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六章 番外:自殺

上去比她一個躺了十多天的人還可怕!宮以沫的手被他抓得疼,好沒氣的瞪了他一眼!“臭小子,我快餓死了!”她剛說完,宮抉一愣,轉身飛快的去叫人送膳,此時他眉眼飛揚,沒有半點死氣陰冷的樣子,整個人好像被注入了無限活力!宮以沫看著他飛奔出去的小身影,無奈的笑了笑,心裏卻微暖。“真是好不容易養點肉……又瘦回去了。”因為皇帝禁止任何人探望,所以宮以沫這幾天過得十分舒心半個月後便活蹦亂跳了!此時她一邊胡吃海喝,一...王昊的話讓婉琳花容失色,她連忙說道,“昊哥,昊哥你怎麽了,你以前不是這樣的!”

才一天的時間,王昊怎麽突然變成這樣了!

她不知道的是,沒有誰會一直容忍,等待,何況還是還是那些富家人的少爺。

她的手還沒碰到王昊,就被那兩個保鏢攔住了。

其中一個還有點理智,問道,“老闆,聽說這個女人和江尚柯關係不淺,我們這樣動她不好吧?”

“哈哈哈!”王昊笑了,“關係不淺?那都是假的!江尚柯是提拔了她幾回,但是剛剛這死女人去獻身都被江尚柯丟出來了,可見也就那樣了!上,上死了算我的!”

有王昊的承諾,那兩個人便不忌諱了,直接將婉琳拖回去,按在了床上,整整兩個小時,外麵的人都聽得到婉琳的慘叫聲。

網上婉琳的粉絲都在等直播,期待婉琳第三次能打敗宮可可,掙點臉回來,但是婉琳隻怕出不來了……

導演有些遲疑,雖然是在他的劇組,但是那些公子哥橫起來的時候,他也不敢惹啊,沒看到婉琳的經紀人在外麵都不敢進去麽?

要怪就怪婉琳,什麽時候作死不好,這個時候作,活該她受點教訓。

眼看天都要黑了,導演不得不取消了直播,對外就說婉琳看到了差距,自動退出了。

但是明眼人都知道,婉琳完了,不僅失去了江尚柯的庇護,現在王家少爺也厭棄她了。

動靜結束後,別人也不敢靠近,聽說下午是王家的保鏢在整人,王昊動都沒動,而且完事就走,完全不管婉琳死活,可見是真的不要她了。

雖然大家都覺得婉琳活該,但看到她的慘狀也不免有些同情。

宮可可看過之後,歎了口氣。

“行吧,就這樣吧,我想她已經得到教訓了。”

畢竟那一陣子慘叫不似作偽。

江尚柯卻不這麽認為。

一個憑直覺就敢派殺手去殺可可的女人,雖然蠢了點,但絕對夠狠,不會就這麽垮下。

婉琳被送走之後,導演意識到這件事不管怎麽瞞,圈子內的人還是會知道的,所以他不得不將婉琳踢出劇組,另選女配。

很多婉琳的粉絲肯定不甘心,說婉琳受到了不公平待遇,要為她討回公道!

關於這件事,劇組等所有知情人,為了婉琳的臉麵,都沒有再說什麽,婉琳雖然有影響力,但是核心粉絲就那麽多,鬧個幾天也就過去了。

這也算最後一點道義吧。

宮可可無所謂,她繼續參演,安安靜靜的做自己的事。

為了給宮可可正名,劇組史無前例的時不時在官網直播,讓大家瞭解到宮可可的實力。

除了婉琳的粉,宮可可不知不覺也有了很多粉絲,而且他們發現宮可可會的很多,因為是直播,他們都能看到宮可可親自彈琴,親自對打,親自跳舞,可以說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

有人感歎道。

“我就說宮可可不可能是花瓶,她纔多大?會的樂器也太多了,而且她在劇中的眼神,分明就是一位殺伐果斷的大公主!”

“越來越期待這部劇了,好事多磨,我相信這部劇能大放異彩。”

宮可可看著新長出來的粉絲數,再一次喜滋滋的捧著電腦去了。

說真的,她在公主在上這部劇中,看到了很多娘親的身影,讓原本不太在意的她,開始認認真真的演這部劇!就好像對娘親的延續一樣……

江尚柯見她這個小愛好還是沒變,便笑著跟她一起看粉絲增長。

“這部劇拍完你想做什麽?”

宮可可眼中閃過雄心壯誌,“開公司!我腦子裏有很多經典!我想它們會變成新的時尚!”

說著,她拍了拍江尚柯的肩膀,笑嘻嘻道。

“我說過的,我要養你!”

江尚柯看著她純美的笑臉,眼眸一深,直接將她壓在了沙發上。

“好,你養我,我養我們的孩子!”

“欸?!我還沒打算生孩子啊!”

*

在城市的一角,婉琳瘋了一樣甩了電腦!

被踢出劇組,原本約好的代言也取消了,加上王昊全力打擊婉琳,原本數不完的劇本,現在寥寥無幾,還不是什麽好劇本,眼看一夕之間就從最高處落下,婉琳如何能接受?

她所擁有的,至高無上的殊榮也好,忠心不二的追求者也好,其實都是經不起考驗的,隻是人在被吹捧起來的時候往往自視太高,看不清這一切,隻有跌下來的時候,才知道自己做了什麽。

但是被逼到這個地步,婉琳怎麽可能將這一切都怪在自己身上?

她隻有越來越恨宮可可,隻有這樣才能活下去!

宮可可,要是你死了就好了!

*

終於,主要劇情都演完了,估計過幾天就要殺青,宮可可心情不錯,從劇組出來之後,就上了保姆車。

她的公司已經成立好了,她雖然不懂運營,但是眼光好啊,此時她正在車上看時裝秀,準備將她的東西,和現代時尚相結合,引發新的潮流。

但這時,車流中,突然從側邊殺出一輛車,將前麵保鏢做的車給撞翻了!

宮可可一驚,連忙拉著助理跳車,下一秒,她的車也被大車撞倒!

馬路上登時一片混亂,現在正是下班高峰,這些人也太膽大包天了!

這時,從人群中突然出現十幾個彪形大漢!宮可可見狀,連忙將助理推到一邊,自己將人引開,而宮可可的保鏢也反應了過來,但是他們隻能拖住一部分人,還有一部分人去追宮可可去了,路人連忙報警,但是報完警之後,人已經跑得不見了。

與此同時,婉琳拿著刀出現在江氏,逼著江尚柯給她一個說法。

因為她的刀時時對著自己的脖子,江氏的保安不敢亂動,婉琳還事先通知了記者,一大群人將公司門口堵住了!

麵對記者,婉琳臉色蒼白,麵頰消瘦,可見這段時間過得十分淒慘,但是她不找王昊,因為她到了現在,心心念唸的還是江尚柯!沒說完,卻盡數卡在了喉嚨裏,因為宮以沫正睜著一雙大眼,笑盈盈的看著他。“你看著我做什麽!”他突然想炸毛,他覺得是不是自己最近太和氣了,為什麽他一個人見人怕的邪醫,這個女孩卻還能對著他露出這樣的笑呢?宮以沫道,“一個朋友都沒有話,很寂寞的,而且全心全意去信任一個人的感覺非常好,你要不要試試?”她拍拍自己的小身板,用一種極其誘惑的語氣說著這樣的話,莫名的就有些搞笑。司無顏仰頭喝了一口酒,嘲諷道,“信任...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