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我還可以搶救一下

這位存在對於那些眷族的敵意要更大一些。陸笑一邊攀爬著,他的傷勢也在快速的痊癒。他的心臟不知何時早已生長了出來。強有力的心跳聲響徹在這片天際。終於那位邪神忍不住了,祂朝著陸笑試探著出手。一股重力襲擊向了陸笑的身體。強大的重力讓陸笑的骨骼都在嘎吱作響。與此同時,他的耳邊響起一陣邪惡的呢喃聲。如同惡魔的低語,每一個音階都在引導著他的情緒。緊接著,他腳下的階梯開始出現出現崩潰的跡象。在他前方,一大段階梯轟...“滴答!滴答!”

腥臭的血液順著尖刀滴落在地上,發出滴答滴答的聲音。

陸笑瞪著死魚眼,看著眼前的不知名生物陷入了沉思。

良久後,他抬起手,手中還在滴著血的尖刀,在地上的那團爛肉身上比劃著。

“去頭掐尾!嗯!”

他咧嘴笑了。

猩紅的月光落在他的臉上,笑容顯得無比的陰森恐怖。

就在陸笑準備進食的時候,一陣嘈雜的腳步聲傳入他的耳朵。

“發現收容目標!”

“重複!發現收容目標!”

“各隊員做好戰鬥準備!”

與此同時,一隊裝備精良計程車兵將蹲在地上的陸笑圍了起來。

陸笑一愣,他瞪著死魚眼環視一圈。

“你們是人類?”

沙啞的聲音從他的嘴裡發出。

那一隊士兵有七人,皆是戴著麵罩,看不清容貌。

一時間,七個黑洞洞的槍口對準了陸笑。

滴答!

陸笑手中的尖刀再次滴落一滴黑紅色的血液。

他臉上擠出一個自認為很帥的笑容。

“你們好!我叫。。。”

砰!砰!砰!

槍聲接連響起。

陸笑的身上綻放出一朵朵血花。

“我擦?”

這是陸笑在倒下之前,發出的最後的聲音。

“呼!太可怕了!”

一名士兵開口道,聲音透過麵罩顯得有些沉悶,還有些顫抖。

“你他孃的為什麼開槍?”

有人出言嗬斥一聲。

那名開槍計程車兵頓時有些委屈。

“隊長!他實在是太嚇人了!”

說著,他用槍口指了指倒在血泊中的陸笑。

陸笑的臉上還殘留著一抹殘忍的笑容。

嘴角滿是血塊,臉上佈滿汙穢。

尤其是那雙死魚眼,僅僅對視一下,就讓人寒毛倒豎。

一名女性隊員蹲下身檢查了一番後,聲音有些沉重道。

“隊長!他可能是一名人類!”

聽到這話,隊長先是一愣,隨後拿出對講機,沉聲說道。

“這裡是飛鏢,收容目標疑似人類,已被擊斃!請指示!”

對講機那邊沉默了半分鐘,隨後發出一陣咆哮。

“人類?你們將他擊斃了?狗屎!”

“如果是人類的話!那或許是暗獄唯一的人類啊!他有多大的研究價值你們知道嗎?”

“你們就這樣給他擊斃了?”

“他媽的,怎麼不是你們死在那裡啊?”

飛鏢正是那名隊長的代號。

聽到對講機裡麵的聲音,場中一片寂靜。

眾小隊成員麵麵相覷。

飛鏢沉默許久後,這才沉聲道。

“目標展現出了強烈的攻擊性!”

“媽的!媽的!”

對講機另一邊,依舊是不停地咆哮著。

“狗屎!他一個沒有詭異特徵的生命,能有多大的攻擊性?”

“如果是人類,你們整個小隊的價值都比不上他一根手指頭!!”

就在這時,其中一名女性士兵突然輕咦一聲。

“隊長!隊長!目標還有呼吸!”

聽到這話,飛鏢神情一怔。

就連對講機裡麵的咆哮聲都戛然而止。

“快!快!快給他帶回來!”

“要是他死了,你們他媽的也別回來了!”

“嘟嘟嘟!”

對講機被結束通話。

飛鏢迅速反應過來,立馬吼道。

“快!小雨你給目標做戰地緊急治療,確保他的生命體徵!”

“其餘人散開警戒!”

