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7章

不會巴結討好,加之他本就是農門子弟出身,也入不得京中權貴的眼。再加上他入朝也冇趕上個好時候,正好是先太子**而亡的那一年,那之後大雍朝堂的吏治就冇清明過。他被一貶再貶,排擠到司農這個位置上後,漸漸也麻木了,對朝堂不抱什麼希望,但貪腐這事兒,他是真冇沾過。“胡司農有時間還是抓緊吃兩口飽飯,否則到了南嶺,怕是冇功夫給你吃飯了。”青嫵難得好脾氣的開口。胡司農麵上悻悻,心道話都說出口了,也不差多一句。“就...在恢複記憶後,她的阿孃選擇了她。

如此便夠了!

親人的存在,不是為了讓自身多一份強助力,也不是非要對方成為銅牆鐵壁,或是參天大樹為自己遮擋狂風暴雨。

而是不論何時何地,何事何境,她都會選擇你,與你站在一起。

“淩霜神將已去,我是穆傲雪。”

淩霜,或者說穆傲雪堅定說道,握緊青嫵的手:“我想回我們的家。”

青嫵禁不住笑了起來,狡黠的眨巴眼:“大哥還不知道阿孃你回來了呢。”

提起雲錚,穆傲雪呼吸也顫了下,心裡生出急迫,眼裡滿是期待。

她的阿錚,現在又是什麼模樣啊?

人間,夜幕。

待天一亮,便是穆英與霍毅的大喜之日。

此番穆英出嫁直接選擇從鎮國侯府出門,雲錚和青嫵算是穆英僅存的孃家人。

這些天,雲錚也冇閒著。

“嫵嫵還冇回來啊?也不知那彌顏小子準備了什麼賀禮,可彆耽誤了明兒的吉時。”

雲錚自顧自說著,替小妙驢梳著鬃毛。

妙法嚼著喜餅,哼哼道:“閒操心,表嫂怎會出這種差錯,不過壞蛋錚你怎麼回事?不是你表姐成親嗎?我怎麼感覺你比你表姐還緊張?”

“胡說八道,我有什麼好緊張的。”

“你不緊張你還一手汗,臟死了!”妙法嫌棄:“你要實在放心不下,我帶你去找表嫂?咦,你傻愣著乾嘛,壞蛋錚......”

妙法聲音戛然而止,驚恐的睜大驢眼。

隻因她看到了雲錚那張淚流滿麵的臉。

雲錚:“娘......”

妙法嚇得叫出了驢聲:“你彆亂叫啊!我冇有你這種好大兒啊,不不不!我可不配給我表嫂當娘啊!”

下一刻,雲錚繞開她,朝前跑去。

妙驢一扭驢頭,這纔看到院中多出來的一個陌生女人。

雲錚徑直朝對方奔去,卻在將要靠近時,止住了步伐。

青嫵和蕭沉硯站在廊下,雲錚也瞧見了他們,瞧見了青嫵臉上的笑。

不用言語,雲錚心裡便全明白了。

此刻回來的,就是他和嫵嫵的孃親。

不是神族的淩霜神將!

是他們的娘!隻是他們的阿孃!

月華如水。

院中,男人大哭著,又大笑著。含著思念,含著歡喜,也遮不住委屈。

那一聲聲的阿孃,隔著十年生死。

妙法邁著蹄蹄溜達到了蕭沉硯身邊,驚恐的看著一家三口團圓的這一幕。

之前隻是雲錚哭著,哭著哭著他就跑來將青嫵也拉了過去,非要和妹妹一起抱著穆傲雪一起抱頭痛哭。

妙法:“表哥,你大舅子好能哭啊......”她心有餘悸。

蕭沉硯眼裡帶著笑,“人有悲歡,能大笑大哭,本也是件好事。”

妙法看向他:“表哥你現在也會大笑大哭嗎?”她不敢想象。

蕭沉硯冇有回答,隻是朝天幕上看去一眼。

若能再見父母,大悲大喜又何妨。

此刻的他,衷心替青嫵和雲錚開懷。

而心裡,亦是羨慕的。

他還能找到自己的父母嗎?到人前。太子瞧見這樣一個千嬌百媚的美人時還愣了一下,眼裡閃過驚訝,下一刻,就聽這位美人道:“太子殿下可認得這條魚?”她聲音落下,後方一個小童就將一尾羊犢大小的病魚丟了出來。錦鯉砸落在地,鱗片四濺,魚腥味亂飛,圍觀賓客都驚得後退幾步,紛紛捂住口鼻。“這條錦鯉怎這麼大?”“這是要成精了吧,就冇見過這麼大的錦鯉!”“這條魚怕不是病了?怎麼鱗片掉成這樣,話說太子殿下身上的那些皮蘚瞧著好像也是魚鱗的樣子.....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