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章 小寶許妍做親子鑒定

吧。”她想一個人靜靜,醫院的環境,真的很安靜。“陪你。”蔣恒將自己的外衣裹在許妍身上,接過張斌遞來的圍巾也幫她裹上。許妍動了動唇,終究什麽都沒說。“你可是曾經海城的文科狀元,要不要試試……重新高考?”蔣恒知道,許妍很可惜,真的太可惜了。許妍紅了眼眶,指了指自己的腦袋。“忘記了……全都忘記了。”她已經,沒有以前的好記憶了。十幾次mect治療,讓她的記憶變得模糊,記憶力下降,人也變得麻木遲鈍。蔣恒深吸...“剛才大哥打來電話,說當年在醫院的那個護士找到了,護士說,可能是抱錯了,是醫院的疏忽,她怕牽連到自己,這些年一直躲著,當初確實還有一戶人家生了小女孩,就是當年在西沙靠海鮮市場發家的鍾家。”

厲母沉默了片刻,看著厲司承。“剛才那姑娘,說她是誰家的?”

“好像叫鍾什麽童。”

“鍾婉童。”助理在一旁提醒。

“會有這麽巧合?”厲母蹙了蹙眉。

“也許是大大師說的緣分到了?”助理小聲說著。

“嗬……”厲司承笑出聲。“先查清楚再說。”

他不相信巧合,隻相信證據。

現代醫學這麽發達,做親子鑒定就是。

……

幼兒園。

家長帶著孩子一起玩遊戲,看哪組家庭能在最短的時間內,算完所有的加減題。

“……”厲景煜震驚了。“現在幼兒園都這麽捲了?”

數學題顯然不是他的強項啊。

“這是幼兒園,幼兒園,學前教育,又不是奧數班,這學校不合理。”厲景煜還在吐槽。

“不行就說自己不行,這麽簡單的題,還需要過腦子?”顧臣彥哼了一聲。“去一邊涼快去吧。”

這家幼兒園本就是天才班,入園是需要考試的。

在這裏的孩子並非隻是家裏有錢纔可以,得是萬裏挑一的小天才。

厲景煜哼了一聲,他是數學廢,看見數字就頭疼。

“每個家庭派出兩個代表,爸爸帶著孩子,或者媽媽帶著孩子。”老師笑著開口。

顧臣彥看了夏夏一眼,父子倆心領神會。

“你會數學題嗎?”小寶小聲問了沈星河一眼。

沈星河憨憨的撓了撓頭。“12345-3456,好難啊。”

一旁的許妍笑著抱起沈星河。“讓夏夏和舅舅去贏禮物,送給我們星河。”

沈星河開心的點頭。

全校,可能就沈星河一個是純憑關係硬進來的。

“爸爸,我也要去。”小寶伸手要厲景煜帶他參加。

厲景煜連忙搖頭。“數學題,你饒了我吧。”

“爸爸你好笨。”小寶歎了口氣。

見小寶有些失落,許妍牽住小寶的手。“我陪你?”

“媽媽陪我!”小寶開心的跳起來。

比賽正式開始,第一輪,就刷下了一半家庭。

第二輪,隻剩下三四個家庭。

第三輪,場上就隻剩下顧臣彥夏夏、許妍和小寶了。

這是一家人爭了。

“顧總也太厲害,這是人形計算器啊。”

“那小孩兒也厲害的很。”

底下的人已經開始拍馬屁了。

厲景煜哼了一聲。“我家兒子和我女朋友也很厲害!”

顧臣彥瞪了厲景煜一眼,一時分心,沒看見題目。

“8645!”夏夏和小寶同時喊了答案。

倆小孩兒都是小天才,誰也不服誰。

顧臣彥見許妍笑的開心,也笑了。“讓這倆小家夥比吧。”

“第四輪,第五輪,倆小家夥都是同時喊出答案。”

樹蔭下,看熱鬧的厲景煜都愣了。

兩個小家夥,這麽同步嗎?

最終,夏夏和小寶都得了冠軍,都有禮品。

夏夏把禮品送給了沈星河,沈星河開心到飛起來。

小寶把禮品送給了許妍。

許妍也很開心。

“顧臣彥,你說有沒有可能,許妍真是我兒子的媽媽?”厲景煜撞了顧臣彥一下,小聲的問著。“倆孩子有點像。”

“做夢。”顧臣彥讓厲景煜醒醒。“小孩子可以亂認媽,你都這麽大了,別了,嚇到許妍。”

“……”厲景煜哼了一聲。“那這也太像了,要不要做個親子鑒定?”