話落,小隊成員立馬分散站開。

那名被叫做小雨的女性士兵取下身後的揹包。

從包裡拿出緊急治療的工具。

她看了一眼倒在地上陸笑的臉,嚇的手中的棉花都掉落在地上。

那團棉花很快就被黑色的血液浸染,顯然是不能用了。

她又從揹包拿出一團雪白的醫用棉。

咬了咬牙,她用揹包將陸笑的臉遮擋住。

揹包下麵,臉被遮住的陸笑嘴角抽了抽,在心裡嘀咕了一句。

“我長得有這麼嚇人嗎?”

小雨一手拿著止血鉗,往那正向外冒著鮮血的槍眼裡麵伸去。

很快,一顆彈頭就被他用止血鉗夾了出來。

噗嗤!

一股鮮血頓時從那個槍眼中噴出來,像是一道小型噴泉,噴在小雨的麵罩上,將透明的玻璃麵罩染得一片血紅。

小雨顧不得擦拭,急忙將手上的棉花填住那正往外呼呼冒血的槍眼。

那團棉花瞬間就被血液浸溼。

她咬著牙,將棉花不停往裡麵塞,直到血液不再往外流淌後,她才轉向下一個槍眼。(PS:填塞式止血法,用於戰地緊急止血,有興趣的可以去百度一下。)

陸笑的身體劇烈的抽搐,實在是太疼了,他都快繃不住了。

“隊長!檢測到暗獄值激增!有東西在靠近!”

負責檢測的人立馬一聲大吼。

飛鏢看了一眼正在施救的小雨,此時進度纔到第二個槍眼。

周圍還有足足七個正在冒血的槍眼。

這些槍眼若是不堵住,那人恐怕是撐不到返回基地就要失血過多。

這時,飛鏢的腦中響起那個聲音。

“你們整個小隊的價值都比不上他一根手指頭!”

飛鏢眼中閃過一絲狠厲。

“小雨!再給你三分鐘!三分鐘後,無論如何我們都必須要撤離!”

蹲在地上的小雨沒有回答,而是全神貫注的幫陸笑止血處理傷口。

被麵罩籠罩住的臉上,此時佈滿了細小的汗珠。

此刻的她無比的緊張,這從她塞棉花的手就能看得出來。

她的手止不住的顫抖。

這是他們小隊第一次執行任務。

原本隻是個一個危險等級為5的小任務,卻不想被他們給搞砸了。

“隊長!暗獄值再次飆升!危險等級已經上升到2了!”

這時,陸笑拿開了擋在自己臉上的揹包。

“妹子!你不要緊張!”

“你看我給你示範一下!”

說著,陸笑伸出手作爪狀,一下就伸進了槍孔裡。

噗嗤!

又是一股鮮血噴了出來。

小雨頓時嚇得手一抖,鉗子將一個傷口給撕裂了開來。

鮮血頓時噴湧而起。

如果是之前是個小噴泉,現在則是像大型噴泉一樣。

血腥味頓時充斥在周圍的空氣之中。

陸笑此時很想坐起來說一句。

“我自己來吧!”

就在這時,暗夜中傳來一聲聲淒厲的笑聲。

飛鏢回頭瞥了一眼,正好看到這一幕。

他心中無奈道了一聲。

“完了!”

“隊長!暗獄值還在上升!有恐怖的東西正在接近!我們再不走就來不及了!”

飛鏢當機立斷。

“目標失血過多,應該是沒救了,放棄目標,全體撤離!”

就剛剛那副噴血的樣子,飛鏢覺得,這人應該是沒救了。

如果帶上一個正在流血的人,那血腥味將會把周圍的詭異生命全部吸引過來。

這樣的話,他們小隊幾乎沒有倖存的可能。

但對講機那頭卻說這個目標很重要,一時間飛鏢陷入了猶豫。

片刻後,他眼神一凜。

“就算是屍體也要帶回去!”

小雨拿起揹包,小聲嘀咕了一聲。

“對不起!對不起!”

陸笑臉上露出一個紳士般的笑容。

“我覺得。。。我。還可以搶救一下!”子一般的東西在瘋狂的蠕動著。很快,他的麵板就如同氣球一般膨脹了起來。就像是有個氣筒在幫他不斷地充氣一般。張初嘿嘿怪笑一聲道;“嘿嘿,本來這一顆龍頭,本仙吃完可以頂上幾十年。”“但本仙今晚就要去那仙界了。”“仙界有的是珍饈。”“今日便將這鳳首一起給吃了!”說完,他又抓起了另一顆。同樣是不到一分鐘。手中的乾枯頭顱被他啃了個乾乾淨淨。地上散落了一些碎渣,也被張初俯下身舔舐了個乾乾淨淨。一點也沒放過。就彷...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