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6章 果然,我還是更喜歡人類啊!

影子的身前。影子將那個方形物體環抱在懷中。“這就是係統的本體。”陸笑也大概猜到了,他猶豫了一會兒還是說道:“把本體帶走了有什麼後果?”影子語氣毫不在意的解釋道:“這邊的係統依舊存在,隻不過是從本體變成了子係統。”“本體隻是一串資料而已。”陸笑有些遲疑的點了點頭。他很確定絕對沒有影子說得那麼簡單。不然為什麼他要大費周章帶走係統的本體。但影子不和他解釋其中的原因,那就代表他不想說,或者是不到說的時候。...隨著旦丁飛上高空。

地麵上的地獄軍隊朝著北方開拔。

莫拉蒂率領那些會飛的地獄生物跟隨在旦丁的身後。

地麵軍隊則是由菲斯統領。

旦丁飛在最前方,朝著身後的莫拉蒂招了招手。

莫拉蒂見狀,急忙朝著旦丁加速飛了過去。

“莫拉蒂,好像從上次我教訓了你兩句後,你就不怎麼喜歡說話了。”

聞言,莫拉蒂沉吟了一聲後,這纔回答道:

“陛下,我想您可能有些誤會。”

旦丁輕笑著搖了搖頭,隨後轉過身去。

他背對著莫拉蒂說道:

“我不關心你的家族為了那個預言付出了多少。”

“我也不關心,你想要為自已家族謀取什麼利益。”

“我隻需要完成我想做的事。”

“至於其他的事情,我並不想管。”

莫拉蒂聽著旦丁的話陷入了沉默。

旦丁頓了頓,隨後繼續說道:“無論預言是真是假,我都可以讓他變成真的。”

“前提是,你們要絕對聽從我的命令。”

冰冷的話語落在莫拉的耳中,讓他心臟都跟著為之一顫。

一股寒意席捲了他的大腦。

“當然,您是陛下!”

“您的話就是神諭,不會有任何的地獄生物會違背您的命令!”

“包括我!”

旦丁依舊沒有回頭,他眯著眼看向前方輕聲道:

“你也不要有太大的壓力。”

“該是你的,我會給你。”

莫拉蒂扇動著翅膀將頭顱埋得很低。

過了一會兒,旦丁繼續說道:

“聖城的管理已經完全交給易浩了吧?”

聞言,莫拉蒂點頭回應道:

“已經完全交給易浩先生了。”

“如今他是聖城唯一的大祭司,地位僅次於您。”

“相信在易浩先生的管理下,聖城會變得越來越好。”

聽到這話,旦丁嗤笑了一聲道:

“不得不說,你說話比菲斯那個傢夥要好聽多了。”

“那個傢夥現在滿腦子都是水,就像是個摳搜的地主老財。”

“恨不得把每一滴水都給控製起來。”

