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章 陸美琪痛罵夏雪落一家

他本來找了別的女人,但他看見鍾家大小姐走錯了房間,就將錯就錯了。”陳宇一拍腦袋,他怎麽沒有往那邊想。“鍾婉童小姐六年前抑鬱症自殺過,就是在那次的宴會之後。”顧臣彥蹙眉。“掉頭回去,去鍾家。”……顧家別墅。顧哲宇厭惡的看著許妍,似乎沒想到她會變成現在的樣子。“我還真是從來都沒有真正認識你。”顧哲宇隻覺得自己以前瞎了眼,居然會覺得許妍單純善良。“連孩子都利用,怎麽?知道我在顧家的地位不如我哥,就想來勾...陸美琪扯住夏城的胳膊,態度堅定。“我說了,我不同意!”

夏城看著陸美琪看了好一會兒,伸手把她扯進懷裏。“抱歉……我可能要食言了。”

“騙子!”陸美琪紅了眼眶,怒意有些濃鬱。“男人都是騙子!”

夏城沒說話,跟著許琛去做配型。

“你們家的人都死了,我都不會解恨!”薑梅還在罵。

“閉上你的嘴積點德吧,你有今天老天爺一點都沒冤枉你。”陸美琪怒意濃鬱的罵了過去。“一家子牲口,養了二十一年說沒有感情就沒有感情?說明你們一家子都很虛偽,所謂的血緣和親情隻是可笑的藉口,你也沒多愛夏雪落,如果明天查出夏雪落也不是你的女兒,我很想看看你是什麽嘴臉。”

薑梅被陸美琪赤紅著眸子罵懵了,一時之間竟然不知道要還嘴。

“你,你哪來的小賤人敢罵我?”薑梅生氣的想要衝上去和陸美琪掰扯。

“我叫陸美琪,陸家的人,陸氏集團總裁是我叔叔,一直和你們許家有合作的天齊是我的,我看以後也沒有必要繼續合作了,老妖婆。”陸美琪指著薑梅沉聲開口,警告的看著許琛。“今天沒有我的同意,我看誰敢動夏城。”

“陸美琪!”許琛很生氣的看著陸美琪。“雪落現在急需要人捐腎。”

“我管你需不需要,她是什麽東西?我需要遷就她?我欠她嗎?”陸美琪想對許琛動手,被夏城抱住。

“夏城欠了雪落的!”許琛覺得陸美琪不講理。“你這女人真是蠻不講理。”

“講理,和你們這種人需要講理?來你給我講講理,夏城怎麽欠了夏雪落的,來啊!”陸美琪張牙舞爪的就想動手,要不是夏城抱著她,說什麽她也得給許琛來一腳。

一個個臉都比屁股大。

“夠了,陸家的姑娘出來這麽咋咋呼呼,毫無教養,不怕給你爸媽丟臉?”許正國從病房走出來,沉聲開口。

“嗬,我爸媽都是靠腦子活著的,不是靠臉。”陸美琪諷刺的笑了一聲。

“陸美琪,你也算是豪門千金,海城名媛,還是嫁過豪門的人,什麽樣的看不上,偏偏看上一個惡心的人,你知不知道他都對雪落幹過什麽!”許琛怒意濃鬱。“你是沒有看清楚他的真麵目。”

“許琛,你夠了。”夏城蹙眉,將陸美琪護到身後,提醒他別在胡說八道。

“嗬,你還會怕?怕陸美琪知道你的真麵目就不要你了?攀高枝,靠女人養著,你還真是要臉。”許琛看不起夏城。

他攀附上陸美琪,他也看不起。

夏城握緊手指,低頭沒有說話。

他和陸美琪在一起的那天他就猜到了,肯定會有很多的流言蜚語。

這也是他不要陸美琪一分錢的原因,大概男人還是要尊嚴的。

“閉上你的嘴,心髒的人看什麽都是髒的,我來正常談戀愛,他拿保鏢的工資養我,礙著你了?”陸美琪一把推開夏城,要好好和許琛理論理論。

夏城被陸美琪推到牆上,無奈的看著這女人,力氣還挺大……

“你不瞭解他!”許琛生氣。

“我不瞭解?他身上幾顆痣我都知道,我不如你瞭解?說的跟你很瞭解他一樣,怎麽,你喜歡男人啊?”陸美琪翻了個白眼,氣死人從來不償命。“我們家夏城不喜歡你這樣的。”

