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8章 終章之盛世婚禮(2)

的命運開始翻天覆地的變化。先是靈紋升華,再是融合古魔,再然後加入聖地,接觸大荒深淵,現在更結交朋友,征戰永恆聖山。雖然期間險些死在離火聖地,但又是薑毅的瘋狂撲救,讓她死裏逃生。想想薑毅,他跟自己非親非故,卻帶給了自己新生,還有無限精彩的經曆。想想姐姐,一母同胞,卻冷漠無情,置她於死地。“她不配!”夕顏握拳,眼底閃過絲冷意,但是,她麵色微變,驟然驚醒。這是神秘能量的影響?已經開始了嗎!“他們都坐下了...第2648章終章之盛世婚禮(2)

二十九大星係之主齊聚偏殿,盡管都盡所能的控製著體型和能量,但還是讓大殿的空間泛起明顯的波瀾。

二十九大星係之主的真正實力,也都擺在了明麵上。

比起薑焱他們剛進聖王的境界,這些星係之主幾乎都到了聖皇境界。

隻有向幽夢是聖王境界。

即便如此,還是後來實在沒辦法了,由向晚晴和向晚彤聯袂邀請薑毅降臨,給她適當改了改血脈,否則她就是所有星係裏唯一的聖尊。

不過也沒人在意她,畢竟她情況特殊,天狐星係真正的掌控者,是向家姐妹。

但所有星係之主都是聖皇境,讓薑焱他們都暗暗鬆口氣。

各星係之主來這之前,其實也是有些忐忑的。畢竟他們都是竭盡所能的突破了,結果進聖皇這一步,就困住了他們很多年,而想要衝擊第三秘境的神尊境界,更不知道要多久。

那已經不隻是需要機緣了,更需要頓悟,非凡的頓悟。

畢竟第三秘境的關鍵在於‘領域’。

在宇宙大修煉體係之下,領域之強,可葬滅星辰,領域之妙,可追尋長生。

想要凝聚屬於自己的領域,需要極限地參悟和冥想。

而且,領域一旦形成,不可逆轉,想要在第三秘境裏麵繼續提升,衝擊神王,甚至是神皇,領域必須要足夠的奇妙、足夠的強大。

種種限製,把自詡強大、天賦絕倫,且手握薑毅賜予神兵的星係之主們,全部壓在了第三秘境之下。

如今齊聚帝宮,看到其他星係之主都沒能突破第三秘境,這些星係之主都暗暗鬆口氣。

看來不是自己不行,也不是薑毅故意針對,而是第三秘境確實太難了。

既然如此,他們以後需要沉下心來,繼續感悟,繼續尋找機緣了。

或許等到帝國全麵開放,各星係貫通之後,他們可以到帝國各處都轉一轉。

或許,能受到些許的啟發。

烏蒙問趙厲:“咱們的帝後到第三秘境了嗎?”

趙厲挑眉:“你問我?我跟你們一樣,這一千年都在自己星係裏,我都沒見過她。”

“帝主經常陪伴天後,帝後的天賦又很強的,隨便給幾個指導,應該就能突破了。”

天河現在是個英俊的男子,看到包括趙厲、修羅那些在內,都跟自己情況差不多,心情好多了。

至少說明薑毅沒針對他,沒壓製他。

全新的帝國形勢之下,他們都是封疆大吏,都是帝國子民,都是一視同仁。

“沒有突破。”吞天魔皇雄壯魁梧,周圍魔氣翻湧,一個個漩渦裏,像是沉浮著一個個的他。他正打量著修羅和無妄那幾個,雖然都是聖皇境界,但是明顯,這幾個家夥應該到聖皇巔峰了,甩開其他一大截。

“你怎麽知道?”

其他星係之主都看過去。連天後都沒突破嗎?那天賦、那資源、也卡住了?

“不僅天後沒突破,洪荒天龍、宇宙樹那些,都沒突破。不過,他們應該是聖皇巔峰了。”

“你離開過星係?”

“沒有。”

“你跟他們見過麵?”

“沒有。”

“那你怎麽知道的?”

“薑毅去我那偷情的時候,我聽的唄。”

“你他麽得放屁吧,人家小兩口親熱,能讓你偷聽?”

眾星係之主不約而同的翻起了白眼,能的你吧!還偷聽?你還沒等靠近,就把你給隔絕了。

楊辯他們也很無語,什麽叫偷情,人家那是名正言順的帝妃。

“誰偷聽了,我是光明正大的聽。”

“滾吧你。”

眾人再翻白眼,更扯了。人家親熱,你蹲旁邊聽著?

“薑毅一來,我就往他那宮殿衝,不在?我就滿星係的尋找。

一來,就這樣,一來,我就這樣……

逼他個七八迴,他就主動露麵,問我……什麽事兒?”

吞天魔皇一攤手,就這樣嘍。

眾人都愣了下,深深看了眼吞天魔皇,還得是你啊!

吞天魔皇輕咳一聲:“不過嘛,倒是有人已經第三秘境了。”

“誰??”

