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0章 味道還挺正

公室給匠人的答覆是。“馬上處理,請耐心等待。”匠人等了整整一天,最高辦公室也沒有任何回覆。直到陸笑他們進入收容所之前,匠人還在跟最高辦公室溝通。希望那幾名犧牲者能立即離開霓虹國的境內。但讓他沒想到的是,最高辦公室剛才的回覆。“經過確認,但丁、流光、滑頭、小雨四人早已脫離守獄人,也就是說他們不再是組織成員,也和C03收容所沒有任何關係。”“他們已經被‘聖徒’蠱惑,此次事件是由但丁帶頭,利用編號S29...而在另一邊。

陸笑帶著張副司令找到了典獄長。

此時的典獄長正忙的焦頭爛額。

京都那邊的收容所傳來訊息,一種前所未見的病毒正在肆虐京都。

再加上這邊營地裡忽然出現的瘋狂士兵。

典獄長隻能指揮著兩頭的守獄人展開工作。

當局勢有所穩定之後,已經是一天的時間過去了。

恰好此時,有變異的海洋生物已經衝上了陸地。

張司令隻得帶著剩餘還處於清醒狀態計程車兵投入了戰鬥。

此刻的營地中隻剩下了典獄長和陸笑兩人。

原本陸笑是準備去前線幫忙駕馭小乖的,但被典獄長給攔了下來。

陸笑一臉疑惑的看著典獄長。

典獄長則表現出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

這讓本就有些急性子的陸笑有點忍不住了。

“你倒是說話啊!”

典獄長幽幽的嘆了口氣,隨後沉聲說道:

“你跟我來吧。”

於是兩人一前一後的行走在一片廢墟之中。

不一會兒,典獄長來到了一處建築廢墟前麵。

他臉上擠出一個略帶苦澀的微笑道:

“幫我清理一下這裡。”

陸笑也沒有多想,二話不說就開始清理了起來。

典獄長一邊清理著,一邊嘆氣著說道:

“你這段時間在這個世界待著感覺怎麼樣?”

聞言,陸笑不加思維回答道:

“還行,待著挺舒服的。”

“大家也都挺和善的,對我也不錯。”

典獄長輕輕點頭。

兩人沉默了一會兒,典獄長又提出了一個問題。

“如果,我是說如果。”

“如果這個世界需要你出手幫忙,你會幫忙嗎?”

陸笑沉吟著陷入了沉思。

許久之後,他有些不確定的說道:“應該會吧。”

過了一會兒,典獄長又換了個說法。

“如果影子他需要你幫忙,你會幫嗎?”

這一次陸笑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

“如果是影子先生需要幫忙,那我肯定會幫啊。”

“別說影子先生,就算是你想要我幫忙,我也會盡力去幫你的。”

說著,他朝著典獄長露出一個燦爛的微笑。

隻是他的臉上覆蓋著一層墨綠色的組織。

這讓他笑容並未被典獄長看到。

而典獄長聽到他的話,身軀忽然一顫。

陸笑察覺到了典獄長那有些壓抑的情緒。

他有些不解的開口問道:

“你看起來好像不怎麼開心?”

“發生了什麼事情,能和我說說嗎?”

說著,他像是猛的想起了什麼,於是又補充了一句。

“哦對了,這裡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影子先生怎麼還不回來?”

典獄長頓時一怔,隨後他扭過頭看向陸笑的眼睛。

“不光是這裡有大事情發生。”

“其餘的地方也遭到了不同程度的災害。”

“影子他跑去處理其他地方的事情去了。”

說這番話時,典獄長全程注視著陸笑的眼睛。

陸笑的眉頭微微皺起道:

“就在前不久,我聽說了一個說法。”

“有些人在說謊時會下意識的注視著對方的眼睛。”

“典獄長先生,你是在說謊嗎?”

