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許妍出獄了

放下筷子,她也立馬放下筷子,起身收拾。顧臣彥主動將碗筷放進洗碗機中,這些事情放在平時他是動都不會動一下的。“我們是合作關係,非工作時間內,你不是保姆。”顧臣彥讓許妍不用這麽有眼力勁兒。許妍蹲在洗碗機旁邊,侷促了很久。指尖有些發涼,許妍失落的看著地麵。五年的牢獄讓她已經與這個社會脫節了,她根本不會用現在這些全自動的產品。顧臣彥見許妍蹲著不動,也蹲在一旁看了一眼,小聲開口。“這個洗碗機,我也不會用,明...海城,看守所。

“出去以後別回頭,好好生活。”

許妍回頭鞠躬,站在寒風中瑟瑟發抖。

五年。

入獄那年,她才二十一歲。

“上車。”

路邊停了一輛黑色邁巴赫,說話的男人聲音冰冷。

他是許妍的哥哥,是許妍喊了二十一年,卻突然發現沒有血緣關係的哥哥。

“哥……”許妍聲音沙啞,低頭有些侷促。

“我不是你哥,少來惡心我。”許琛臉色一沉,看了眼時間。“你偷走了我妹妹二十一年的人生,害她在那個家受盡欺辱,你有什麽臉叫我哥哥。”

許妍幹裂的嘴角動了動,終究一句話都沒有說出口。

海城許家,唯一的大小姐許妍,是保姆的孩子,而真正的許家大小姐,被保姆偷偷換掉。

“對不起……”沉默了許久,許妍啞著嗓子道歉。

在監獄這五年,她學會了服軟,學會了道歉,為了生存,她甚至可以隨時隨地跪下來求饒。

曾經,她是高高在上的許家大小姐,是哥哥寵溺,爸媽疼愛的掌上明珠。

可突然有一天,許家真正的大小姐衣衫襤褸的闖入了她的生活。

一夜之間,她和她的親生母親成了罪犯,她也成了偷換千金人生,令海城人人唾棄的跳梁小醜。

沒有人在意,當初被親生母親換掉的時候,她隻是個繈褓中的嬰兒,她沒有選擇的機會。

“對不起?一句對不起,五年牢獄你就能彌補你們家對雪落的全部傷害嗎?”許琛的聲音很冷,厭惡的看著許妍。“滾上車。”

他嫌許妍髒,碰都不願意碰她一下。

那個曾經最喜歡抱著她,說我們家妍妍最好看的哥哥,如今卻恨不得她去死。

“我……身上髒。”許妍苦澀的笑了笑,後退了一步,不敢上車。

許琛蹙了蹙眉,上下打量了許妍一眼。

曾經,在他們家過了二十一年富家千金生活的許妍,嬌貴到如同一顆易碎的掌上明珠,在眾人眼中熠熠生輝燦爛奪目。

如今,倒是蒙了灰塵,蒼白單薄,讓人看著就覺得卑微到了骨子裏。

顯然,她在裏麵過得很不好。

“別讓我說第二遍,上車!”許琛用怨毒的眼神看著許妍。“雪落出事了,你是不是很高興?跟我去醫院,你欠她的,還給她!”

許妍閃躲空洞的眼神凝滯了一下,突然有些害怕。

出看守所的那一刻,她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覺,哥哥怎麽可能會來接她,許家上下都恨死她了。

可許琛來了。

他來了,自然不是為了接她。

“什麽意思……”許妍有些發抖。

“雪落出了車禍,需要腎髒移植,你欠她的。”許琛蹙了蹙眉,沉聲開口。

許妍深吸了口氣,再次後退了一步,求生的本能讓她轉身就跑。

“許妍,你還真是一如既往的惡毒。”

沒跑幾步,許妍就被人狠狠扯住了手腕,摔在了地上。

狼狽的趴在地上,許妍的額頭撞在路牙石上,鮮血湧出。

這個聲音……冰冷,又熟悉。

回頭看了一眼,許妍害怕的蜷縮了下雙腿。

顧哲宇,她曾經的未婚夫,也是親手將她送進監獄的人之一。

“這是你欠雪落的。”顧哲宇一字一句的說著,將剛剛走出牢獄的許妍,再次拖進深淵地獄。

她以為,出獄她就自由了。

法庭上,她沒有解釋,也無力解釋。

她以為,她認罪,五年的牢獄就可以贖盡她全部的罪孽了,可原來遠遠不夠。

“趕緊把她送去醫院,雪落還等著呢。”許琛有些不耐煩。

“她不同意怎麽辦?”司機問了一句。

“不同意?她的命都該是雪落的,她有什麽資格不同意?”顧哲宇冷笑,伸手捏住許妍的下巴。“你那個惡毒的親生母親還在監獄裏,聽說得了癌症,你想讓她活著,就乖乖聽話,拿你的一顆腎來換。”

您提供大神糖炒栗子的顧總別虐了,許小姐嫁給你哥了開心的趴在顧臣彥肩膀上,一點都不怪爸爸。“爸爸,我們回家嗎?”“嗯。”顧臣彥小聲說著,眼神有些閃躲。他……想偷偷帶夏夏的頭發去做一次親子鑒定。夏夏開心的點頭。“好呀!”回頭看了眼躲在門後的沈星河,夏夏沉默了很久。“爸爸……沈星河的爸媽沒有來接他呢。”顧臣彥停下腳步,回頭就看見一個怯生生的腦袋躲在門後。臉色沉了一下,顧臣彥看了眼時間。都這個點了,顧程程就算不能來接孩子,沈澈和家裏的管家是擺設嗎?給顧...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