所有星係之主都豎起耳朵,露出認真的表情。

“薑蒼。”

精靈女皇(原女帝)開口了。

吞天魔皇道:“還有喬無悔。這倆都是幾十年前剛突破的。”

眾星係之主恍然。意料之外,似乎又是情理之中。畢竟喬無悔和薑蒼都是薑毅的直係血脈,擁有著造物主的血統,境界突破的快一些,也是應該的。

甚至換個角度想想,兩位帝子都勉強凝聚出領域,邁進第三秘境,他們還卡在聖皇,也是應該的。

倒是緊鄰著精靈星係的恆宇星係、天河星係,稍稍緊張了許多。薑蒼可是個邪性的家夥,按照他們的推測,這一千年裏很可能會建立出一個血精靈族群,甚至是黑暗精靈群體,如今薑蒼邁進第三秘境,戰鬥精靈無疑會變得非常危險。

修羅突然道:“大家難得聚在一起,不如討論一下自己的武道見解?”

“好主意!!”

九相第一個表示讚同:“這是全新的修煉體係,我們這些年雖然適應了,也有了成就,但都是根據自己的理解在修煉,某些理解也都侷限於自己星係的發展規律。

大家既然聚在一起了,不妨都談談自己的間接,說不定就能給彼此一些啟發。”

“我同意!!”

趙厲緊接著表態。二十九位星係之主啊,代表著帝國當前的頂層實力,也都有著極其珍貴的經驗,不奢望全盤托出,哪怕一個出一個有意義的建議,也是二十九個。

“我同意!”

“這個可以,我可以。”

“那就都來說說?”

“都拿出點真知灼見。”

各星係之主都露出認真的神情。他們突破到聖皇之後,越是修煉,越是感覺以後的突破需要感悟,而感悟,無外乎於頓悟。說不定別人的一個點撥,能解答自己的某些疑問。畢竟都是星係之主,見解應該都很獨到。

“那就開始?我先來說說?”

龍馗看看眾人。想要其他星係之主都說些壓箱底的,剛開始幾個,也必須要來點有用的,否則氛圍起不來。

各星係的星主們也都露出注意神情。

薑焱、周青壽那些,同樣湊了過來。

雖然他們還沒進聖皇,但這些星係之主的經驗,肯定能在以後幫上大忙。

在星係之主們激烈討論武道的時候,婚禮的準備也都到了尾聲。

蘇家、夜家等家族,都是激動又緊張。

他們其實也是昨天的時候突然接到的命令,準時時間極短。盡管都是經曆過大事的人,心理素質都很好,但想象這場婚禮的意義,以及要麵臨的全帝國的封疆大吏們,以及整個帝城的億萬子民,還是難免會緊張。

夜幕降臨,黑暗籠罩大地,帝城如往常那般燃起燭火,飄起燈籠。

所有民眾都還沉浸在激動裏,熱火朝天的討論著星係之主們都故事,討論著此次考覈之後的事情。

大小酒館茶樓,幾乎是座無虛席。

突然……

天地轟鳴,空間暴動。

一股股漩渦衝天而起,在帝城內城區三十多個區域出現。

漩渦翻湧,劇烈縮漲,絢麗的強光噴湧而出,把內城區都照耀的五彩斑斕。

帝宮深處,所有鮮花極致盛放,美妙的花香彌漫帝宮,散落帝宮深處的數以萬計天翼族振翅騰空,有的羽翼雪白,身著白袍,有的雙翼腥紅,身披紅衣,有的黑羽黑袍,莊重肅穆,在頭領的引導下,分散到既定區域。

“出什麽事了?”

正在激烈討論的修羅他們急忙衝出大殿,驚奇的四處眺望。

恢宏的帝宮已經被花海淹沒,漫天都是飄散的花瓣,到處都是盛裝的天翼族。

“大婚!!”

蘭度終於開口了,滿臉笑容。

“大婚??”

所有強者齊刷刷的迴頭望著他。

蘭度笑語:“薑毅隻通知你們說集結,可沒親口說是什麽考覈,是你們自己想的。

其實,今天把你們喊過來,是見證薑毅的婚禮,見證帝主的盛世大婚。”

眾人麵麵相覷。

大婚?

舉辦在這帝國全麵開放之前?

在這新紀元開啟之前?

“好你個薑毅。”

趙厲哭笑不得,搞這麽緊張,原來是大婚。

“有你們家的?”

薑焱他們都看向蘭度,這老頭笑嗬嗬的,肯定有喜事兒。

“好多呢,還有前世的那些。今晚,是一場真正意義的大婚。”

蘭度笑出了聲。其實早就沒抱希望了,誰知道蘭諾不知道怎麽的,竟然跟薑毅又勾搭上了,結果……今天就算進去了。

雖然……

不比夜安然那些帝妃,但能進了後宮,已經很滿足了。,破壞了已經脆弱的禁製。”薑毅仔細窺探的彩光深處的那顆龍蛋。既然是龍蛋,為何會遺落到這裏?難道新世界裏曾經有過強悍的龍族?那些龍鱗應該既是守護,又是能量源,既然如此,龍蛋為什麽幾十萬年都沒有孵化?龍骨巨鱷激動道:“對!肯定是新世界的變動破壞了已經脆弱的禁製,你們都讓開,我要破除這片禁製!”“還是我來吧,禁製雖然受到影響,但還是很強。”薑毅示意他們後退,激發靈紋,燃燒血氣,在沸騰的滔天烈焰裏,喚醒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