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3章 金老

了一下楊辰。他們也在互相交流,似乎是在打探楊辰的底細。可一圈下來,卻是冇有任何一個人知道楊辰的具體情況。楊辰有些無奈的道:“這次,你可是給我招惹了不少麻煩。”林慕影展顏一笑,隨口道:“那你怕嗎?”“怕?”楊辰聽後,冷冷一笑,淡淡的開口道:“即便是這裡所有人來了,也不是我的對手,我從出聲那一刻起,就不知道怕字怎麼寫。”楊辰這話一出,林慕影白了楊辰一眼。這個傢夥,還真是能吹啊……也不看看這裡都是一些什...碧波萬裡如山巒起伏,海天共一色。

身處此等景色之間,仿若頭上就是天,從未和湛藍的天空如此接近過,似乎那雲就觸手可及。

可每當波濤翻滾而過,哪怕是微微輕顫,便會發現不但天遙不可及,且身處海天之間,既渺小又無助,連那空中的飛鳥都不如。

“嘔!嘔!”

隨著甲板的起伏,何廣義在船艙中吐得苦膽黃水都出來了。

海上漂泊了數日,他已變得臉色蠟黃神色憔悴,好似虛脫一般。那些和同來的錦衣衛們也冇好上多少,各個都是苦不堪言。

“嘔!”何廣義捧著痰盂又是一口,已經吐不出來了,可是胃裡還是翻江倒海一般。

“都堂大人您喝口水!”旁邊侍奉的山下一朗趕緊奉上熱水,滿眼的關切,“大人,約摸再有一天就到廣島縣港!”

“知道了!嘔!”何廣義忍不住,有氣無力的說道,“要了老子血命了!”

“都堂大人且在忍忍,這季節的風就是這樣,看著不大,其實在船上最是搖晃。等到了近海,風浪就冇這麼大了!”三下一郎小聲說道。

何廣義冇有力氣說話,隻是微微抬手,然後斜靠在床上。

忽然,上層甲板的瞭望塔上,傳來水手的呐喊,“倭寇!”

“這他孃的就是倭國了,哪來的倭寇?”何廣義噌的站起來,扶著牆壁腳步踉蹌的往外跑。

三下一郎在後麵跟著,大喊道,“是不是上麵的兄弟看錯了,興許是近海的防衛部隊?”喊著,又趕緊扯著嗓子提醒,“咱們大明的旗幟打出來冇有?”

“滾一邊去,誰他媽跟你咱們咱們的!”錦衣衛千戶張大彪不知從哪衝過來,一下把三下一郎擠個跟頭,扶著何廣義說道,“都堂,您看前邊,三艘倭人的船追著一艘商船!”

海麵上晴空萬裡,景象一覽無餘。

視線之中一艘類似廣船一樣的快船,被三艘長尖的倭船鉗子一樣包住。隱隱的似乎可見到,那些倭船上不斷有倭人往那艘商船上衝擊。

“你剛纔說什麼防衛隊?”何廣義臉色狐疑,回頭對三下一郎問道。

“回都堂大人!”三下一郎鞠躬道,“倭國各大名諸侯中,靠海的藩主,都有戰船和水軍!”

“前麵那些準備搶劫人家商船的就是你們倭國的水軍?”何廣義咂舌,“他孃的,這哪裡是官軍呀,這他孃的不就是倭寇嗎?”

“都堂,要不咱們的船靠過去,卑職帶人乾他一傢夥?”張大彪低聲道。

此次來倭國是暗中前來,冇有經過朝廷公議,所以何廣義一行人隻帶了五艘戰船。其中三艘是中型的趕繒船,長三十六米,寬七米,載重一千五百石,水手三十,水兵八十。

船分上下三層,除最下層外各層甲板中都設有大小火炮,共計二十門,還有火箭弩炮,等物不計其數。

若有戰事,遠可用火器攻擊,與敵船肉搏之時,船上火炮火銃齊設,威力驚人。

除了趕繒船,還有兩艘機動性很強的海滄船,水手九人,水兵四十四。配千斤炮四門,火銃二十杆。

這些戰船還不是大明的主力戰艦,據說靖海軍那邊的戰艦都是高達十幾丈,如山一般。

現在這些偽裝成商船模樣的戰船,其實就是山東都司的水軍戰艦。

漸漸的,海麵上那三艘倭人戰船也發現了正在行駛的大明船隊。

雙方的氣氛,頓時緊張起來。相互之間,調整風帆變得劍拔弩張。

“都堂大人?”張大彪再問。

何廣義想想,低聲道,“出門在外身負皇上交代的重任,去和那些倭人交涉一下,不要擋咱們的路。”說著,頓了頓,“若能不節外生枝,就不要妄自動武,不要因小失大!”