莫拉蒂不敢回應這句話。

旦丁可以吐槽菲斯,但他不行。

嚴格意義上來說,菲斯現在的地位可比他要高多了。

他現在還隻是旦丁身邊的君侍罷了。

論地位,菲斯是財務大臣,而他隻是旦丁身邊的管家。

隨著他前段時間在地獄不斷地運作。

已經有許多的聚集地宣佈效忠旦丁。

其中也包括了一些王族。

這些王族的領導者都是神靈位格。

實力比之他絲毫不遜色。

而之所以旦丁依舊選擇讓莫拉蒂統領一部分軍隊。

莫拉蒂心中很清楚,這是一個考驗。

也是旦丁給他的最後一次機會。

雖然這些話旦丁並未明說。

莫拉蒂雖不知道這一次旦丁要帶他們去做什麼。

但他心中很清楚,要是這次他沒有做好,那麼他以後就隻能是旦丁身邊的君侍。

至於反抗,或者將旦丁取而代之。

這個想法壓根就不會出現在莫拉蒂的腦子裡。

因為莫拉蒂親眼見到旦丁毫不費力的將一個反對他的王族撕成了碎片。

…………

當旦丁率領著軍隊抵達目的地的時候。

這裡空無一人。

此刻他們正處於一座城市的上空。

旦丁眼睛一眯,雖然沒有來過這個地方。

但他透過以前在網上看過的圖片,也將這裡給認了出來。

這裡是莫斯科區。

從上往下看去,城區空無一人。

街道上一片狼藉,似乎不久前這裡經歷過一場混亂。

旦丁敏銳的注意到了一個細節。

有些建築的窗戶都被拆了。

不過他沒有過多的停留。

浩浩蕩蕩的地獄大軍朝著北部海邊的方向奔去。

大軍行進的速度秒殺任何的機動化作戰部隊。

顯然,這是一支由地獄中的精英組成的一支大軍。

原本飛在空中的旦丁也降落在了地麵上。

路邊不時能見到冒著黑煙的損毀載具。

偶爾也能見到一些殘肢斷臂。

旦丁皺著眉喃喃自語道:“已經淪陷了嗎?”

這和他預計的時間差不多。

在沒有神靈戰力單位的情況下,旦丁並不認為這個國家能撐多久。

不過他此次前來的目的,並不是為了拯救這裡的人。

他要做的,是將戰爭的導火索徹底點燃。

隨著他不斷地接近,耳邊竟是隱約響起了爆炸聲。

旦丁最開始還以為自已聽錯了。

直到爆炸聲變得越來越清晰之後,旦丁的眉頭一挑。

“居然還在抵抗?”

一時間,他心裡的好奇心也被勾了起來。

索性直接扇動翅膀重新回到了天空之上。

在交代完莫拉蒂繼續行軍之後,旦丁朝著爆炸傳來的方向飛快奔去。

很快,他就見到了令他為之震撼的一幕。

無數的人連成一片,他們組成了一道血肉防線。

在人群前方不遠處,便是那些變異的海洋生物。

而這些人並不是身穿軍裝計程車兵。

他們穿著平民的衣服,手中連把像樣的武器都沒有。

甚至有的人抄著一張木質板凳就頂在防線的最前方。

這群人有老有少,有男有女。

身穿軍服計程車兵摻雜在其中。

路邊是廢棄的軍用器械。

或許是打空了彈藥,或許單純的隻是壞了。

沒人知道原因。

一聲聲高亢的嘶吼傳入了旦丁的耳朵裡。

“烏拉!”

旦丁眯著眼,視線在人群中飛快的尋找了起來。

他尋找的目標正是這個國家的守獄人組織成員。

很快,他就在防線的最前方見到了他想要找的人。

為首一名身材高大的男子發出一聲怒吼。

他的手中出現了一支藥劑。

與此同時,其餘的守獄人組織成員手裡同時出現了同樣的藥劑。

他們沒有絲毫的猶豫,將藥劑插入了自已的心臟。

即便是那些身上穿著髒兮兮白大褂的研究人員也是如此。

旦丁的腦海中忽然想起了一個資料。

R01收容所,所有成員上下3000人。

而這三千人並不是值得這家收容所有三千個作戰人員。

這三千人是連帶了研究人員一起算進去了。

旦丁又將目光前移。

在海洋生物的最後方,一尊如同爛泥一般的巨型生物矗立在那裡。

旦丁瞬間明白了一切。

許久未流出的淚水順著他的眼角滑落。

“果然,我還是更喜歡人類啊!”初嘿嘿怪笑一聲道;“嘿嘿,本來這一顆龍頭,本仙吃完可以頂上幾十年。”“但本仙今晚就要去那仙界了。”“仙界有的是珍饈。”“今日便將這鳳首一起給吃了!”說完,他又抓起了另一顆。同樣是不到一分鐘。手中的乾枯頭顱被他啃了個乾乾淨淨。地上散落了一些碎渣,也被張初俯下身舔舐了個乾乾淨淨。一點也沒放過。就彷彿那真是什麼不得了的美味。少吃一口就是損失那般。見到這一幕,影子和白所以的眼眶不自覺的紅了。他們皆是別過頭...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