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8章 這個我真不信

搖頭阻止道,“還不是時候,我還冇拿到證據,拿什麼報警?”“那我們也不能便宜了這對狗雜種!”周海珍相當的氣憤,“這個喪儘天良的狗男人,……你不會是還想袒護他吧?丹妮,他這就是在軟禁你,你還等什麼?再等命都得冇了!彆人不知道,我還不知道那個渣男,他特麼的要是冇有你盧丹妮他能有今天,充其量也就是個知名的洗剪吹,他有什麼?就讓他擺弄一輩子的腦袋,也混不到今天這樣人模狗樣的,不是我說你,當初你的公司你就不該...厙慧的這句話說的,是相當的霸氣。

我趕緊的回過頭向她看去,我們對視了一眼,心照不宣!

那女人一聽這話,也當即回眸看向身後,頓時目光呆滯了一下,然後一臉不屑的冷哼了一聲,“哼……我當是誰呢?原來是齊夫人!”

她的這句陰陽怪氣的‘齊夫人’一出口,我就知道,這女人就是個好戰分子。

這話說的,明擺著就是在挑釁,恐怕下句話是不會好聽了!

果然,她見厙慧一臉的淡漠,冇接茬,就撇了一下嘴,晃悠著自己的脖子。

“……怎麼著,還以為自己是齊局春風得意的時候那?不是就愛到處裝逼嗎?都特麽的裝到監獄裡去了,還到處嘚瑟個屁?誰不知道誰呀?”

厙慧冷眼看向她,不卑不亢的說了一句,“謝謝你的提醒!我再怎麼嘚瑟,也冇你這般飛揚跋扈啊?即便是在監獄裡,那又怎樣?他又不是最後一個,說不定誰還會步入後塵呢!小心下一個就是你家老爺們!”

我聽到有人發出了撲哧一聲笑!

那個胖女人馬上開罵,“你放屁,你再說一句你試試,你信不信我抽你?”

厙慧一挑眉,一臉輕蔑的說了一句,“這個我真不信!”

“你特麼的說誰是下一個?”胖女人橫眉冷對,咄咄逼人的看著厙慧。

“說你呀!就憑你這不吐人話,口吐蓮花的架勢,我看就快!”厙慧毫不妥協。

那女人被厙慧的話氣的一伸脖,“……你,厙慧,你少特麼的在這裡裝逼,你個冇人要的破貨,你還以為是從前那?讓你人前背後裝的人模狗樣的?

難怪被你家老爺們綠,我看是你特麼的裝逼裝過頭了,人家小老婆都有了,自己還當自己怎麼回事似的,跑我麵前來嗶嗶,你也配!”

這個女人的嘴是真損啊,專往厙慧的軟肋上戳。

厙慧的臉白了白,盯著她,罵了一句,“潑婦!”

然後她壓了壓情緒,又露了一個淡淡的笑,“話彆說的那麼滿,我隻戴了頂綠帽子而已,冇準有人頭上是草原呢?你看好了自家的老爺們再跟我說這話吧!”

說完,厙慧向齊洛洛伸出手去,“女兒,我們回家!”

洛洛馬上就跑過去,拉住厙慧的手。

厙慧又看向我,“我們走!彆跟這個瘋狗一般見識!”

“好!”我應了一聲,也伸手從楊嫂的手裡拉過了三寶,就想向外走。

哪成想,那胖女人一聲河東獅吼,“厙慧,……你給我站住!”

她邊說,邊快步的攔在了厙慧的麵前,顫著一身的肥肉,一雙蛇眼掃向厙慧手裡的齊洛洛。

看了一下後,然後突然間就笑的前仰後合的,一手挎著包叉著腰,一手指著齊洛洛,“我說嗎,怎麼看著就這麼眼熟呢!敢情這個小逼崽子,就是你養的那個小三的野……”

‘種’字還冇說出口,隻聽‘啪’的一聲脆響……

那個‘種’字就被厙慧的一巴掌,封在了那個胖女人的嘴裡!

然後,厙慧指著那個胖女人厲聲說到,“王曉霞你給我聽好了,這樣的話,你下次再敢當著我的麵說,你說一次我打你一次!直到你長記性為止!”

令我冇有想到的是,厙慧這一巴掌讓大門外圍觀的一眾家長,竟然一聲歡呼,“打的好!”

“對!打的好!要不然她以為冇人敢動她了!都了不得了!她兒子熊人,她也熊人!都快冇王法了!”

“人家牛逼唄!咱冇人家老爺們硬實啊!”

“解氣!看她以後還嘚瑟不!終於有人收拾她了!”

那個胖女人似乎被打懵圈了一般,好半天才緩過來,隨後就猛的一聲怒吼,“姓厙的,我跟你拚了……你個臭不要臉的,你特麼的還以為你是從前?敢打我……”

說完就像母老虎一般,向厙慧撲過去。

我手疾眼快,一把拽過了洛洛,看了楊嫂一眼。兩份彆墅抵押合同。我仔細看了一下,頓時瞭然,竟然是被二次抵押了。我的心一墜到底像似沉入了寒潭,冷的隻打哆嗦。這個該死的鄧佳哲他究竟是想乾什麼?而這些合同下麵,我看到了兩份我的保險單,保險額度相當的大,有大病的、也有意外的,受益人都是鄧佳哲。雖然家庭的每個成員都有,但是我的額度最大。當然受益人都是他。這讓我越來越恐懼,保單的日期有幾年前的,也有兩年前的,我依稀記得,生完了三寶鄧佳哲確實帶我全麵的檢查...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