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章 夏雪落她快不行了

看就是在想事兒。什麽事兒讓她想的這麽入神?“臣彥,這件事必須嚴肅處理。”顧興業就是要讓顧臣彥趁這個機會,和許妍結束那份荒謬的婚姻關係。“您說得對,必須嚴肅處理。”顧臣彥走到許妍身前,聲音低沉。“以後不許帶花生奶糖,寫一份三千字的檢討,下班之前發給我,寫不完不許下班!”“……”許妍回神,看著顧臣彥。寫檢討?顧興業的臉都黑了,顧臣彥這是擺明瞭踹著明白裝糊塗,故意氣他。“我管不了你了,你自己好自為之!”...陳宇家。

大半夜打噴嚏的陳宇摸了摸額頭,他感冒了?

最近感冒的太多,他得小心點兒。

……

夏城家。

“祖宗,你的大別墅不住,天天晚上來我這出租屋,是不是腦袋不太好……”夏城嘀咕,嘴裏吐槽,身體卻很誠實的去給小祖宗煮宵夜。

“你確定你要吃泡麵?”夏城再三問了一句。

陸美琪已經將自己的生活日用品都搬過來了,一副要居家過日子的架勢。

這可把夏城愁壞了。

這種嬌生慣養的祖宗,他真怕伺候不好。

“我要紅燒牛肉的。”陸美琪敷著麵膜,盤腿坐在沙發上。“加一顆荷包蛋。”

“好。”夏城無奈。

“你做飯的樣子真好看。”實在太無聊,陸美琪光著腳走過去,開始使壞兒的撩撥夏城。

夏城深吸了口氣,伸手握住陸美琪不安分的手。“小心燙到。”

“是挺燙的……”陸美琪的手伸進夏城的衣服裏,一路向下……

“……”夏城耳根瞬間漲紅,這女人真的不知道矜持兩個字怎麽寫。

“昨晚求饒的人是誰?”夏城咬牙開口。

陸美琪就是典型的嘴上功夫,就知道撩撥,真到了床上就認慫。

那晚明明是第一次……卻次次撩撥他都表現的自己好像身經百戰,越男無數,真的開始的時候就露出了馬腳。

煮著泡麵的手頓了下,夏城很想問問陸美琪……

可她不說,夏城也就沒問。

“夏城,夏城,別煮麵了,先吃我吧……”陸美琪大膽的撩撥。

夏城蹙了蹙眉,警告陸美琪別惹火。

“夏城……”陸美琪一遍遍喊著夏城的名字,撩撥的太過明顯。

夏城無奈的看著她。

怎麽也沒想到……最喜歡文靜型別女人的他最後會遇到一個妖精。

專門勾他犯戒的妖精。

“先吃,一會兒坨了。”夏城將荷包蛋放在泡麵頂上,還燙了幾片青菜,看起來還挺誘人。

陸美琪眼睛亮亮的,摘了麵膜,洗了手,迫不及待的想嚐嚐。

夏城煮的,應該味道很不錯吧。

“嗯嗯嗯,就是這個味。”陸美琪火急火燎的吃了一口,衝西城豎大拇指。

夏城無奈,起身拿紮頭繩幫她把頭發紮起來。“你們這種大小姐,也吃泡麵?”

“有段時間,泡麵都吃不上……”陸美琪抬頭,半開玩笑的說著。“渴了喝窗外的雨水……”

夏城愣了一下,心口猛地發疼,但又分不清楚陸美琪哪句是真話,哪一句是玩笑話。

“以前沒覺得,活著真好。”陸美琪小聲說著,很快就將泡麵吃的幹幹淨淨,還打了個飽嗝。

“夏城,我吃飽了,好撐啊。”陸美琪拍了拍自己微微隆起的肚子。

“像不像懷孕?”陸美琪調戲夏城。“要是這個時間段懷了,孩子肯定是你的。”

