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恨!

不老實起來,「要不,你就好好獎勵獎勵你夫君?」「這大白天的,你……」飄飄地看著這室的一室***,喬玉言隻覺得恨極,的一生,和兒的命,竟都了這一對狗男墊腳石,為了他們能在一起,為了富貴!竟要了們的命!再看看這屋子裡的陳設,那***上的穿戴,哪一樣不是從外祖家帶來的。直到如今才知道原來一切都是一場戲!恨極,從前怎麼會那樣蠢笨,被這兩個人矇騙!可是任憑怎麼努力,卻隻能一次次徒勞無功的從他們的裡穿過,口的...碧紗櫥裡,容貌的子抱著貓,慵懶的窩在鬆的迎枕上,有一下沒一下順著白貓的,顯得手上如一汪碧水般的翡翠鐲子越發翠綠。

果然這徐家的東西就是好,這樣好的翠,如今市麵上有錢也難買了,想想這鐲子的來歷,子勾了勾心下有些得意。

窗外的雪紛紛揚揚,室攏著燒得正好的火盆,偶爾嗶啵輕響,暖如春。

打量著不遠伏案的夫婿,眉目俊朗,姿拔。

昨日宮裡傳出訊息,自家夫君年後就可以升至右僉都史了,那回頭可就是名正言順的四品恭人。

放眼看去,整個京城,這個年紀除了皇親貴胄和那些勛貴之家,還有什麼人,能被封為恭人的?

想到此節,子臉上的笑容又深了幾分,把貓趕下去,自己施施然起,聘聘裊裊地倒了杯茶送過去,「夫君,且休息一會兒吧!」

說話間,丫鬟進來稟報,「爺,,後院那位……沒了!」

溫良剛放下筆,正要跟妻溫存一下,聞言臉有些不虞。

喬玉寧一見,立刻不悅道:「沒了就沒了,不是早就準備妥當了嗎?悄悄地卷個鋪蓋扔出去就是了,好好的這會兒來敗什麼興。對了,就跟那閨丟一吧!母倆還能做個伴。」

「是!」丫鬟自知失宜,連忙退了出去。

喬玉寧轉臉看到自己夫婿的神,便撅起了道:「怎麼聽說沒了,你倒看著不高興似的,難不你心裡還是把當你的妻呢?」

說著背過去,哽咽道:「也是,我不過就是個續弦,連續弦都還不如呢!按理還在世,我過門,就是個妾,如何比得上你的原配呢?!」

說著竟捂著臉哭了起來。

「誒!」溫良連忙起,將子擁懷裡,寵溺地哄道,「你在胡說什麼呢?娶不也是為了能名正言順地讓你進門麼?你就是我唯一的夫人,的牌位都放了多久了!早就是個死人!」

「噗……」聽了這話喬玉寧忍不住笑了出來,斜睨了他一眼道,「你也太刻薄了,到底是才咽氣的人!說不定,魂兒還在呢!」

這話說著的時候,屋子裡像是忽然飄過一寒氣,讓溫良有些不自在起來:「說做什麼?你倒是要好好說說,年後你夫君陞兒,你該拿什麼獎勵我?」

「你升了,隻怕是眼裡再沒我了。」

「又在胡說,都說了我心裡隻有你!」說著話,便手摟過的腰肢,開始有些不老實起來,「要不,你就好好獎勵獎勵你夫君?」

「這大白天的,你……」

飄飄地看著這室的一室***,喬玉言隻覺得恨極,的一生,和兒的命,竟都了這一對狗男墊腳石,為了他們能在一起,為了富貴!竟要了們的命!

再看看這屋子裡的陳設,那***上的穿戴,哪一樣不是從外祖家帶來的。

直到如今才知道原來一切都是一場戲!

恨極,從前怎麼會那樣蠢笨,被這兩個人矇騙!

可是任憑怎麼努力,卻隻能一次次徒勞無功的從他們的裡穿過,口的恨意卻化作實質,如烈火燒灼著的每一次理,越來越強烈,彷彿要將挫骨揚灰一般。

看著他們依舊那般不知廉恥的恩纏綿,銷蝕骨的恨意和口灼烈的痛再也忍不住慘出聲。

隻是這聲音沒有人能聽得見,隻有北風卷著白雪,不知疲倦的揮灑,不知人間疾苦般的肆意。

喬玉言飄在空中,極力忍著此時到的不知名的酷刑,一雙眼睛死死地盯著床上的兩個人。

當初是他先百般追求,冬日紅箋夏日荷,初春紙鳶深秋笛,於是就一頭栽進去了,帶著厚的嫁妝,隻當從此有了自己的家,有了保護自己的人。

誰想還沒一年,剛生了兒,他就變了個人,見天兒找藉口發作,甚至起手來。

婆母妯裡小姑子個個不好相與,冬跪寒冰夏頂烈日,最後一句與老太太犯沖,趕去了後院雜房住著,孩子也再沒見著,天不應,地不靈,一食一飲全靠掙命。

為著孩子,不敢死,不敢鬧,隻求能見上一麵。

誰知有一天,從丫鬟口中得知,這溫家竟然早就上報了自己已經病故,重新迎娶新進門。

當自己那庶妹穿金戴銀梳著婦人髮髻,扶著溫家管事娘子的手走過來,才知道了原委。

原來一開始這就是一場謀,他們所圖不過是自己從外祖家帶過來的巨額嫁妝,以及喬玉寧嫁進來的一個名正言順的機會。

先將這個嫡嫁進來,等熬死了,再續弦娶庶妹,說是為了孩子,親姨母會心疼照顧,還能博得一個對原配深厚誼的好名聲,真是好算盤!真是人心恨難平!

可是這個狗男人,連自己的骨都不在乎,竟給那***磋磨死了!

纔不過一歲多的孩子啊!那日拚了命跑出去,也隻看到小小的躺在薄板上的子,甚至都沒能上前去一的小手,就被堵了拖了回去。

原本就是一副行將就木的,聽到孩子的死訊,便是再多的恨意,也終於支撐不住了,卻沒想到,死後竟然真的有魂識。

若是有來生,我要讓你們過得豬狗不如!

喬玉言目眥盡裂地看著那兩人,意識卻隨著灼痛的消退而漸漸模糊。

約有下人撞進來,嚇得那一對狗男破口大罵,可來人卻顧不得,急得打哆嗦,「六老爺回來了,直接去了後院那……那先的住,老太太大太太都跟著趕過去了。」

「六老爺?什麼?六叔回來了?!他去後院幹什麼?」

後頭的形,喬玉言就看不清也聽不清了,那劇烈的疼痛沒有了,人也飄飄忽忽,沒有了知覺。姨母會心疼照顧,還能博得一個對原配深厚誼的好名聲,真是好算盤!真是人心恨難平!可是這個狗男人,連自己的骨都不在乎,竟給那***磋磨死了!纔不過一歲多的孩子啊!那日拚了命跑出去,也隻看到小小的躺在薄板上的子,甚至都沒能上前去一的小手,就被堵了拖了回去。原本就是一副行將就木的,聽到孩子的死訊,便是再多的恨意,也終於支撐不住了,卻沒想到,死後竟然真的有魂識。若是有來生,我要讓你們過得豬狗不如!喬玉言目眥...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