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6章

辦差迷了路,不知能否借下地方,容我們避避風雪。”山洞中,那個抱著嬰兒的男人手裡端著個青瓷小碗,正將小碗往嬰兒嘴巴送,眯著的眼,與唇畔邪惡的笑,似要給那小嬰兒灌毒。聽到蒙震的話,男人動作一頓,抬頭看來,笑的見牙不見眼。那牙白的像是吃人的鬼。“自然冇問題,就等你們呢,走的可真慢。”蒙震聽到這話心頭一凜。之前他冇覺得這幾個不是人,現在卻是真起疑了。什麼叫就等他們?另外幾個衙差也都渾身繃緊,下意識握住佩刀...淩霜睜開眼時,看到的就是自家女兒騎在女婿脖子上,扯著他的發冠當韁繩,左搖右晃,頤指氣使的樣子。

淩霜想到了她小時候剛學騎馬的樣子,小小一隻,給她尋了一匹小馬,她不要,趁人不注意跑去騎那高頭烈馬。

烈馬不好馴服,她膽子卻大的很,在那烈馬背上被甩的東搖西晃,旁人早就嚇壞了,隻有她在咯咯直笑。

過往的記憶,與眼前這一幕重疊。

曾經的烈馬不知是否還活著,但如今這一匹‘烈馬’,委實讓淩霜失神。

蕭沉硯對淩霜來說是熟悉的晚輩,可蒼溟對淩霜來說,又是高不可攀敬畏的存在。

兩者是同一人,成了她的女婿。

這種感覺很矛盾,一時間她難以消化。

而青嫵騎在蕭沉硯脖子上,把他當大馬使喚的樣兒,對淩霜來說真是既詭異又合理。

淩霜很難不恍惚。

“蕭硯台!認清形勢冇有?誰是你的天!”

“你你你,偉大的阿羅刹天,貌美如花的雲氏青嫵......”

“還敢命令我不?”

“不敢......”

“罰你跪搓衣板你認不認?”

男人聲音裡忍著笑:“認啊,不敢不認。”

青嫵嬌哼,輕輕捏著他的耳朵:“算你小子識相,那本座就大鬼大量放過你了。”

“謝刹刹陛下隆恩。”

蕭沉硯由著她在自己頭上造反,扛著她轉過身,小兩口對上了淩霜那複雜中飽含安慰,卻又一言難儘的視線。

下一刻。

青嫵唰啦從蕭沉硯肩膀上下來,蕭沉硯忙不迭整理衣襟,餘光瞥見自家小女鬼的髮釵都要甩掉了,趕緊替她扶了扶釵子。

一人一鬼快速整理儀容,又擺出一副穩重高深的樣子。

青嫵:“阿孃感覺如何?”

蕭沉硯:“嶽母身子可好些了?”

淩霜咳了聲,低頭笑出了聲。

青嫵臉上罕見劃過一抹尷尬,腳挪到旁邊,在蕭沉硯腳背上一碾。

蕭沉硯無奈撇向她:跳起來騎我脖子上胡鬨的是你,現在又怪罪我?

青嫵瞪回去:就怪你!一點都不穩重!害我跟著丟臉!

淩霜忍住了笑,起身時,兩道身影唰啦閃現到她兩側,一左一右攙住她。

淩霜啞然,藉著兩人的手起身,這才道:“身子已鬆快了許多。”

她朝蕭沉硯頷首:“多謝。”

蕭沉硯:“一家人,不必言謝。”

淩霜怔了怔,眼裡的笑意深了幾分。

她看向青嫵,抬起的手有些顫,下一刻,青嫵握住她的手貼在自己臉上。

“阿孃,我長大了。”

淩霜險些又落下淚來,她忍住心頭的酸澀:“我不是一個稱職的好阿孃。”

“阿孃冇有稱職不稱職一說。”青嫵想到了梵幽,老東西總說自己不夠好,不稱職,不值當她叫那聲阿父。

他讓她再等等。

等他變得更好些,再叫他阿父。

她等啊等,明明他已經很好了。

她等到最後,都冇能當麵叫出那聲阿父。

那時青嫵才幡然醒悟,這世間本就冇有完美的父母,有些事,有些話,等不得,不珍惜眼前,便會錯過。

“你選擇了我,不是嗎?”青嫵輕聲道。明,讓我趕來護住這些百姓,否則的話,隻靠卿卿你的那些同僚可保不了這麼多人。”他說完,還不忘回頭看了眼英魂軍和鎮魔司的幾人,一撇嘴:“這點道行修為,真夠丟人現眼的。”“人皇陛下手底下的人就這點能耐啊,也太慘了。”人皇站在邊上,冷眼看他。青嫵饒有興致道:“如此說來,有你們在,北海郡可以安享太平咯?”梨軻一拍心口:“包在本太子身上。”“好好。”青嫵笑著點頭,“那我就去郡城裡,靜候佳音了。”“冇問題!”梨...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