典獄長的身軀再次一顫。

片刻之後,他臉上浮現出一抹苦笑。

“我是搞研究的,你說的這個理論我自然是知道。”

“如果我要和你說謊,自然會避免露出這樣的破綻。”

聞言,陸笑半信半疑的點了點頭。

他覺得典獄長說的很有道理。

隨後的時間在兩人的沉默之中度過。

當廢墟被清理完成之後,露出一個有些破損的倉庫大門。

在湊近了大門之後,陸笑眉頭一挑。

他感受到了一股讓他都覺得心悸的感覺。

顯然這道門的後麵有著一個強大的生物。

於是他拉著典獄長轉身就準備跑。

典獄長輕聲阻止道:

“你先別急。”

陸笑皺著眉停下了腳步。

“這裡麵是誰?”

從典獄長的表現來看,他顯然知道裡麵有著什麼東西。

典獄長深吸了口氣之後,隨後笑著對陸笑說道:

“裡麵有一尊神靈。”

一聽到是神靈,陸笑立即來了興趣。

考慮到裡麵的東西到現在還沒有衝出來,陸笑也就安心留了下來。

見到陸笑的反應後,典獄長再次深吸了口氣道:

“這是影子給你安排的,用於助你完成成神儀式。”

“裡麵的那個神靈,你或許也聽說過。”

“汙染的造物主。”

聽完典獄長的解釋,陸笑輕輕點頭笑著道。

“還是影子先生貼心啊。”

“人都不在這裡,還惦記著我。”

“所以我需要進去擊殺裡麵的那個造物主,然後將祂吃掉?”

典獄長表情凝重著點了點頭。

“沒錯,這就是影子的安排。”

“你的儀式是需要獨立擊殺一位真正的神靈,並且完整的吃掉祂。”

“而你現在擁有了一雙真實之眼,隻要你驅動它們,那麼裡麵的那位造物主的能力就會受到壓製。”

“你完全擁有獨自擊殺他的能力。”

聽完這話,陸笑已經有些迫不及待了。

不過畢竟是需要他獨自麵對一位神靈,陸笑還是保持著一定的謹慎。

“我需要注意一些什麼東西嗎?”

“比如祂有什麼規則是需要我盡力去避免的?”

典獄長輕輕搖頭。

“沒有什麼需要注意的。”

“這是影子他為你精挑細選才找出來的適合你儀式的物件。”

“你的身體已經堪比神靈,而且還能剋製住對方發揮能力。”

“所以你的勝算是很大的。”

得到典獄長的確認之後,陸笑擦了擦嘴角,隨後直接一腳踢開門走了進去。

看著陸笑的背影,典獄長嘆著氣離開了這裡。

當他重回地麵的時候,一架直升機落在了他的身前。

駕駛員語氣凝重地對著典獄長說道:

“典獄長先生,京都那邊需要你的主持。”

典獄長擺了擺手,示意自已知道了。

隨後他從懷中掏出了一封早已準備好的信件,並將其丟在了地上。

而另一邊的陸笑已經看清楚對手的全貌。

對手的外觀上看起來有些噁心。

就好像是一攤黃褐色的脂肪堆砌起來的史萊姆一般。

無數粗壯的觸手在半空中舞動。

濃鬱的腐臭味夾雜著魚腥味傳入了陸笑的鼻尖。

陸笑抽了抽鼻子,咧嘴道:

“味道還挺正!”眼了。這種大場麵,他屬實是沒有見過。就在這時,房間的門被開啟。一隊特戰士兵衝了進來。為首的守獄人士兵對著獄醫說道:“獄醫先生,這裡有一位病人需要您的緊急治療。”他這句話剛說完,身後一名身穿黃色馬甲的中年男人被推了出來。那名耗材被眼前的場景嚇得兩腿發軟。身高三米戴著鳥嘴麵具的人形生物,這就已經足夠的恐怖了。更恐怖的是,兩顆巨大的腎臟推著手術檯在房間裡轉悠。不遠處還有一對肺葉在朝著這邊招手。他很確定自...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