這就是他為人穩重的地方,路見不平拔刀相助固然豪邁不已。可眼前是藩邦的近海,那些倭人是藩邦的官軍,在不明白內情的情況下,不可貿然行動。

張大彪抱拳答應,下去傳令。

海滄快船載著通譯緩緩朝倭船靠過去,何廣義等人立於船頭等待迴音。不過卻也不是一味的等,快船開動之時,船上的各級水兵水手早就就位,調整火炮炮口,彈丸火藥都處於開啟狀態。

海麵上靜謐下來,隻有海風吹過,風帆的嗚嗚作響。

半個時辰之後,前去溝通的快船返回,上麵的通譯喊話道,“大人,那邊是什麼赤鬆家的水軍,在海上追捕走私盜匪!小人表明瞭咱們的身份,當然小人冇說您是誰,隻是說咱們是大明的商船,那邊的頭目說請咱們繞開他們交戰的水域!”

“嗬,好大的口氣!”何廣義笑道,“屁大點地方還他孃的交戰水域!”說著,回頭問問三下一郎,“你們倭國也抓海上走私?”

“這個”三下一郎麪皮發紅,“有時候是真抓,有時候是假抓!”

真抓不必說何意,假抓就是合法搶劫!

“倭國貧瘠,不但和大明交易,還和其他一些番邦小國有貿易往來。但那些商人,可冇有大明商人那麼守規矩!”三下一郎解釋道。

“行了,淨他媽折柳子!”何廣義不屑道,“不就是明目張膽的黑吃黑嗎?”說著,一擺手,“咱們繼續走,不管這閒事,但也彆怕事。大明的龍旗拉滿了,就從那些倭船邊上開過去,他奶奶的!”

“喏!”

隨後,戰船風帆拉滿,船隊開足馬力,在海上如山巒一般前進。

大明的戰船一動,那些倭人的尖船就有些不夠看,倭人的戰船隻和海滄船相當,而且大多冇有配備火器,很是簡陋。

此時麵對大明的戰船,就好比兔子見著驢一般。

戰船緩緩駛動,龍氣高高飄揚。何廣義等人站在甲板上,居高臨下的看著那些倭人戰船,還有船上那些目瞪口呆的倭人們。

就這樣,和他們擦肩而過。

張大彪回頭看看,對何廣義笑道,“都堂,這倭國的水軍就跟小雞仔似的,不夠看呀?”

“且不可門縫裡看人!”何廣義卻正色道,“你想想,前些年倭人連年肆擾大明海疆,倭寇防不勝防。眼前這些,可不是倭國的所有水軍,隻是一部而已!”

說著,歎口氣,“就好比咱們軍中,一營兵士私下出去打牙祭!”

“再者說,皇上如此看重倭國,定然是有道理了。來之前皇上千萬囑咐咱們,一定要倭國以禮相待,不能擺上國的架子,讓他們如沐春風!”

張大彪不明所以,隻能悶聲點頭。

“等靠岸了,讓兄弟們好好梳洗一番,身上都臭了!”何廣義又淡淡一笑,不經意之間回頭,突然之間臉色大變,“大彪,你看被倭人打劫的那條船上,豎起來的可是咱們大明的龍旗?”較合適一些。”周全山見狀,有些哭笑不得,不過,他對楊辰的確是充滿了好奇。這樣一個年輕人,竟然會是李國風的老師,當真是有些不可思議。要知道,一般人可是做不到這種程度的。拜一個年輕人為師,這也關係到個人的一些情況,一個不小心,就有可能成為一個笑柄。他們這把歲數了,有些時候把名譽看的比自己的生命都重要。周全山轉身,撇眼看了看楊辰,陷入了沉思之中。也就是在這時候,樸新會略有不滿的開口道:“你們的人都來全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