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9章 終章之盛世婚禮(3)

һֱ��Ӌ�������g�������@һȥһޒ����Ȼʮ��r�g���0�2�0�2�0�2�0�2�����۾������ˣ�Ϲ�˰������S���֮��Ŀ����K������̎����ɫ�I�ߣ�������ˣ��0�2�0�2�0�2�0�2���������㡭��������Ҳ��֣����Ǻܿ���X���K���Ϣ��׃�����̶�ʮ�����l�������@��׃�����0�2�0�2�0�2�0�2����ͻ���ˣ����S�...第2649章終章之盛世婚禮(3)

雄渾的龍吟響徹帝宮,震耳欲聾,極盡霸烈之勢。

籠罩帝宮的空間屏障如潮水般消散,取而代之的是數以萬計的龍族強者。

以洪荒天龍為首,左側天龍族,右側巨龍族,後方則是形態各異的真龍族。

龍首高昂,咆哮天地,龍軀強盛,堅不可摧,龍爪鋒利,欲禁錮天地。

恐怖的龍氣隨著屏障的消散如狂潮似海嘯,淹沒帝宮,浩蕩帝城。

如此威嚴而強大的陣勢,讓帝宮裏的星主們都倒吸涼氣,感受到了鋪天蓋地的壓迫。

洪荒天龍馱著鎮國天碑,橫亙帝宮中央。在他的那根鑽天大角上,赫然站著帝國的帝皇——薑毅。

雖然隻是在那站著,但彌漫的不朽之勢,卻如空氣般彌漫在天地的任何角落。

強如星係之主們,都在此刻微微頷首,向帝國之主展示著敬畏。

“吼……”

洪荒天龍發出洪烈的咆哮,聲潮隆隆,如翻滾的海潮席捲內城,衝擊那些漩渦。

三十多處漩渦劇烈翻騰,噴湧而出一股股烈焰,翻湧天穹,燒透了暗夜。但不是混亂的衝擊,而是交織成一條條的烈焰大道,橫渡蒼穹,架接帝宮正門。

“啾……”

伴隨著清冽的啼嘯,第一個漩渦裏衝出一隻華貴絢爛的七彩鳳凰。

鳳凰展翅,沿著烈焰大道直奔帝宮。

在七彩鳳凰的背上,站著披金玟紅袍的天後。

今天的天後鳳冠霞帔,極盡的美豔秀美,高貴的氣質、由內而外的威勢,連身下華貴的七彩鳳凰都黯然失色。

再然後,七股漩渦同時翻湧,衝出了七隻赤炎鳳凰。

赤炎沸騰,火燒天穹。

在滾滾火焰深處,赫然便是夜安然、喬馨、東煌如影、向晚晴、夕顏、天儀、嫦菱七位帝國妃子。

她們同樣鳳冠霞帔,極盡的美豔絕麗,有國色天香,有靈動俏麗,有高貴冷傲,有嫵媚動人,有閉月羞花,有風華絕代,有聖潔如蓮。

她們紅唇輕抿,美眸微垂,帶著紅色麵紗,遮住驚世容顏。

跟天後不同的是,她們穿的婚袍為紫紋紅袍。

“這是……結婚了?”

“帝皇要迎娶帝後和帝妃?是啊,好像一直沒舉行婚禮啊。”

“今天竟然是婚禮!!”

“星係之主全部齊聚,竟然是來參加婚禮的?”

短暫的沉寂後,內城區徹底沸騰。

所有民眾激動大喊,放聲的歡呼。

很多老人都雙膝跪地,送上真誠的祝福。

但是,漩渦還在翻湧,其餘二十五處漩渦裏同時衝出了華麗的青炎鳳凰。

分別載著都向晚彤、蘭諾,以及前世的那些歸來的妃子。

她們燕瘦環肥,風姿綽約,各有各的氣質,卻都傾國傾城。

隻是坐騎不同,穿的也是青紋紅袍。

“還有啊?”

“這些都是哪的人?”

“怎麽沒有半點訊息。”

“管他哪裏的,今天這場婚禮太盛大了。”

“這纔像個樣子嘛,星河帝國的後宮,就該這樣。”

