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8章 劉光

落在了博士身邊。隻見它伸出舌頭理了理腿腳上的毛髮。然後博士就緩緩閉上了眼睛。所長拿出一捆繩子,熟練的將博士捆了個結結實實。做完這一切後,他纔看向陸笑。“你剛醒的?”陸笑點了點頭,疑惑的問道。“你怎麼還在這裡?”所長聳了聳肩。“你看博士現在這個鬼樣子,我還能走嗎?”說著他嘆了口氣。“所裡事情我已經交給助手了。”“看博士這個樣子,我估計還要在這裡停留好長一段時間。”陸笑深吸了口氣接著問道。“你剛才說治...藤蔓是從鮮花的下麵伸出來的。

它們包裹著那肢體,不斷地向著肉體裡麵鑽入。

像是那吸食人血的寄生蟲一般。

那扭麴生物身軀一顫,隨後邁出了另一條腿。

那條腿搭在了鋪滿血肉的臺階上。

下一刻,那些血肉開始瘋狂的蠕動。

也好似擁有了生命一般。

它們順著那條腿往那生物的身上攀爬。

這些血肉死死的包裹住那生物的軀體,然後開始瘋狂的抽動。

一條條血管浮現在血肉的表麵,緊接著是蒼白的麵板。

在不到五秒鐘的時間裡,竟是將那扭麴生物的一半身體化作了人形。

而那隻有一半人形的腦袋上,長著影子的半張臉。

“你看這人性,不過是被美麗掩蓋之下的傷害。”

“你看這邪惡,雖然外表醜陋,但卻可以愈療你的身體。”

“所以,你為什麼還要堅持那可笑的人性呢?”

影子沒有回答,他的身體不斷地顫動。

在無比艱難的掙脫了那半邊被藤蔓束縛住的身體後,他再次抬腳邁出。

臃腫腐爛的腳踏在了下一層臺階上鋪著的鮮花上麵。

鮮紅的血液滴落在花瓣上,讓那些鮮花的色澤變得更加嬌豔欲滴。

帶刺的藤蔓再次從鮮花的底部伸出,將他的身軀包裹了起來。

尖刺紮入他的身體,鮮血順著藤蔓不斷流出。

就在這時,一股強大的壓力朝著他襲來。

壓力推著他的身體朝著鋪滿血肉的那一半階梯挪移過去。

更多的藤蔓出現、

但那些藤蔓的力量似乎很大。

它們拉扯著影子的半邊身體,將他的這一半邊身體牢牢的固定住。

影子半邊嘴巴緩緩開合,似乎想要說些什麼。

但最終他卻是閉上了嘴巴。

又是一腳邁出。

更多的血肉順著他的腿攀爬而上。

它們似好像要跟那些藤蔓搶奪這具身體一般。

在兩股力量互相拉扯之下,影子再度邁出了一步。

鮮花依舊,血肉依舊。

“你在堅持什麼?”

虛空中響起一聲呢喃自語。

影子緩緩抬起頭,看向那沒有盡頭,不知通往何方的長長階梯。

許久之後,他輕嘆了一聲道。

“或許你隻要告訴我,隻要站在血肉之上,我就能瞬間抵達盡頭,我會心動。”

話音落下,他再次踏出了一步。

與此同時,他半邊嘴唇輕啟繼續道:

“這人性就像那鮮花,美豔之下是刻骨銘心的疼痛。”

“而那邪惡,看似醜陋,卻能夠使得自已身心愉悅。”

“但好歹,人性還是美麗的,不是嗎?”