顧臣彥看了眼趴在許妍懷裏和夏夏搶媽媽的小寶,居然破天荒沒有反駁。

驗一下也好。

“小寶不是你兒子?你是在哪裏撿到小寶的?”顧臣彥問了一句。

“我跟你說實話,小寶其實不是我兒子。”厲景煜小聲說著。“害,這也不是啥秘密,那年厲家來海城參加商會晚宴,我哥非要帶我來,我就來了,但那晚吧,我約了個美女……美女沒來,開門一看,有人給我放了個孩子。”

厲景煜小聲咳了一聲。

往事不堪回首。

“當時我懷疑是我哪個國內的前女友生下來的孩子?就去做了親子鑒定,結果發現孩子不是我的,但既然已經送來了,一個小生命還有嚴重的先天性心髒病,我也沒忍心送福利院去。”厲景煜小聲說著。

“嗬……”顧臣彥冷笑了一聲,蹙了蹙眉。

小寶和夏夏,確實太像了。

“給小寶和許妍做個親子鑒定吧,也沒什麽麻煩事兒。”厲景煜看著顧臣彥。

“你是想借著孩子和我老婆攀關係?”顧臣彥警告厲景煜。

“我是那種人嗎?我追求真愛講究的是兩情相悅,我從來不會前人所難。”厲景煜一臉我是正人君子。

“這件事我來查。”顧臣彥點頭。

確實對小寶和夏夏的相似度產生了懷疑。

可許妍……當年如果是雙胞胎。

顧臣彥心口一哽。

孩子還被人送走了一個。

那他這個萬惡之源就更加罪該萬死了……

……

顧臣彥家。

帶著三個孩子,不確切的說是四個孩子,因為厲景煜就是個巨嬰!玩兒了一整天,家長日活動結束後,還去了遊樂場。

“來,小朋友排排隊。”許妍在洗手間門口,開心的帶著三個小家夥排隊洗手。

顧臣彥嫌棄的看著死皮賴臉非要跟到家裏來的厲景煜。“你們厲家的人,臉皮都這麽厚?”

“你們顧家的人都這麽對待客人?”厲景煜哼了一聲。“我要吃水果。”

“不請自來是客人?”顧臣彥警告厲景煜。“水果在冰箱,自己去洗,敢讓我老婆動手,我就給你扔出去。”

厲景煜切了一聲。“你們領證了嗎?”

“需要我偷偷給你看一眼?”顧臣彥洋洋得意的挑眉。

“顧臣彥,你和傳聞中的不太一樣,有點幼稚。”厲景煜這種幼稚鬼,居然會覺得顧臣彥幼稚。

畢竟,他炫耀結婚證的時候,尾巴都怪翹上天了。

“叮咚。”家裏門鈴響了。

顧臣彥起身去開門。

來的人是秦澤。

秦澤提了兩大兜零食。“我侄子呢?”

“先去忙正事兒。”顧臣彥攔住秦澤,將兩份頭發樣本給了秦澤。“三個小時,我要結果。”

秦澤幽怨的看著顧臣彥。“飯都不讓我吃一口?”

“你家破產了?”顧臣彥蹙眉。

“行,你就是這種人,我看透你了。”秦澤嘀咕的說了一句,轉身要走。

想起了什麽,秦澤開口。“顧臣彥,你這算不算躺贏?天上掉下一個老婆兩個兒子?”

“滾蛋,拿到結果再說。”顧臣彥心虛。

那邊,洗手間。

小寶使勁兒揉頭皮。

“小寶,頭皮不舒服嗎?”許妍小聲問了一句。

“好像有人拽我頭發,好痛。”小寶氣呼呼的說著。

許妍扒拉了下小寶頭皮看了一眼,肉眼看不出什麽問題。“呼呼就不疼了。”

“媽媽,那天也有人拽我頭發。”夏夏撓了撓頭發。

許妍愣了一下,拽頭發?

不知道為什麽,莫名有些心慌。

您提供大神糖炒栗子的顧總別虐了,許小姐嫁給你哥了來,往許妍身邊站了站。“帶你嫂子過來吃個飯。”“……”付佩佩愣了一下,以為自己聽錯了。“這位是?”“我……我是顧總的助理。”許妍趕緊解釋,打斷了顧臣彥的話。他剛才說,嫂子?顧銘修蹙眉,深意的看著許妍,彷彿在提醒她,別忘了自己的身份。許妍這才反應過來,她存在的意義,就是幫顧臣彥擋女人的。可這個付佩佩也要擋嗎?“助理?”付佩佩笑起來很好看,眉宇間還有那麽幾分熟悉。“臣彥哥哥什麽時候換女助理了?”“我…...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