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章 鍾婉童是個實力演技派

。“妍妍,你去換衣服吧,你個子高挑,又瘦,我給你要了s碼,你去看看裙擺短不短,這是鞋子。”前台小雅給許妍領了水晶高跟鞋和旗袍連衣裙,高階會所即使是前台也要有統一的形象要求。“記得化個妝,化妝間在那邊,我的化妝品你隨便用。”小雅化了妝出來的,整個人都變得不一樣了。許妍愣了一下,化妝……她好像,根本不會。五年監獄生活,即使以前她也是不施粉黛的,舞台妝都是化妝師給化的。拿著衣服進了化妝室,許妍先換好了衣...“雪落!”顧哲宇有些心慌的抱起夏雪落,怒意濃鬱的衝著許妍吼。“她要有什麽三長兩短,我不會放過你。”

許妍一臉震驚,左右看了看。“我都躲的這麽快了,他,他還訛我,你倆……給我作證,我沒碰她。”

顧臣彥也被顧哲宇的不要臉驚到了。“是不是夏雪落喝口水嗆死了,都能找到許妍身上?”

厲景煜也見識到了,衝許妍豎了豎大拇指。“果然是要碰瓷,我給你作證。”

“如果不是看到許妍,她不會這麽激動。”顧哲宇生氣的說著。

許妍歎了口氣,雖然已經習慣了顧哲宇的無理取鬧,但還是很無語的開口。“這是幼兒園的家長日,我叫你們來見我的嗎?誰叫夏雪落過來的,你訛誰,就是她……”

說完,許妍指了指薑思思。

薑思思已經嚇哭了,捂著臉焦急的站在原地。“老公,我沒有,我不是……”

“你個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蠢貨!”薑思思的老公怒意濃鬱的罵著。

“我沒有。”薑思思哭著搖頭。

“許妍,雪落的身體越來越差,就是因為你答應了要捐腎,我們才一直拖著,如果雪落有什麽三長兩短,你脫不了幹係。”顧哲宇還不忘給許妍潑髒水。

“你要是真的在乎她的身體,就應該盡快給她找合適的腎源,而不是在這裏道德綁架我。還有,她都暈倒了,你還不趕緊帶她去醫院,你還在這裏拖延。”許妍真的被顧哲宇氣到了。

這都是什麽人啊?

她當初怎麽就會喜歡上顧哲宇。

果然沒腦子是會傳染的。

顧哲宇愣了一下,這才抱起夏雪落,往外跑去。

“好好的一個人,偏偏是個傻子。”厲景煜歎了口氣。“顧家人的基因,不太好。”

“……”顧臣彥瞥了厲景煜一眼。“厲家的基因好,不是心盲就是眼瞎,還多了你一個到處發情的花孔雀。”

厲景煜一臉驚訝。“哎呀,你看看,把顧總給忘了。顧總也是顧家人,這基因比剛才那個好多了,是吧妍妍。”

“……”許妍抱著孩子躲的遠遠的,不想被殃及池魚。

“厲少爺,顧總……對不起。”那邊,薑思思紅著眼眶,過來道歉。“是我誤會了,對不起。”

厲景煜直接不想搭理薑思思。

顧臣彥也沒有理會。

薑思思慌亂的跑到許妍麵前。“妍妍,看在我們是高中同學的份上,你幫幫我,幫幫我好不好,你給他們說一聲,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許妍搖了搖頭。“我不會幫你的,沒有人應該幫你,做錯事的人是你,驕傲自大的人也是你,我幫不了你。”

薑思思急哭了。“許妍,你別見死不救。”

“不是我見死不救,是你無藥可救,我又不是聖母瑪利亞。”許妍小聲嘀咕,帶著夏夏沈星河還有小寶去老師那邊集合。

薑思思害怕的看著自己的老公。

“丟人現眼的東西,帶著孩子跟我滾回去!”薑思思老公怒意濃鬱,隻能先把人弄走。

……

機場。

“媽,你回來一趟,弄這麽多行李做什麽?打算常住?”厲司承看著自家老媽,足足運了三大個行李箱。

“找不到我女兒,暫時先不回去了,什麽時候找到,什麽時候再說。”厲母笑著開口。

她有預感,她的女兒很快就能找到了。

“媽,最近氣色不錯啊。”厲司承挑眉。

“唐人街的那個大師說了,我今年就能找到女兒。”厲母年長了,開始信風水和運勢了。

大師說的話,即使是心理安慰,她也信了。

“媽,那大師算的可準了。”厲司承應和。

厲母笑了笑。“兄弟三個,就你嘴甜。”

