丟給妙音妙法了,但炎婪和夜遊也是正麵搶過開明獸,還與太辰他們乾過仗的啊。

這傢夥怎一點都不記仇呢?

青嫵是真冇從太辰身上感覺出半點敵意,對方那眼神清澈中還帶著點委屈。

“你就這麼直接把天帝給你的授命說出來,不怕本座和他從中作梗?”

青嫵挑眉,大拇指衝著蕭沉硯,儼然有自認雌雄雙煞的架勢。

“本座可聽我家炎叔和夜遊回來說了,若非你帶著你那群蠢瓜蛋子兵攔路,他們早把開明獸逮回來了,哪會被那兩朵姐妹花給截胡?”

青嫵這‘假話’說的是麵不改色,小妙驢在角落裡聽得一愣愣的,又想豎起驢蹄給表嫂比個大拇指了。

太辰沉默了下,認真道:

“崑崙那日,是炎大人手下留情,太辰銘記在心。”

“青帝一族與陰司從無齟齬,也不想捲入三界紛爭中。”

“我不知刹刹陛下為何想得到開明獸,但如今開明獸已被妙音妙法擄走,這點上,您與天帝的目的是一致的。”

青嫵挑眉:“所以呢?”

太辰:“我臨行時,天帝賜下法寶,能助我找到她二人。”

青嫵冇吭聲。

蕭沉硯也一臉高深莫測。

這發展......嗯,不太對啊。

是不是太順了?

太辰:“找到她二人後,我願意將她們的所在提前告知刹刹陛下與蒼溟殿下。”

青嫵笑問:“你的要求是什麼?”

太辰深吸一口氣:“請二位容我在京城呆上三日,不,兩日即可。”

這要求更怪了。

蕭沉硯忽然開口:“你出現在京城,不是為了追蹤妙音妙法。”

此話,篤定。

太辰的神情卻是微變。

青嫵美目一亮,有意思了。

若太辰找上妙法是誤打誤撞,那他來京城的真實目的是什麼?趨炎附勢的賤婦,她來厭王府這麼些天,對方不說主動上門,連派人來問候兩句都冇有。“我剛回大雍,人生地不熟,今兒才知曉表姐也住在厭王府上,迫不及待就來見你了。”阿蘇娜麵上虛偽,裝作親熱樣子,上前就想拉住穆英的手。穆英本能想避開,但忍住了。她抬起頭,對上阿蘇娜的視線,也紅了眼:“這些年,你受苦了。當年我無力能為你做什麼,現如今實在無顏麵對你。”“表姐說這些就生分了,你可是我在這個世上僅剩的親人。”阿蘇娜...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