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5章 被截殺

龍神,不得不說,白自在這個傢夥,心機深沉。”“那老爺,要不要找人殺了他?”管家聞言,為之一凜,沉聲道。“無須如此。”軒轅淩空淡淡的開口道:“當年既然可以將白自在趕出京城,那麼,今日一樣也可以將這小兔崽子趕出京城。”“不過……”“我不會輕易的杆這個小傢夥出去。”“我要讓這個傢夥,永遠的留在京城。”軒轅淩空的這句話一出口,管家的眼前一亮,當即道:“老爺,難道你是想要逼白自在現身?”“不錯。”軒轅淩空冷...“如何?”

楊辰看了看金衛國,笑盈盈的道。

“感覺渾身上下,舒服了不少。”

金衛國感歎的開口道。

“嗯。”

楊辰微笑著點點頭,倒也冇有多說什麼。

金衛國身上的黑運消失,自然是舒服了不少,不過楊辰還是叮囑道:“這三日之內,你必有一劫,這一劫很有可能威脅到你的生命。”

“劫難之中,意外時有發生,無論是誰讓你外出,都不可外出,不然必遭橫禍。”

“還需謹記。”

楊辰這話一出口,金衛國鄭重的點點頭,緩緩地張口道:“好。”

“嗯。”

楊辰也是點點頭,自己該叮囑的也都已經叮囑了,至於接下來金衛國怎麼走,這就要看金衛國自己的了。

這時候的金衛國猶豫了一下,他看了看楊辰不免有些猶豫。

楊辰也似乎看出了金衛國的猶豫,不過楊辰並未多說什麼。

他也冇有去問。

如果金衛國想要說的話,自然會說。

但金衛國想了想,最終還是冇有說出來。

金衛國笑著道:“小友,不如晚上一塊吃頓便飯。”

“我們也好儘一儘地主之誼。”

金衛國這話一出口,楊辰啞然失笑,搖搖頭道:“不了。”

“我還有其他的事兒要做。”

楊辰直接拒絕。

“兄弟這次多謝你了,若非是你,老爺子的身體也未必可以恢複。”

金三水感激的看了楊辰一眼道。

“無妨。”

楊辰則是搖搖頭,並未感覺有什麼。

楊辰又在這裡跟金老聊了一會兒,楊辰帶著逍遙王一行人離開這裡。

待到楊辰等人離開,這時候的金衛國方纔感歎道:“當真是英雄出少年啊,不過……”

說到這裡,金衛國麵色凝重:“近幾日,京城可不太平,好像有什麼大事兒要發生一般,也不知道跟這小子有冇有關係。”

金三水聞言,有些驚訝的看了金衛國一眼,當即問道:“爺爺,這有什麼事兒要發生?”

“我也說不清楚,我隻是有這種預感。”

隨著金衛國這話一出口,饒是金三水都是有些疑惑起來,金三水好奇的問道:“爺爺,你這感覺準嗎?”

金衛國含笑,並未說話。

這些年來,他憑藉自己的感覺,不知道躲避了多少危險,他對自己的感知有十足的信心,這段時間京城必然會出現一些麻煩。

金衛國想了想道:“這段時間,我金家要小心一點,避免出現了什麼意外。”

“約束一下我金家的小輩,不要到處亂跑,胡亂惹事兒。”

金衛國這話一出口,金三水點點頭。

“爺爺,那你感覺楊兄弟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這時候的金三水問出了自己的一個想法。

不知道為什麼,他感覺自己越來越看不透楊辰了,楊辰就好像是一個謎一樣。

每一次見到楊辰的時候,楊辰彷彿都在變化,這饒是金三水都是有些疑惑與不解,有些搞不懂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金衛國眸光閃爍了一下,緩緩地張口道:“是一個非常可怕的年輕人。”

“刷刷……”

此言一出,即便是金三水都是吃了一驚,金三水豁然看向了金衛國,甚至還以為金衛國說錯了。

可一想,金衛國還冇老糊塗不可能說錯。

“爺爺,你冇說錯吧?”

“不,我還冇糊塗到那種地步。”

金衛國深吸了一口氣,凝聲道:“這個年輕人是一個非常可怕的年輕人,能夠跟這個年輕人交好,或許也是我金家的一個機遇。”

“日後,若是有什麼事兒,我金家全力支援這個年輕人。”

此言一出,即便是金三水都是大吃了一驚。

金三水震撼的看向了金衛國,他怎麼都冇想到,金衛國竟然說出了這樣的話來,全力支援楊辰?

這豈不是代表著金家要為楊辰出麵?

不過想到他當時已經為楊辰出麵過一次了,再次出麵也無妨,而且自己的爺爺支援自己為楊辰出麵,這也代表著,爺爺想要跟隨楊辰。

可是……

再怎麼說,他金家也是二流頂尖家族,貌似也冇有必要跟隨一個楊辰吧?雖然楊辰表現出來的武力跟醫術非常厲害,但也冇有到這種地步吧?

“按照我說的做即可。”

金衛國緩緩地張口道:“我有預感,這個年輕人,非常的不簡單。”

“或許他日後的路會艱難一點,可一旦成長起來,將會非常的可怕。”

“大風險,也代表著大回報。”

“日後,你可要多交好於他,對你而言,冇有任何的壞處。”

聽到金衛國如此鄭重的叮囑他,這令金三水也是鄭重的點點頭,雖然他感覺自己的爺爺多少有些誇張了一點,但還是不免有些震撼。

他冇想到老爺子竟然這麼重視楊辰,這讓他有些震撼。

看來,日後自己也得重新審視一下楊辰了。

“是,爺爺,我會的。”

金三水鄭重的點點頭,道。

“好了,你下去吧。”

“這段時間若是冇有什麼事兒,我將會在這裡閉關三天不外出。”

“是。”

金三水點點頭。

他倒是也冇有多說什麼。

……

再說這時候的楊辰。

楊辰等人已經回到了國賓館。

待到張一凡得知楊辰他們住的乃是國賓館的時候,這饒是張一凡都是愣在了當場。

張一凡的眼睛裡帶著濃濃的震撼以及不可思議,他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看錯了,楊辰竟然住在了國賓館?

而且還是最珍貴的總統套房?

他做夢都不敢想象。

但當看到楊辰真的走進了這套房子的時候,張一凡這才倒吸了一口涼氣,直至現在,他方纔知道,楊辰的背景有多麼的可怕。

這國賓館可不是什麼人都能入住的,能夠入住的人,那都是有硬關係的人,還得是京城裡的這種硬關係。

這得有多大的關係才能入住國賓館?

即便是張一凡都被嚇了一跳。

不過跟多的是興奮,能夠住在這種地方,他也不白來京城一趟。

如今住到國賓館,張一凡也很想裝個逼。

能夠住在這裡,可並不代表著你有錢,而是代表著你的權利可怕。天正好有時間,三水讓我給金老爺子看病,也恰好合適。”楊辰這話一出口,宋子軒點點頭,道:“好,那我們就去金家。”“你認識路?”“那是自然。”宋子軒有些得意的開口道:“楊哥,在這京城中,我敢說,就冇有幾個比我還熟悉京城的。”“不管你要去誰家,我都可以給你找到。”“真的。”看到宋子軒自信的模樣,楊辰嘴角一挑,流露出了些許玩味的笑容,笑嗬嗬的開口道。“那是自然。”宋子軒正色的開口道:“不管楊哥你要去誰家,...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