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1章 小寶也是顧臣彥的兒子

音就衝著那裏跑了過去。第一次來顧家,他們就把他和媽媽關在那裏。“夏夏!”陳宇還是不放心小東西,跟了過去。倉庫被從外麵鎖上,可裏麵明顯有人。“把門開啟!”陳宇喊了一聲。保姆嚇得手一直抖,不敢開門。“聽不見?”顧臣彥的氣壓很低。“哲宇少爺……說,不許,不許動。”保姆趕緊找了個藉口。顧臣彥臉色一沉,就知道出事了。快步走了過去,顧臣彥一腳踹開了倉庫的門。陳康發瘋的衝了出來,雙眼赤紅,手裏拿著棍子,明顯就是...“顧臣彥,我們養了許妍二十一年,就算是報答養育之恩也好,她欠了雪落的也好,她該還。”電話那邊,是許琛的聲音。

“張口閉口就是許妍欠了你們的,欠了你們什麽?欠了你們的人是劉梅,你們去找劉梅要,逼著許妍不放手,不過就是覺得她好欺負。”顧臣彥不想和許琛說太多廢話。

“許妍明明答應了,現在反悔,不是要雪落的命嗎?雪落從見了她就昏迷到現在,因為車禍摘了一個腎現在另一個腎也在加速壞死,她快撐不住了,許妍真的要見死不救嗎?”許琛很急。

“你們許家要是有病就全都去治病,沒有腎源還是沒有誌願者?”顧臣彥覺得許琛已經不是沒腦子那麽簡單了,簡直就是純粹的傻……x。

顧臣彥這麽有教養的人,都要被氣的罵髒話了。

“許妍的身體狀況,你們許家人最清楚,她有先天性心髒病,捐腎你們是要她的命!”顧臣彥再次開口。

電話那邊,許琛沉默了,可能是心虛。

“許家都已經惡毒到這種程度了,她對你們做什麽都不過分。”顧臣彥聲音壓低。“這是我最後一次警告你們許家,以後想找許妍要任何東西,先來找我。”

說完,顧臣彥直接結束通話了電話,將許琛和許正國薑梅的電話全都設定了來電轉駁。

“以後,就清淨了,他們再找你,會直接打到我這裏。”顧臣彥單手將許妍撈進懷裏。

許妍愣愣的看著顧臣彥看了很久,眼眶越來越紅。“我心髒病……你知道……”

哽咽開口,許妍委屈到呼吸不順。

她以為,她有先天性心髒病,是她自己知道的秘密。

許家不會告訴任何人,因為許家要她捐腎。

“我查過……”顧臣彥聲音沙啞。

他讓秦澤幫他查過關於許妍的一切。

“抱歉,我不是不信任才調查,我隻是……想要更多的瞭解你的過去。”

許妍僵硬的手慢慢抬起,用力抱住顧臣彥。

她什麽都沒說,隻是在拚命汲取他懷裏的溫度。

有他在,真好。

她好像,真的愛上顧臣彥了……

那顆被冰封久了的心,再次悸動,卻讓許妍慌亂的不知所措。

“別怕,無論什麽事情,你都有我。”

……

“妍妍?”

“顧臣彥!你掉廁所了?”

“妍妍呢?”

客廳裏,地主家的傻兒子還在嚎叫。

顧臣彥氣的深吸了口氣,忘了這花孔雀還沒走。

“老婆……讓他走。”顧臣彥幽怨的開口,明顯有想哄許妍開心的意思。

許妍被顧臣彥逗笑,低頭忍笑,擦了擦眼淚。

顧臣彥胡亂的揉了揉許妍的腦袋。“走吧,去吃飯。”

許妍點了點頭,跟在顧臣彥身後出了洗手間。

餐廳的位置,厲景煜幽怨的看著顧臣彥,又看了看跟在他身後眼眶紅紅的許妍。“你對妍妍做什麽了?”

“她被你氣哭了,我哄哄。”顧臣彥氣人從來不打草稿。

“我?”厲景煜愣愣的指了指自己,跑過去。“妍妍,我惹你生氣了嗎?是不是我洗的青菜不幹淨?”

