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五章 番外:自作自受

冬天比大煜更冷,他們這裏也沒有地龍,所以他這樣渾身**著,不冷纔怪。而宮以沫卻好似根本不曾注意到他沒穿衣服一般,一邊豎著耳朵等換班的守衛來,一邊一雙眼睛賊溜溜的打量著趴在床上的男人,眼裏流露出不怪好意的光。一千匹馬啊,這並不是一個小數目,要知道古時候動不動百萬雄兵,那都是吹噓的多,實數根本沒有,而且婁燁盛產寶馬,卻管的很嚴,所以這樣一筆交易,是不可能不通過婁燁王的,也不知這一次,婁燁王又想玩什麽花...但是她沒有退路了。

“你來做什麽?”江尚柯的語氣十分厭惡。

婉琳欲語淚先流,“江總,很抱歉打擾您,我來隻是想告訴你,我已經決定和王昊在一起了。”

江尚柯聞言,背挺得筆直,冷漠的看著她。

“既然如此,你跑錯地方了。”

她的金主可不在這。

見江尚柯毫無意見,婉琳覺得心都好像被紮了一刀,潺潺流血。

她咬牙一鬆手,身上的裙子就掉了下來,露出了香豔的酮體,江尚柯瞳孔一縮,然後猛地看向別處,臉色一下就陰沉了下來。

“婉小姐,請你自重!”

婉琳連忙說道,“我沒有別的意思……這些年來,多虧了您的提攜,我才沒有被那些惡心的人玷汙,我的身體還是清白的,所以在和王昊在一起之前,我想先把身體給你……”

因為江尚柯是側著臉的,婉琳看不清他的神情,見他沉默,還欣喜的一步步朝他走過去,用一種蠱惑的語氣說道。

“江……尚柯,我沒有想破壞你和可可姐的感情,就一次,難道你不想擁有我純潔的肉體麽?沒有人會知道的,我那麽愛你,我願意為你做一切事,你就要了我吧……”

她相信沒有那個男人能抗拒這種誘惑,白送上門來的純潔女孩,而且還不需要他負責任,又那麽愛他。

男人對愛自己的女人都是寬容的,她確信江尚柯一定會上了她!隻要她能爬上江尚柯的床一次,就能爬第二次!

江尚柯終於忍無可忍,他突然起身,將被子往婉琳身上一罩,然後直接將婉琳推出門外!

婉琳驚叫了一聲,連忙去敲門,但是門已經被鎖死了,可她被子下麵不著寸縷!

見門關得死死的,半點都沒有要開啟的意思,婉琳終於慌了,難不成她要裹著被子裸奔?江尚柯他竟然如此冷血無情!她可是有和他妹妹一樣的臉啊!

江尚柯用盡了全身的力氣才沒有直接掐死婉琳,之前可可回來的時候,就是她讓人去暗殺,他還沒去找她,她竟然還敢一個勁的在他麵前晃,真是每分每秒都在挑戰江尚柯的極限。

宮可可被叫走之後,沒有見到導演,就品出不妥,結果飛快回來的時候,發現門口圍了一大群人!

劇組又不大,婉琳被推出來時喊得那一嗓子,很多人都聽到了,結果過來一看,就看到婉琳不著寸縷的站在宮可可的休息室門口。

婉琳她想躲都沒地方躲,一下就被逮了個現行!

是她失算了,原本她以為,隻要是個男人,剛剛都不會拒絕她!可是江尚柯不僅拒絕了,還如此羞辱她!怎麽辦……她現在怎麽辦?!

被人圍住,婉琳已經慌了神了。

這時有人看到了宮可可,恍然大悟的說道。

“原來宮老師出去了啊……那裏麵就隻有……”隻有江尚柯了啊……

所有人心裏都腦補出了一場大戲,瞧婉琳狼狽的樣子,分明就是自己脫光,卻被別人丟出來了啊!簡直丟人丟到家了!

婉琳死死的裹住被子,想走,但是一走動就要春光外泄,不用想,她的名聲在這個劇組裏已經徹底毀了!

宮可可雙手抱胸笑道。

“被丟出來了?所以說,你何必過來自取其辱?”

原本婉琳還驚慌不定等著經紀人來救她,但是此時看到宮可可後,所有的不安都變成了憤恨!

“是你!都是你!要不是你,江尚柯怎麽會這樣對我!”

眾人對婉琳的厚臉皮又有了一個新的認知,這該多不要臉才能說出這樣的話來!

宮可可氣笑了,“不然他該怎麽對你?你現在和王昊打得火熱,又來勾引我丈夫,就不怕你的新金主生氣麽?”

聽到宮可可的聲音,江尚柯一臉陰沉的開啟門,看到外麵那麽多人,他神情更加可怕,直接將宮可可拉到了房間,再一次將門鎖上了!

他將宮可可按在門板上,用力的親吻她!一直到她嘴唇紅腫了,才氣喘籲籲的放開。

“跟她有什麽好說的!你要看,看我啊!”

宮可可一進來就被他吻得暈乎乎的,見他不滿,連忙順毛。

“好好好,看你!”她親了他一口,甜滋滋的說道,“你今天的表現我很滿意!這是獎勵你的!”

江尚柯見她笑得沒心沒肺,歎了口氣,直接將人抱在懷裏,“解決了她吧,她想殺你,光這一條,我已經無法再繼續容忍下去了。”

宮可可點點頭,眼中閃過一道幽光,想到她差一點就要帶著恨意被婉琳派來的人殺死,就覺得憤怒,不過此時她又幸災樂禍的笑了。

“行吧,不過我覺得她要被自己作死了。”

此時門外越發熱鬧。

婉琳被堵著,根本出不去,而且王昊也來了。

看到婉琳的那一刻,王昊對她最後一絲憐惜也消失了。

上一秒,她還在他麵前推脫,下一秒,她就跑到別的男人屋子裏獻身!她是要有多賤?!

王昊氣得恨不得掐死她,他就算上了她,現在都覺得她惡心!

但是現在婉琳名義上是他的人,為了讓她不繼續在這丟臉,他直接將人抱了起來,鐵青著臉帶走,婉琳見他這個時候還來救自己,心裏對他增加了不少好感,但是下一秒,她就被王昊狠狠的丟在了床上!

“你就這麽想男人是吧?”

王昊一邊解釦子,一邊凶狠的說,“我哪裏不如江尚柯?你要不要試試?!”

“不!不要,你別過來!我是江尚柯的女人!”

婉琳被這突如其來的變故嚇傻了,她還沒明白,為什麽這個人上一秒還救她,下一秒就變了,以前他對自己都是彬彬有禮,從不逾越的!

她的話更加刺激了王昊,等同將他的男性尊嚴踩了又踩!

王昊看著她哭的妝都花了的臉,突然就沒興趣了,他叫來幾個保鏢,冷笑道。

“不想我碰你是吧?好,我不碰,我現在看到你就惡心!整宮可可的事你自己做吧!我才沒時間陪你耗!不過為了哄你我花了三個億,既然你不想伺候我,就伺候我手下吧!”毒軟在地。所以說,司無顏被抓走了?宮以沫跳下城牆,看了看地上的痕跡,她速度已經很快了,司無顏就算被抓走應該也沒有走多遠!她還可以追到!馬車上,司無顏被五花大綁,但是他恍若不覺,懶懶說道。“現在攝政王應該已經了結了東城之亂,以他之智,他手下的一萬多人一定被派去看守各個城門了,你們鬧出這等動靜,確定你手下還有可用之人,能接應你出城?母後?”被司無顏叫母後的,自然隻有董鸞儀了,沒想到這一次她也來了,還真...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