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9章

道:“都怪你,拉人都不會拉。”蕭沉硯抿唇,將她放在榻上,卻冇立刻離開,而是站在旁邊。“摔著何處了?”青嫵立刻哎喲一聲,捂著腰:“我的腰,扭了,肯定扭了,得來個人給我捏捏才行。”她說著,眼神一個勁往男人身上瞥。暗示意味極重。蕭沉硯將她的表演儘收眼底,莫名有些想笑,他半蹲下身,俊臉雖還是一片漠然,語氣少了冷硬:“躺好。”青嫵立刻趴好,指著自己後腰。她這一動,免不得又春光外泄。蕭沉硯略收下頜,手覆在她後...因了霍毅和穆英的婚事,整個京都城都是歡天喜地的,百姓們都紛紛朝主街過去,等著看迎親。

要說京城內,此刻何處最冷清,竟是花街柳巷。

青嫵與蕭沉硯出現在瓊花樓的後院,臉色就不對勁了。

蕭沉硯一眼看穿她心中所想:“隻有小玄龜才愛往這煙花之地跑。”

青嫵嗬了聲:“解釋什麼?瞧你那心虛樣兒。”

蕭沉硯睨她一眼,解釋總好過跪搓衣板。

等進了三樓廂房,青嫵瞧見了被五花大綁,堵著嘴昏迷過去的太辰神將。

玄喵喵就蹲在對方胸口,一隻前爪還桀驁不馴的踩人家臉上,見青嫵來了,立刻蹦過來,喵喵喵的邀功。

青嫵瞧見它那起蹦後順爪在人間臉上留下的爪牙,嘴角扯了扯。

“天帝派他下來的?萬象森羅盤在他手裡?”

玄喵喵:喵喵喵~

——是滴哦!但是那萬象森羅盤被他護的太死了,硬搶不了,隻能先把他敲昏!我聰明吧!

青嫵冇有誇它,省的這隻笨喵喵尾巴翹上天。

她瞅著太辰,摸了摸下巴:

“青帝一族不是向來潔身自好,清心寡慾的嘛,天帝讓他下凡來辦差,他怎麼辦到青樓裡來了?”

一個驢頭從窗戶外探了進來,開口先打了個酒嗝兒:“這不要錢的花酒真好吃,比瑤池的瓊漿玉液也不差......”

青嫵見著妙法,哪能不懂了?

她睨向蕭沉硯:“挺會下餌釣魚的嘛。”

蕭沉硯:“......”他瞥了妙法一眼,後者嚇得打了個酒嗝兒,立刻從窗戶口擠進來。

奈何驢身不便,她前蹄著地後,圓滾滾的肚子卡住窗戶,愣是半天擠不進。

還是玄喵喵把尾巴變長,伸過去纏住她脖子,把她從窗戶口給拔進來。

青嫵不願多看這等智障場麵,唯恐被傳染。

顯然,事情的始末便是蕭沉硯故意讓妙法泄露出一點點氣息,用來‘釣魚’,引魚兒上鉤。

奈何妙法小神驢有自己的想法和腿兒啊,也不知道她怎麼想的,溜達到了青樓來,偏偏太辰又在這時候找上門。

於是乎纔有現在這場麵。

整得就像堂堂青帝後裔跑人間來逛窯子,想白嫖,結果捱了悶棍兒似的。

青嫵蹲下去,拍了拍太辰的臉,“醒醒,浸豬籠了。”

太辰冇有反應。

青嫵打了個響指,一瓢黃泉水憑空出現,潑了太辰一臉。

陰司黃泉水,沾染貪嗔癡,盤踞怨憎恨,這一瓢水澆神族身上,就如滾油燙肥牛,酸爽的板!

太辰塞嘴的布料都堵不住他喉間的慘叫,瞬間清醒了,整個神都在冒煙兒~

好在當神的都‘皮糙肉厚’,不至於被一瓢黃泉水澆死,青帝一族又最擅回春療愈之法,轉眼間,太辰就恢複正常模樣。

隻是眼裡還帶著幾分茫然無措。

“太辰神將好大的膽子啊,來人間尋歡作樂,白吃花酒不給票子,你們青帝一族的臉麵都不要了?”

迎麵一口黑鍋砸下來,太辰急了。

他不是,他冇有!

他明明是來找人的,怎會跑來吃什麼花酒?

他到了京都後,萬象森羅盤感覺到了妙法的氣息,他順著指引而來,剛出現就被黑氣遮掩,然後就暈了!

“唔我唔......”

太辰想解釋,這才感覺嘴被堵著,他用力將堵嘴的東西吐出去,辯解道:“我不是!我冇有!”

“冇有嗎?那這是什麼?”青嫵一臉‘正義’的指著他吐出來的那坨布料。該死啊!此昏君不死,纔是蒼天無眼!左相第一個跪下,拱手拜道:“請厭王聖裁,殺昏君,誅無道,還社稷清明,讓忠骨瞑目!”百官齊刷刷跪下,聲音震天。“請厭王聖裁!”“殺昏君!”“殺昏君!!”此起彼伏的請願聲中,蕭沉硯冷漠的看著老皇帝,“準!”“少將軍雲錚,出列。”雲錚之名出來時,所有呼聲一靜。老皇帝臉上的猙獰之色也停滯了片刻,他這纔看到人群中的雲錚,一張臉扭曲到了極點。他張開口想要咆哮,可黑影扼住了他的...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