夏城將削好的蘋果直接塞到陸美琪嘴裏,讓她閉嘴。

“噠噠噠。”門外傳來敲門聲。

聽著來者不善。

夏城蹙眉,示意陸美琪坐好,起身走到門口小心翼翼往外看了一眼。

門外,居然是許琛。

大概是聯係不上許妍,許琛就來找夏城的麻煩了。

“這麽晚了,有事?”夏城開了門,蹙眉看著許琛。

“雪落……雪落快不行了,進了搶救室……”許琛呼吸急促。

夏城蹙眉,眼神很複雜。

夏雪落,畢竟和他在一個屋簷下生活了二十一年。

即使明白夏雪落的秉性,可夏城還是沉默了。

“許妍答應捐腎,現在又反悔了,找不少合適的腎源,你去配型……你們,欠了雪落的。”許琛聲音沙啞,聽起來有些急。

在許琛看來,如果夏雪落一直在許家長大,根本就不會變成現在的樣子。

是夏城的母親還有許妍害她走到今天這一步。

都是他們的錯。

夏城臉色沉了又沉,許久開口。“我去配型,如果合適,你們會放過許妍?”

“先跟我走!”許琛不想和夏城多說廢話。

夏城伸手去拿外套。

“你站住。”陸美琪跑了出來,喊住夏城。“你去哪?”

“去醫院……”夏城小聲說著。

“帶我一起。”陸美琪也拿了外套,穿上鞋,跟在夏城身邊。

她知道改變不了夏城的主意,隻能親自跟著。

“你不欠夏雪落的。”路上,陸美琪沉聲說了一句。“一定要說誰欠了夏雪落的,那也是你媽。”

夏城握緊方向盤,沒說話。

那是他媽,是怎麽也改變不了的事實。

劉梅有罪,他也有罪。

他得贖罪。

如果一個腎可以贖罪,那他……無所謂。

“你的腎現在是我的。”陸美琪再次開口。“你欠了我的……總要有個先來後到吧?”

夏城愣了一下,看了陸美琪。

她好像紅了眼眶……

是錯覺吧。

海城醫院。

夏雪落已經暫時脫離了危險,回到了監護病房。

“盡快做手術吧。”醫生囑咐許正國和薑梅。

“我的女兒,我可憐的女兒。”薑梅哭到站不住。“都是那個許妍,都怪她,她欠了雪落的,她欠了我的女兒。”

“媽……”許琛跑了過來,扶著薑梅。“您別這樣,情緒別太激動……你先休息一下。”

“你要真有能耐,去把許妍給我帶過來!”薑梅歇斯底裏的衝著許琛喊。“你就知道維護她,她不是你妹妹,雪落纔是!”

許琛紅了眼眶,低頭握緊雙手。“媽……許妍有先天性心髒病,捐腎會死的!”

“你妹妹也會死的!什麽時候了,你還在管那個女人的死活,躺在床上的是你妹妹,你親妹妹,許妍隻是假的,冒牌貨!”薑梅發瘋的喊著。

許琛死死握著雙手。“我早就說過……有合適的腎源就先做手術,是你一定要賭這口氣,一定要許妍來捐腎,現在好了……許妍有顧臣彥護著,你們拿什麽威脅,拿什麽讓她捐腎!”

薑梅發起瘋來,像個潑婦。“顧臣彥,又是顧臣彥!顧興業遲早讓顧臣彥滾出顧氏!我哪知道……雪落現在就病發了。”

“我找了夏城,先讓他去配型吧。”

許琛紅著眼眶開口。“暫時隻能這麽做了。”

夏城站在走廊盡頭,看著薑梅歇斯裏地的發瘋。

“你們一窩子蛇蠍,你媽媽,你,你妹妹,全都是蛇蠍,我女兒要是有什麽三長兩短,我要你們全家陪葬。”薑梅還在哭喊。

夏城歎了口氣,低頭沉默了很久。“我去配型……”

“夏城!”陸美琪呼吸急促的看著夏城。

“總要有人還的……”夏城衝陸美琪搖了搖頭。

您提供大神糖炒栗子的顧總別虐了,許小姐嫁給你哥了洋洋得意,上下打量了許妍一眼。“許助是個聰明人。”“劉總誇獎了。”許妍趕緊鞠躬,十分殷勤的摁住電梯按鈕,目送他出電梯。“許妍,顧總說下班後出席一下今天的團建。”許妍剛走出電梯,陳宇就迎了過來。“說是要專門誇獎一下投資部劉總……”“噓!”許妍小聲提醒,拉著陳宇去了一旁。劉燁成回頭看了一眼,聽見陳宇提到自己,偷偷跟了過來,躲在一旁,偷聽陳宇和許妍說話。“我聽顧總和專案部的人說,劉燁成的能力他十分認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