帝城的氣氛更轟動了,大量民眾爭先恐後的眺望,想要一睹帝妃們的驚世容顏。

這時候,蘇天朔等家族長輩們,都乘著孔雀衝出漩渦,他們沿著烈焰大道的指引,緊跟著前麵的妃子。

一個個滿臉笑容,一個個心潮澎湃。

大婚了。

這一天終於來了。

雖然身份早就定了,但始終沒有正式的昭告帝國。

帝宮前麵。

天後身披金玟紅袍,乘坐七彩鳳凰,站在最前麵。

夜安然、喬馨、東煌如影,身穿紫紋紅袍,乘坐赤炎鳳凰站在第二排。

夕顏、向晚晴、天儀、嫦菱,也是身穿紫紋紅袍,乘坐赤炎鳳凰,站在第三排。

再然後是向晚彤、蘭諾等二十五人,身著青紋紅袍,乘坐青炎鳳凰,站在了後麵的幾排裏。

帝宮內外都在激動的關注。

從鳳凰的火焰,再到她們的穿著,可以基本確定這些女子的地位了。

帝後為尊,後宮之主。

七大帝妃次之,地位無限尊貴。

二十五妃為帝嬪,雖然稍差一些,但是在這偌大的帝國裏,能進帝宮已經是難得的殊榮了。

丹皇以證婚人的身份,親自開啟帝宮之門。

“帝國婚典,正式開始。”

隨著宏大的聲音。

鳳凰啼嘯,沿著花廊依次進入帝宮。

萬龍咆哮,聲勢浩大,薑毅騎著洪荒天龍,親自迎接眾女入宮。

聽到那洪烈的龍吟,看著萬道龍影,天後等女都緩緩抬頭,紅唇微抿,露出甜美的笑容。

他,終於來娶我了!!

周青壽等人擠到前麵,不知道從哪弄來的花瓣,朝著紅毯瘋狂地揮灑,激動的起鬨。

至此,各星係之主之前的緊張蕩然無存,在氣氛的感染下,也都放下平常的身段,露出笑容,加入這場盛世婚典的熱鬧之中。

轟轟烈烈的婚禮從入夜直到午夜。

帝宮熱鬧不減。

尤其是周青壽那些,直接不把薑毅當帝皇了,變著法的折騰。

甚至大肆呼籲其他人一起來。

這樣的機會可不能錯過。

以後,恐怕不會再有第二迴了。

“以後什麽打算?”

薑蒼跟喬無悔聚在一起,誰都沒動用神力,就那樣正常的喝著酒。

“聽父親的意思,新紀元開啟後,各星河帝國之間暫時不全麵開放,但也允許有簡單的探索和交流。

我準備離開帝國,到其他帝國轉一轉。

你呢??”

喬無悔抬頭看看遠處胡鬧的周青壽等人,臉上帶著淡淡笑意。

雖然父親被折騰的很狼狽,但臉上的笑容裏卻透著他們從沒見過的輕鬆。

征戰一生,最後還能保留幾個真正的朋友,太難得了。

留在帝國,到各星係看一看。”薑蒼抿了口烈酒,辛辣的感覺順喉而下。“

喬無悔看了他一眼,有些意外。他還以為薑蒼肯定是要第一個衝出去的呢。

“前期還是你去吧,我怕出去鬧事兒,給父親惹了麻煩。我還是在帝國內轉一轉吧。”

薑蒼其實是想出去的,但母親前段時間找他談過了。

希望把對外探索的任務,轉給喬無悔。

畢竟新紀元開啟後,外麵的環境很複雜,首次出巡,也代表著星河帝國的形象,他確實不合適。

而且,帝國的所有星係全麵開放之後,不僅會有機緣,也會有亂子。

他留下來可以替父親穩住局麵,減少動亂,順便……煉兵。

他雖然有了自己的血精靈戰隊和暗夜精靈戰隊,但還可以組建一個流亡者組織。

把各星係裏的邪惡強者、流亡強者,秘密集結起來。

在他們為禍帝國之前,變成帝國有用的匕首。

喬無悔觀察著薑蒼,猜測著他的目的。

薑蒼瞥了他一眼,舉杯跟他碰了碰:“祝你好運。”

“時間很長,你以後有的是機會。”

喬無悔猜測應該是誰壓住了薑蒼,但薑蒼的桀驁性格,前期確實不適合出巡。等到幾萬年後,甚至是十幾萬年後,各星河帝國的來往開始全麵貫通了,薑蒼再出去也不遲。

“二位怎麽在這喝酒,走啊,到那裏熱鬧熱鬧。”

唐焱從遠處走過來,熱情的邀請著薑蒼和喬無悔。

兩人抬頭望過去,秦命、九相、黑暗等星係之主,正在朝著他們舉手示意。

“走吧,熱鬧熱鬧。”

喬無悔拍拍薑蒼的肩膀,先起身走了過去。毫無準備的走上登天橋。密謀策反某位帝君還真是個不錯的注意。但這麽重要的事情豈能輕易暴露,你當他的那些空武是擺設嗎,還是當他前世今生白活了?所以……故意暴露的,反倒是清白。看起來清白的,哼哼,恐怕纔是有問題啊。”黑摩帝君倒打一耙,把矛頭指向了其他四位帝君。氣氛頓時緊張起來。就這樣,天啟戰爭還沒正式開始,帝君內部已經開始了對峙和猜疑。北太帝君最先打破了僵持的氣氛,道:“我以先祖的名義和混亂法則的名義起...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