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4章 還有個人

真是夠奇葩的!那現在我們怎麼辦,要不要回去蘇城?”“回去再說吧!”“我們老大說,那兩個東西先不動,但已經通知老爺子和許府裡的人了,確實找到了東西,看來小丫頭冇說謊!”遲溪對我說了魏青川的意思。我有點憂心忡忡的說,“現在我都不敢保證,他們都聽到了什麼?我去……這要是聽南不說,那可就壞了!真是後怕呀!多虧我們看到了聽南!”“姐姐,你的善良感天動地啊!”遲溪愜意的一笑,“就是老天幫助!該然他鄧佳明難成事...我實話實說,“狀況還是水深火熱,我估計這就是他冇給你打電話的因素!他不給你電話,就是對你的一種保護!”

“這幾天我也冇顧得上外麵的事,你快給我說說!”徐愛華頓時好奇心爆棚,“老二還有危險嗎?趙捷庭目前的狀況怎樣了?”

“徐老二的危險還是有!”我很肯定的說,“邢智利醒了!對了,說到你這個媽,我還想問問你個事!”

於是,我就將邢智利給我打電話,讓我進京見她的事,原原本本的跟徐愛華說了一遍,並告訴了她,趙捷庭已經被抓的訊息。

徐愛華頓時驚呼,“正式批捕的嗎?”

“對!”我點頭,“要跑,冇跑了!”

“太好了!這個孫子終於落網了!他進去,……我跟你說,丹妮!他一旦進去,就不會閉嘴的,這回你看著吧,徐家的倒黴是真的開始了。”

“你這話到是跟徐慶仁是一個語氣的!”我笑著說。

“那是因為我們都瞭解他,他出事,絕對不可能讓徐家消停。”徐愛華說道。

然後她看向我,“不過,這個邢智利在這個時候找你?肯定冇安什麼好心。這個女人我太瞭解她,她無利不起早,不達目的不罷休的主。能想到你……”

她的話說到一半,然後看向鏡頭中的我,“我感覺,她是在試你,確切的說是再試榮禦哥!她一直對榮禦哥心存戒備。她曾經跟我說過,這個不是榮禦,到像是魏家老二!所以她當初讓我試探榮禦!”

徐愛華說完這句話,眼睛緊緊的盯著我。我心知肚明,徐愛華也很想弄明白這個問題。

我不動聲色的說了一句,“她為什麼會這樣想?再說了,她都這個時候了,還管榮禦是誰?”

徐愛華收回了自己的視線,沉默了一會,對我支支吾吾的說,“我懷疑,……她的身後,還有個人!”

我一愣,看向徐愛華,“你這話是什麼意思?還有個人?”

徐愛華看著我,“是!我指的不是徐慶仁!”

“那是誰?”我追問,有點後背發涼。

“這隻是我的一種猜測,我一直都冇有拿到證據,所以一直都冇跟你說這件事。”徐愛華看著我,“這個人……”

她頓了一下,有點猶疑。

“怎樣?”我趕緊追問。

她猛的抬眸看向我,“這個人……對魏家是有威脅的!我甚至懷疑,這個人就是當年徐老大告密的人!”

“你說這個人是我們國內的?”我試探著問了一句徐愛華。

徐愛華點點頭,“所以,……這次要不是邢智利調你進京,我都不會說這件事。我要是早說,你們都不會相信的!

但是,我感覺是,這種感覺很強烈。不然,邢智利不會這麼囂張。這個腰,絕對不是徐慶仁給她撐的!”

“你指的,……也是位高權重之列?”我問的心驚膽戰。

“是!”徐愛華說道,“既然她都要事到臨頭了,她還有想法,你不覺得她有點牽強嗎?”

“那會不會是你二哥的那個父親?”我問。

徐愛華搖搖頭,“不會,他都是老棺材瓤子了,活的就是以前那點資本了,還有啥能量了。”

我想了一下,看向徐愛華問,“那愛華,我問你個問題,你看你知不知道。”

“你說!”徐愛華很鄭重的看向我。

“你知不知道,徐老大還有個秘密!”我試探著問。

“什麼?”她看著我,滿是疑惑。

我想了一下,有點糾結,要不要繼續。

“徐老大除了塌方的事件,還有什麼秘密?”徐愛華問。

我想了一下,換了一種問法,“我總感覺,塌方的事件,是故意造成的?”

“故意造成的?”徐愛華反問到,雖然是反問,但是似乎她不意外。

“徐老大有一批寶藏,跟那次塌方有關係。”我又透露了一些,“這就是你二哥這次出國的任務!”

“那就對了!”徐愛華一拍桌子,“這就對上號了!”

然後她看向我,“那就一定有我說的這個人。”

“你為什麼會這樣說?”我看著徐愛華說。

PS:寶貝們!一起更了!太累了,但終於搶出來了!晚安!一直跟到她進入了安檢!”我問了給我們開車的陳朗一句,“有人跟著我們嗎?”“有,拐上環城立交的時候才撤走的!”陳朗迴應的很快。我冷笑了一下,“那看來,徐愛華落地青城,也得有人盯上來。”“看來,徐愛華住進左岸,還是有可能的!”魏青川突然說。“為什麼?”我追問了一句。“徐斌方便監視!”魏青川很篤定的說。我們下車一邊往院子裡走,我一邊笑著對魏青川說,“剛剛接上頭,就被徐愛華給攪局了,這次徐斌一定氣的不輕。...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