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4章 災難並起

駛的車門。…………魔都街頭。一輛極其惹眼的皮卡停在紅綠燈路口。但丁時不時踩上一腳油門。一陣陣聲浪惹得路人止不住的回頭。“臥槽!這什麼車?沒見過啊!”“好帥的皮卡車!果然皮卡車纔是男人的浪漫!”“要是我老公也有這樣一輛車,我哪裡還會跟我那個窮比前任保持聯絡!”司機坐在博士身邊,聽著這一聲聲路人的議論聲,淚水瞬間劃過臉頰。但丁戴著一副極其浮誇的墨鏡,嘴裡叼著一根香菸。“太爽了!簡直此生無憾了!”一旁的...“邪神的眷族?意思是說,它們是一個種族嗎?”

陸笑悶聲詢問道。

典獄長表情凝重的點了點頭。

他看向遠處不斷冒起的濃煙,眼神中充滿了擔憂。

過了一會兒,他嘆了口氣道:

“先回營地裡去吧,我打算直接調動導彈來轟炸這裡。”

聞言,陸笑眨了眨眼睛道:

“不嘗試下尋找可能存在的倖存者嗎?”

典獄長搖著頭輕聲說道:

“不可能有倖存者。”

“上次被冒充身份的時候,我就知道基地位置已經暴露。”

“整個C04收容所,已經不在原來的位置上了。”

典獄長並未告訴陸笑,其實C04收容所已經整個搬到了新創造的世界去了。

就在兩人往回趕的同時。

世界各地災難並起。

北歐。

一場突如其來的酸雨讓整座城市陷入了混亂之中。

那些富含酸性的雨水侵蝕著一切。

即便是鋼筋混凝土結構的建築物,也無法阻擋那些雨水的腐蝕。

那些未被轉移的人類隻能躲在遺留的防空設施之中進行著祈禱。

無一例外的是,在每個放空設施裡都有著一位身穿袈裟的禿頭人類。

“阿彌陀佛。”

這些禿頭人類帶著一群老弱病殘圍坐在一起,口中誦唸著佛號。

他們用並不流利的口語念著經文。

道道金光從他們的身上散發而出。

身處金光籠罩中的人類隻感覺心中一片平和。

外邊所發生的事情,似乎已經無法影響到他們了。

身處嘲天宮的何上感受著從四麵八方湧來的信仰,他的臉上是一副悲天憫人的表情。

在他的身前有著四朵漆黑的血肉蓮花。

每一朵蓮花上都盤坐著一尊身形詭異的存在。

何上口誦經文,嘴巴開合間,道道金蓮從他的口中吐出。

這些金蓮在脫離他的身體後,立即就變成了黑色。

隨著黑蓮落在那四尊扭曲存在的身上,這四尊存在的氣息變得愈發強大。

四人皆是緊閉雙眼,跟隨著何上一同誦經。

黑金色的光點從他們的身上逸散而出。

這些黑金色的光像是擁有生命一般,彼此吸引凝聚在了一起,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光球。

當光球達到了一定大小的時候,直接一閃消失在了嘲天宮的大殿之中。

而在地麵之上,一道肉眼可見的黑金色光幕出現。

起初它隻有一座屋子大小。

隨著時間的推移,它變得越來越大,直到將整個北歐大陸給籠罩了起來。

雨點落在光幕上,發出“噗嗤噗嗤”的聲音。

…………

美利堅大華盛頓區。

安提揹著手站在整個特區的最高處。

他用那如同鷹一般的眼神注視著頭頂上空厚重的雲層。

烏雲壓頂,隱約能看到電蛇遊走其中。

在他身後站著一名助手。

此刻助手一臉緊張的劃動著手中的平板。

“安提先生,氣象局已經透過氣象模型把此次的降雨量算出來了。”

正當他要彙報資料的時候,安提平靜的聲音傳來。

“跳過資料,直接告訴我結果。”

助手聞言先是一愣,隨後他快速抹了一把臉上的水:

“結果是,整個大華盛頓區都會被淹沒。”