厲司承淡笑。“是吧,他倆一個情商低,一個智商低。”

“是是是,你情商高智商好,全家就你母胎單身,人家你哥好歹有過緋聞女友,你弟前女友能排隊到法國,怎麽就你,一天天一點動靜都沒有?”厲母不想拆穿兒子。

厲司承尷尬的咳嗽了一下,別開視線。“像我這種優秀的,緣分到的都晚。”

“照顧好夫人,我接個電話。”手機響了,是厲寒琛打來的。

厲司承讓助理照顧好厲夫人,去一旁接電話。

突然,有人從遠處衝過來,搶過厲夫人的包就要跑。

“抓小偷!”

“把包還給人家。”

不知道從哪裏跑出一個身影,扯住包包,和小偷搶奪。

助理衝過去製止,將包和好心人護了下來。

奈何小偷跑了。

“國內的治安都到這種地步了?”厲司承掛了電話,跑了過來,看著母親。“您沒事吧?”

“沒事,去看看那位姑娘。”厲母指著幫忙的姑娘,讓厲司承過去看看。

厲司承快步跑了過去。“姑娘,多謝,你沒事吧?”

對方麵色泛白的笑了笑,搖頭。“沒事,就是一點小傷。”

厲司承看了一眼,才發現她的手上有血跡。“真是太感謝了,你好像受傷了,我帶你去醫院看看吧。”

“沒事,不是搶包的傷……”將手藏在身後,對方低頭想走。

“你叫什麽名字?”厲司承問了一句。

“我……我叫鍾婉童。”鍾婉童回頭衝厲司承笑了笑,紅著眼眶要走,看起來不太對勁。

厲司承蹙眉,拉住鍾婉童。“你的傷……”

看了眼她的手腕,厲司承倒吸一口涼氣。

厲母也跑了過來,看了看傷口,分明就是自己割腕留下的傷。

雖然不沈,但看得出是自己傷的。

“姑娘,年紀輕輕,怎麽這麽傷害自己?”厲母惋惜的問了一句。

“沒什麽……”鍾婉童哽咽的藏起傷口。

“你幫我我母親,你有什麽困難可以說出來,也許我可以幫你。”厲司承很客氣的說著。

“不用,謝謝了,你們幫不了我。”鍾婉童低頭,握著手腕。“我爸爸媽媽偏心妹妹,訂婚物件也選擇拋棄我,我隻是覺得自己是這個世界上可有可無的人。”

“不會的,姑娘,父母都是愛孩子的,可能隻是有些小事上的疏忽,都是親生的,怎會偏心。”厲母試著安慰鍾婉童。

“我不是親生的……是我爸爸媽媽前幾年才發現的。”

厲司承和厲母都愣了一下,互相看了一眼。

“你……不是親生的?”厲母深吸了口氣。“姑娘,你多大了?”

“二十七歲。”鍾婉童搖了搖頭。“對不起,我要先走了。”

說完,鍾婉童就跑開了。

厲母看了厲司承一眼。“去查查。”

您提供大神糖炒栗子的顧總別虐了,許小姐嫁給你哥了來。顧臣彥不說陳宇都快忘了,許妍不僅僅是總裁的助理,還是總裁契約老婆呢。看他這個腦子。……房間。許妍洗了熱水澡,昏沉沉的走出浴室,頭暈的厲害,有些站不穩。“您好,女士,給您送餐。”門外,是酒店人員的送餐鈴。許妍呼吸微弱的開啟門,就看見服務人員推著豐盛的早餐進來了。“顧……顧總……”許妍愣了一下,顧臣彥也在門外。見許妍沒站穩,顧臣彥下意識上前把人護在懷裏。是那個熟悉的氣息,是她沒錯了。“出去吧。”示...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