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83章 真沒臉了

一眼,轉身回房拿了一套自己已經不怎麼想穿的舊衣過去丟給她。來京城之後她感覺自己又長了點,這套衣服是去年的,她穿了一天,覺得有點兒短了,正打算不穿了,拿來改抹布呢。反正,自己還要穿的衣服,她是不會借給不喜歡的人穿的。“謝謝表嫂。”“你直接叫我名字好了,這麼喊我不太喜歡。”年慕彤咬了咬下唇,“好。”她在浴室裡簡單梳洗了一下,換上了薑筱的衣服,竟然正合適。這衣服上還有薑筱的那種獨特的幽香。年慕彤本來也是...他希望她能夠活在和平的國度,能夠每天好好地畫畫,做做茶做做點心,可以倚著他的肩膀聊聊以後的夢想,而不是每天都當成生命裡的最後一天。

每個人都是這麼想的吧。

他身邊的每一位戰友心裡也都有著想要守護的人。

合起來,便是他們想要守護的國。

崔將軍點了點頭,說道:“沒錯,現在的和平也是來之不易,我們要守好它。以後就要靠你們這些年輕人了,保住初心,不要被腐蝕了。”

“是。”

“沒有受傷?”

要是他受傷了,江筱這小炮仗還不得心疼死了?

孟昔年道:“受過傷,已經好了。”

真坦白。

“我聽說,你覺得你出去,一人可以頂好幾個?還說如果由你去,好好地活著回來的機率要比別人高?”

崔將軍這麼一說,孟昔年立即就看向了江筱。

他一下子就明白了,這一定是江筱曾經跟崔將軍有過什麼小沖突了。

他哪裡還能不知道江筱的性子?隻怕是一開始崔將軍說了他的什麼壞話,一下子就把他家小媳婦兒給炸毛了。

在這方麵,他家小媳婦兒還是很護短的。

就像幾年前某一次,她跟孟朝軍說的那些話。

想到了這些,孟昔年的眸光就柔和了下來。

“回將軍,我還真的是說過這樣的話,而且,是實話。”

孟昔年清晰地說道。

江筱看著他抿唇一笑。

臭屁。

你不就喜歡我的臭屁嗎?

眼看著這小兩口眉目傳情起來,又聽到了孟昔年那驕傲不客氣的回答,崔將軍哼了哼,說了一句。

“有自信是好事,但是自信是需要足夠的本事來支撐的,可不要最後變成了自負狂妄。”

“是。我一定會記住將軍的教誨。”孟昔年回著這話,目光還是黏在江筱身上。

一看到他們這模樣,孟將軍就覺得沒眼看了。

他站了起來,對孟朝軍說道:“你跟我進來。”

“是。”

孟朝軍拿著筆記本跟著站了起來。

走了兩步,他竟然也忍不住地回頭看向了江筱。

江筱沖他點了點頭,孟朝軍這才心裡一定,快步跟著崔將軍去了書房。同時他心裡也隱隱有了幾分自嘲,他什麼時候居然也需要江筱給他勇氣了?

再說了,他兒子在麵對崔將軍的時候都能夠冷靜自若,他這當老子的,也不能夠給他丟臉吧?

這麼想著,孟朝軍也鎮定了許多。

客廳,崔夫人這時才笑盈盈地看著孟昔年,溫和地問道:“小孟啊,你這是剛回來吧?”

“是的,昨天淩晨到的。”

“辛苦了,那有假期休息沒有啊?”

“有,十天的假期。”

“那這幾天可得好好地陪陪小薑。”

“我會的。”孟昔年又看向了江筱,又補了一句,“事實上我打算一天二十四小時都黏著她。”

江筱:“”

孟惡霸你臉呢?臉呢臉呢臉呢!

當著崔夫人的麵,說這樣的話,真的是不羞啊!

她的臉一熱。

崔夫人先是愣了一下,隨即就忍不住笑了起來。

哈哈,看得出來這小兩口的感情那是真的好啊。

真好,年輕,感情熱烈,羨慕啊。麵的是兩個年齡約莫三十一二的男人。看起來應該也是軍人。其中一個長得比較白凈,一個是小麥色的麵板,一對眼睛很有神。這兩個人薑筱都不認識。不過,在這裡她也隻認識一個楊誌齊,一個戴剛,別的人的確是都不認識。不像以前在M市那邊的營區,有好多人看著都是認識或是麵熟的,以前去雞冠山抗洪那一次,也讓她跟那些人都熟悉了。薑筱突然有點兒想念他們了。還有趙鑫和龔新河他們。“你就是薑筱同誌吧?是孟團家的物件?”那個眼睛...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