他的語氣像是在詢問著自已的內心。

但語氣中卻有充斥著無比的堅定在裡麵。

就好像這腳下的階梯一樣矛盾。

空間開始扭曲。

影子感受到腳下傳來一陣震動。

他沒有低頭去看,而是繼續朝著上方攀登而去。

速度越來越快。

隨著他攀登的臺階越來越多。

那一半邊血肉臺階開始發生異變。

原本那已經恢復了半邊的身體,此刻竟是開始腐爛起來。

反而另一邊的鮮花,依舊是那麼的美豔。

“看來你的內心很堅定。”

“真是可惜。”

此刻,影子的半邊身體已經腐爛。

他早已經發不出來聲音了。

他沉默的走在了階梯之上。

現在他每走一步,都要承受巨大的痛苦。

在影子的視線裡,階梯依舊沒有盡頭。

他感覺自已很疲倦。

很想要放棄。

很想要睡上一覺。

他不記得自已上一次睡覺是在什麼時候。

積累的無數年的疲憊一股腦湧上心間。

他感覺自已的身體就像是被人注了鉛,沉重無比。

腳步也隨之開始放緩。

直到最後,他久久無法邁出去一步。

影子回頭一看,後方的臺階消失不見。

取而代之的是無盡的深淵。

他矗立在原地久久沒有動靜。

而在他的內心之中,這一路走來的一幕幕組成了一幀一幀的定格畫麵,正在不斷地回放。

回看過去,那時的他身後也是如同這般的萬丈深淵。

想到這裡,他的念頭瞬間通達。

“嗬嗬,以前我都沒有後退過,也沒有停下過。”

“現在又怎麼能停下腳步呢?”

下一秒,他感受到一股力量從體內湧出。

這股力量支撐著他再次邁出一步。

忽然,一個金髮孩童出現在了他前方的階梯之上。

孩童隨手抓起臺階上的一朵鮮花,隨後放在自已的鼻尖輕輕的嗅了嗅。

緊接著他用一臉陶醉的表情看向影子。

“這花真美,這花真香。”

原本他那一雙靈動的大眼睛此刻被他眯成了一彎月牙。

看著對方的笑容,影子那半邊腐爛的嘴角微微勾起道:

“我沒有騙你吧?”

“造物主!”

孩童笑眯眯的輕點了一下頭。

片刻之後,他臉上的表情又切換成了遺憾以及無奈。

“可惜我那些兄弟姐妹沒能見到這一幕。”

“如果他們看到了,會不會做出不一樣的選擇呢?”

話音落下,他深深了吸了口氣。

隨後站起身,笑著朝著影子揮了揮手。

“再見了朋友,我現在要去見我那些兄弟姐妹了。”

“感謝你讓我見識到這樣美麗的景象。”

“如果有下輩子的話,我想要嘗試一下當人的感覺。”

影子也艱難的朝著對方揮動了一下手臂。

那孩童**著肉乎乎的腳丫踩在那遍佈荊棘的花叢之中,開始沿著階梯向上奔跑了起來。

孩童的身影漸行漸遠,影子的路卻依舊看不到盡頭。

他低下頭苦笑了一聲,隨後繼續開始攀登了起來。

……

不知何時,他腳下的階梯發生了變化。

從一半血肉一半鮮花,變成了一條鋪滿鮮花與陽光的大道。

道路的兩旁出現了一道道身影。

那是影子這一生中遇到的所有人。

為首的是一身筆挺軍裝的白學冬。

他麵帶笑容的看向影子,朝著他敬了一個鏗鏘有力的軍禮。

影子點點頭,又扭頭看向另一邊。

另一邊,李博士扶著黑框眼鏡靜靜地注視著他。

在更往前的方向,陳飛看起來很是激動的樣子。

他朝著影子用力的揮動著自已的手臂,同時吹了個口哨放聲高呼道:

“劉光!你他媽真是太牛逼了!”最接近汙染的地方,汙染的情況肯定更嚴重。因此他們才需要戒備。畢竟,眼前出現的一切生命,或許都已經不再是他們的同事了。流光再次撥通了小雨的通訊器。此時,那邊的哭聲顯得有些詭異。聽起不像是人體的發聲結構發出來的聲音。“你們,回來啦?”小雨的聲音夾雜著那種詭異的哭聲從通訊器傳來。滑頭和流光兩人對視了一眼。隨後滑頭壓低聲音道:“小雨妹子,你現在在哪裡?”“我和流光馬上來接你!”那邊,小雨嘻嘻笑了一聲,隨後...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