“周邊的區域也會受到波及。”

“氣象局預計,此次降雨可能會導致上億人死亡。”

聽到助手的話,安提輕輕的嘆了口氣。

“戰爭……開始了。”

此刻周圍的空氣溼度已經達到了極限。

那名助手即便隻是站在這裡,就感覺呼吸困難。

肺部傳來一陣劇痛,呼吸間有液體沸騰的聲音傳出。

就在他感到快要窒息的時候,安提打了個響指。

積蓄在他肺部的液體開始順著他麵板的毛孔噴湧而出。

助手還沒來得及說話,頭頂上方雷聲交加。

頃刻間,大雨傾盆而下。

就好老天爺直接端著水盆在往下潑水一般。

在短短不到五分鐘的時間裡。

地麵的積水就已經半人高了。

積水沒過人們的腰肢,人們在其中艱難的穿行。

城市的排水係統瞬間癱瘓,大量的生活汙水反湧。

這座原本極度發達的城市,此刻被陣陣惡臭包裹。

人們展開了自救,軍方和守獄人聯手疏散人群,引導他們前往高處避難。

站在城市最高處的安提,此刻雙手平舉。

他的雙眼迸發出瘋狂的光芒。

此刻在他身邊的助手親眼見到了匪夷所思的一幕。

那些雨水竟是開始倒流。

“Oh

my

god!”

他揉了揉眼,隨後發出了這樣一聲驚呼。

在確認自已沒有看錯之後,他伸出手觸控了一下那些正朝著上麵逆卷而去的雨水。

而此時的安提並不好過。

他的雙眼上翻,眼球通紅,鼻血順著鼻腔噴湧而出。

但下一秒,那些鼻血又逆流了回去。

在他的心臟位置,還插著一支注射器。

美利堅其他城區此刻也是陷入了恐慌之中。

大量的畸形生物在城市中遊走。

它們瘋狂捕食視野中能夠看到的一切生命。

絕望的呼喊聲響徹整片城市的上空。

一名遷移過來的人類一臉絕望的跪倒在地上。

“上帝啊,人類是犯了什麼不可饒恕的罪孽嗎,您要降下如此懲罰?”

他一臉絕望的看向天空。

天空上有著無數背生雙翼的生物,他認不出來這是什麼東西。

隻覺得那些有著翅膀的生物正散發著強烈的惡意。

就好似從地獄中走出來的惡魔一般。

他們盤旋在城市的上空,如捕獵時的鷹一般。

很快,一隻畸形生物就注意到了這個絕望的人類。

隻見他一個俯衝,就朝著那人飛了過去。

尖銳的利爪,扭曲的身體,以及那堪比燈籠大小般的眼球。

這無一不在述說著這種生物的恐怖。

“轟!”

就在那人即將閉上雙眼等待死亡的時候。

一枚導彈轟擊在了那頭飛行生物的身上。

霎時間四分五裂。

腥臭的血肉如同雨點一般落下。

天空中傳來一陣刺耳的音爆聲。

那絕望之人目光呆滯的看向天邊。

無數的戰鬥機正朝著這邊飛來。

與此同時,大地在輕微的顫抖。

數不清的坦克裝甲車開進了街道。

城市的上空就好似正在進行一場華麗的煙火表演大會。

熾熱的火光將整座城市映照得如同白晝。

而這裡……是大洛杉磯區。狀態。陸笑又扭頭看向司機。“你朝著反方向繼續開,我們首先要確定一個方向。”司機皺眉道。“要是一不小心誤入了強大詭異生命的領地該怎麼辦?”聞言,陸笑陷入了沉思。但隨即他輕輕一拍腦門。“鏡子,我們要朝哪個方向走才能離開這片平原?”“這個問題的代價是什麼?”全知之鏡的聲音在他的耳畔響起。“一片您的指甲蓋。”陸笑毫不猶豫拔下一片放到了胸前。吞下指甲蓋後,全知之鏡的聲音再次響起。“答案是一點鐘方向。”陸笑把...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