“噗。”許妍被逗笑,心情好像一下子好了很多。“不是的,剛才眼睫毛掉在眼睛裏了。”

“嚇死我了。”厲景煜想要坐在許妍旁邊的位置。

顧臣彥牽著許妍換到了對麵。

厲景煜哼了一聲。

現在兩個大老爺們互看對方,越看越覺得礙眼。

“你們先吃,我去開門。”門鈴響了,顧臣彥就知道是秦澤來蹭飯了。

能直接進他家院子的,隻有秦澤。

“我又來了。”門外,秦澤騷裏騷氣的靠在牆上。

顧臣彥翻了個白眼,厲景煜如果是開屏的花孔雀,那秦澤就是發情的哈士奇。

秦澤和厲景煜,絕對屬於同類。

“結果。”顧臣彥心虛的關上門,將秦澤逼到角落裏。

“你怕什麽?”秦澤像是抓到顧臣彥把柄的樣子,壞笑著眯了眯眼睛。“你車庫裏那輛庫裏南……”

顧臣彥蹙了蹙眉,明顯沒耐性了。“車庫裏的車,你隨便挑。”

“得嘞財神爺。”秦澤將結果發到了顧臣彥手機上。“小寶是許妍的兒子,也是你的兒子。”

“恭喜財神爺,喜得雙胞胎。”

秦澤嘚瑟的開口,左右看了看。“顧臣彥,你這人怎麽這麽好命呢?厲家幫你養兒子,養了五年,我看你怎麽還這份人情。”

顧臣彥倒吸一口涼氣,一時之間不太好消化這件事。

“不過,這也說明一件事,這個劉梅確實有問題,許妍明明生了雙胞胎,是如何走丟一個孩子的?這件事夏城會不知道?夏城會不會也有問題?”秦澤若有所思。“我順便幫你調查了一下,許妍並沒有在正規醫院生孩子,甚至沒有建檔也沒有做產檢,是在私人診所生的孩子,劉梅要想動手腳,很簡單。”

這事兒,就看夏城知不知情了。

平白無故將一個孩子送出去……

隻給許妍留了一個。

這個劉梅,真是惡毒至極。

“對了,許妍和劉梅,沒有血緣關係,不是母女。”秦澤將另一份親子鑒定結果也發給了顧臣彥。

顧臣彥的臉色肉眼可見的暗沉,氣壓也開始變低。

秦澤清了清嗓子,下意識後退了一步。

以秦澤對顧臣彥的瞭解,他生氣了,而且是很生氣,很生氣的那種。

“你……沒事吧?”感覺顧臣彥很不對勁,秦澤壯著膽子開口問了一句。

顧臣彥沒說話,靠在牆上,一時很難接受,小寶也是自己的兒子……

一下子多了兩個兒子,確實,很難接受。

“一下子多了兩個兒子,你是不是不好接受?其實也沒什麽,你好好和許妍說說……”秦澤小聲開口。

“等查清楚再說,我怕她接受不了……”顧臣彥低頭,揉了揉眉心。

他得先把這件事調查清楚。

如果許妍不是劉梅的女兒,也不是許家的女兒。

那她會是誰家的孩子?

劉梅又是從哪裏偷走的許妍?

“這個劉梅,是人販子嗎?”顧臣彥聲音低沉。“從現在開始,二十四小時盯著劉梅,給我把她祖宗十八代查清楚。”

顧臣彥啞著嗓子開口。

秦澤倒吸一口涼氣,劉梅是真的惹到顧臣彥了。

您提供大神糖炒栗子的顧總別虐了,許小姐嫁給你哥了敷臉頰。許妍想躲,蔣恒故意把她困在懷裏,輕輕幫她擦拭許妍嘴角的血。“鍾雲秀動我的人,我肯定會讓她付出一定的代價。”蔣恒安撫許妍。許妍眼底沒有任何波瀾,始終沉默。蔣恒捏著許妍那張沒有血色小巧精緻的臉,看了很久。“許妍……我說過了,你可以跟我提條件,你想讓我怎麽處理?”許妍沉默許久,聲音沙啞。“我不會輕易……和解的,我要求驗傷。”蔣恒深吸了口氣,纔看明白許妍是認真的。她不打算輕易放過鍾雲秀。“好……”...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