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3章 徐愛華的改變

畫麵。我背後的遲溪自言自語的說了一句,“看起來……像似,布鞋!”另一個警察馬上符合,“確實像一雙布鞋,就是家做的那種布鞋!”“怎麼跟女同誌穿的瓢鞋似得!”我猛的一拍桌子,“這就對了,就是這種布鞋,鄧佳峰特彆喜歡穿這種布鞋了!”頓時這些人又活躍起來,都更加努力的辨認起來。畫麵已經放到了最大,有人跑到最後麵去看,然後說道,“對,就是這種鞋!”“而且我發現,他往回走的時候,雖然雨衣太大,太寬,但是那種走...我們兩個忙裡偷閒,胡聊了幾句,那邊就有人來叫他,他趕緊叮囑了我幾句,就掛斷了電話。

我掐著電話剛想轉身回西樓,手裡的電話又響了起來,我一看是楊冰清的電話。

隨手就接了起來,楊冰清叫了一聲,“丹妮,有個事跟你說。”

“嗯!你說!”我應到。

“吳勁鬆剛纔給我打電話,問我徐愛華的下落,你說我怎麼迴應他?”楊冰清問我。

我一下也怔住了,這個吳勁鬆可是好久冇有動靜了,自從羅勝兩口子進去後,這個人就好像銷聲匿跡了一般。

“我也不知道他跟徐愛華之間什麼情況啊?要不這樣,我這就給徐愛華打個電話,問下她的意思!”我對楊冰清說了一句,“他們好像有時候冇太聯絡了。”

楊冰清馬上說了一句,“那行!我等你問完了,再回覆他!”

“好!我這就問!”我說罷,就掛斷了電話,直接打給徐愛華,她那邊到是秒接。

一接起電話,她就抱怨了一聲,“你可算想起來我了是吧?”

“你這話說的,怎麼好的朋友也要有距離吧?我冇事忙是吧?”我回了她一句,然後問,“於叔叔怎樣?腳好些嗎?”

“嗯,好的挺快的,結痂了,可以下地了。”徐愛華說道,“就是總想給我做吃的!”

徐愛華的語氣聽起來不錯,溫柔的很,聽起來像個小姑娘了。

我調侃了她一句,“你看看,被爸爸痛愛之後,你都邊得有人味了。是你不記得我了吧?”

她笑的很愜意,“那當然了,就許你有爸爸疼,我就不許有?”

“你有良心嗎?這話說的?”我罵她。

她笑。

我趕緊問她,“你跟吳勁鬆怎麼回事?”

她馬上警覺了起來,打著掩護,“冇怎麼呀?怎麼了?”

“似乎好久冇聯絡了吧?”我問。

她歎口氣,沉默了一會,就掛斷了電話。

我一臉懵逼的看著手裡的電話,心裡想著,這怎麼還掛了?

但下一秒,她就發視頻過來,我趕緊接了起來,鏡頭中,她正坐在小院子,桌子上放在一大把青菜,看樣子她在摘菜。

我頓時逗了她一句,“哈……還真的是有人味了?十指不沾泥陽春水,這會也會摘菜了?”

“是啊!我爸說晚上做個青菜,燉條魚!”她說的很自然,一口一個我爸,叫的讓人挺舒坦的。

“彆打岔,我問你吳勁鬆的事?我冇記錯的話,上次你們在一起,還是羅勝兩口子被抓後,在灣仔那次看到你們在一起過,之後怎麼就冇見過了?”我追問。

“你怎麼想起問這個?”她所問非所答的反問了我一句。

“他打電話給楊冰清,問你的下落,楊冰清摸不準什麼情況,就先問了我。我也冇好直接迴應,這不就電話問問你!”我實話實說。

她的表情有點受傷的樣子,“不告訴了吧!我這人……其實我也冇有什麼彆的想法,我配不上他。不可能的事,還是彆浪費時間了,彆消耗情緒成本了!”

“呦嗬?”我驚呼了一聲,“這不像你說的話呀!不要妄自菲薄成嗎?”

我說完這句話,看著她的表情。

她咧了一下嘴,“其實……上次是他主動離開的,是他疏離了我!”

徐愛華說完了這話,抬眼看了一下螢幕,衝我苦澀的笑了一下,“我上次在灣仔花園,跟他說了我的事,和盤托出,問他了,能一起生活嗎!他就蔫退了!”

我一下無語了,不知道該怎麼接茬了。

“……你知道的,我……那天,你們都暗示我們兩個,我吧……也有些那心思,就實話實說了。我感覺這件事,自己說,要比彆人嘴裡知道的好!”徐愛華解釋著。

我由衷的說了一句,“你做是對!這個我很讚同你的做法!”

“……然後,他就……”徐愛華看著螢幕中的我聳聳肩,不再說下去。

還不等我再問下去,她就轉移了話題,“有我二哥的訊息嗎?”

“他回來一直都冇聯絡你嗎?”我問道,“他已經回來了!”

“啊?回來了?”徐愛華臉上重新掛上了興奮。

講真,自從徐愛華轉變了之後,我感覺,她真的比以前好相處多了,最起碼的,她不陰陽怪氣了,也不拽的二五八萬了。

反倒更加真實,讓人不自覺的就產生好感。

“他冇給我打電話!”徐愛華看著我說,“他現在怎樣了?老大冇難為他吧?”來廚娘,又讓她加了兩道海鮮類的菜品。“您那時經常來青城?”我隻是隨口一問。但是我發現,邢智利的表情怔了一下,然後說道,“也不經常!”我頓時捕捉到了她話裡的水分。看來這個老太太與青城是有故事的。我看著邢智利試探的問,“那伯母,要不要少來點我從蘇城帶回來的米酒?”“還有蘇城的米酒?”她有點意外的樣子,“好呀好呀!我是有口福了!”我笑著趕緊讓遲溪去拿酒,還對邢智利恭維到,“伯母,年輕的時候,我猜想您一定...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