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這麼揉?

看了張天師一眼,隨口道:“我想你說錯了,該離開的是你纔對。”張天師一聽,不免有些惱羞成怒,當即看向了唐世豪,道:“唐總,如果這個年輕人看風水的話,那麼我就不看了。”唐天龍冷聲道:“那就不用你看了。”唐天龍還是向著楊辰的。楊辰救了他的命,他不是之恩不報之人。果不其然。唐天龍這話一出口,將張天師給氣得七竅生煙。張天師黑著一張臉看向了唐世豪,滿臉的怒意,道:“唐總,既然如此,那麼老道告辭了。”“且慢。”...“嗯?”

悶亨聲自一間屋子裡響起,楊辰緩緩地睜開眼睛。

“這麼軟?”

楊辰的手忍不住捏了兩下,一種軟綿綿的觸感傳入大腦。

“不對……”

楊辰猛然驚醒,心一沉,看向了懷中。

此刻,自他的懷中有一個身姿曼妙的女人正趴在他的身上,睡得香甜。

女孩容顏精緻,如畫卷中走出來的仙女一般。

而且,女孩身材暴露在自己的視野之下,體如美玉,膚如凝脂,凹、凸有致,一看就是不可多得的美女。

“怎麼會這樣?”

楊辰一臉懵逼。

怎麼就睡到了酒店裡,而且一覺醒來還多了個女人。

一種鑽心的痛,刺、激著楊辰的大腦。

部分記憶碎片,也是不斷的拚接。

這裡是江州市。

他從鬼穀下山,來到了這裡。

就於昨日,龍運反噬,他急需酒精麻、痹。

因此在一家酒吧喝了不少白酒。

喝多時候,有一個醉醺醺的女人走了過來,與自己碰杯……

再後來,倆人都喝多了,一覺醒來,便來到了此處。

楊辰臉色有些不太自然。

“這下麻煩了啊……”

在下山時候,師父交給了他四張婚書,這是老頭子給他找的婚事兒。

昔日,四大家族求老頭子改天換命,而婚書以及裡麵的家產,則是給老頭子的報酬,如今,這個報酬,卻是要他前去兌現,這也是關係到他們鬼穀生死大事兒。

他們鬼穀,利用於龍塚中的龍運,替一些人遮掩天機,改天換命,自然也遭受了反噬。

就在數日前,龍塚異變,師父與他時日無多,需要尋找九名天鳳之身的女子,完成九鳳朝龍祭祀,補全天殘地缺,方可迴歸正軌,日後也無反噬之憂。

而這婚約,便是完成九龍朝鳳的一環,所以纔會來到這江州市,前來討債。

可怎麼都冇想到,這剛回來,債還冇要到,就欠下了一筆風、流債……

楊辰吸了一口氣,小心翼翼的挪開自己的手臂,掀開被子。

看到雪白的床單上,鮮紅的梅花烙印。

楊辰身體一僵,心一沉。

這個女人……竟然還是第一次。

怎麼辦?

如果是其他的女人,倒也無妨,可是,這個女人是第一次……

楊辰看了看女人這張臉。

姿容絕美,雅顏婉態,可謂是紅顏禍水。

即便是楊辰見過這麼多女人,能夠比得上這個女人的人,都是屈指可數。

林慕影的眼皮動了動,她迷迷糊糊感覺有些不太對勁,便緩緩地睜開了眼睛。

一張帶著幾分痞氣以及帥氣的臉頰映入了他的眼簾,她與楊辰那雙深邃的眼睛對視在了一起。

氣氛也是在這一刻瞬間凝固。

沉寂了幾秒。

“啊……”

刺耳的尖叫聲打破了房間裡的平靜。

林慕影瞬間坐起,裹著床單,蜷縮在床角,驚恐的看著楊辰。

“你……你是誰?你怎麼會在這裡?”

楊辰聞言,忍不住道:“這個問題應該我問你,你怎麼會出現在我的房間。”

林慕影一怔,俏臉上出現了些許困惑,但很快想起了一些什麼,俏臉微變。

完了!

一定是她昨天喝酒,走錯了房間。

她下意識的看了一眼床單。

當看到了那梅花般的烙印時候,她徹底的僵住了。

些許驚恐,浮現在林慕影的俏臉上,眼裡也緩緩地浮現了些許水霧,她紅著眼盯著楊辰,顫聲道。

“你……你怎麼可以這樣……”

楊辰笑了笑,隨口道:“發生這樣的事情,也並非我願,昨日我也喝多了,更何況孤男寡女,共處一室,不發生點什麼實在是說不過去。這幾個保安一眼,臉上露出了些許笑容,楊辰知道,應該是他打的電話已經奏效了。楊辰隨意的開口道:“好。”“不過,他們是我的朋友。”“楊先生,你們都可以進去。”這個保安急忙道。“嗯。”楊辰點點頭,隨後看向了身邊的東方海,緩緩地開口道:“咱們也都進去吧。”“好。”東方海聽到了這句話以後,即便是東方海都是震撼連連,東方海看向楊辰眼神的時候,更是多了一抹敬重。東方海也冇想到,這個楊辰,竟然有這麼大的能量,連逍...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