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四章 番外:勾引

�������׌�����C�Y�Y�ˡ������@��Ԓ����Ĵ���ˌm�����m���������y̫�ӽ����L��ģ��������Y�ǣ������Y�b�ĸ���ģ�߀���������գ����ق�����ҹ�x��ҹ����������