“……”許琛被陸美琪氣的心口疼。

夏城也氣笑了,抬手單手困著陸美琪,單手捂著額頭。

論氣人,陸美琪這張嘴絕對是能氣死人的存在。

“一個個都不要臉了是不是?”陸美琪氣勢洶洶,罵的還不過癮。“我現在都不知道用多髒的髒話才能配上你們家人的無恥。”

“你知不知道夏城對雪落做過什麽?他們在一個家長大,就是因為夏城從小欺淩猥褻雪落,才會導致她有嚴重的心理問題,抑鬱症嚴重。”許琛覺得陸美琪都不懂,被夏城給騙了。

“誰?”陸美琪突然安靜了下來,站直了身子。

這件事她不是第一次聽說了。

別的流言蜚語陸美琪都能忍,但用這種事情汙衊夏城,無異於造一個女生黃謠。

這是會毀了夏城的。

“雪落在他們家,受盡了委屈,夏城對我妹妹做過什麽,他自己心裏清楚!”許琛怒意濃鬱的看著夏城。

陸美琪回頭,看著夏城。

夏城的眼神很複雜。

夏雪落的這個汙衊和栽贓,說的久了,好像解釋都解釋不清楚了。

“你心裏清楚嗎?”陸美琪問了一句。

夏城沉默,沒有說話。

“說話啊,你對她做什麽呢?”陸美琪蹙眉,逼夏城開口。

“我說沒有……你信嗎?”夏城看著陸美琪。

“信。”陸美琪視線堅定的看著夏城,回答的很快。

夏城愣了一下。

陸美琪回頭看著許琛。“聽到了?我男人說他什麽都沒做。”

“他怎麽可能會會承認,你信他的?”許琛很生氣。

“嗬,我不信我男人的話,信你妹妹?一個撒謊成性的女人?”陸美琪笑了。“你都隻相信夏雪落不信夏城了,我憑什麽要信你妹妹一個外人?”

許琛氣的臉色發白,無法和陸美琪這種人溝通。“夏城,你要是個男人,就去配型,你有沒有做過,你心裏最清楚。”

“我告訴你許琛,別什麽都聽夏雪落紅口白牙胡咧咧,她說什麽就是什麽?”陸美琪的性子風風火火,今天就非要和許琛夏雪落掰扯清楚。

轉身就往夏雪落的病房走。

“你幹什麽!”許琛嚇壞了。“雪落剛搶救完,還在觀察。”

“今天她要不把話說清楚,我不可能讓夏城去配型。”陸美琪怒意濃鬱的往病房走。

“爸,攔住她。”

夏城也慌張的想要上前去抓陸美琪。

但已經晚了,陸美琪一腳就把病房門踹開了。

夏雪落靠在病床上,顯然被陸美琪這一腳嚇了一跳。

“你倆進去說清楚。”陸美琪看著夏城。“你不是要給她捐腎嗎?至少要把過去的事情說清楚,就你們兩個人。”

夏城站在病房門口,看著麵色慘白的夏雪落,微微蹙眉。

說不恨是不可能的,但好歹……一起生活了二十多年。

“許妍反悔了?”夏雪落先開了口。

“我替她。”夏城沉聲開口。

“哥,我們聊聊吧。”夏雪落主動要和夏城聊聊。

陸美琪趁著許家的人不注意,將開啟錄音的手機塞到了夏城口袋裏,將人推了進去。“你們好好聊。”

說完,陸美琪將病房門關上,守在門口,看著許琛他們。“都等著,腎可不能白捐。”

您提供大神糖炒栗子的顧總別虐了,許小姐嫁給你哥了沉的臉。嚇得打了個哆嗦,陳宇小聲開口。“顧總……您沒休息好啊?”顧臣彥的視線,彷彿要吃人。陳宇後背有些發涼,吞嚥了下口水。許妍低著頭跟在顧臣彥身後,那腦袋彷彿要鑽進地縫裏,耳朵都是紅的。這怎麽了?“陳宇,你對哪個崗位比較感興趣?”顧臣彥現在迫不及待的想要將陳宇趕走。“……”陳宇一臉尷尬。“顧總,您不要我了?”“……”顧臣彥冷笑,他已經很克製了。“顧總,等解決了劉燁成,讓我去投資部吧。”陳宇一是不想...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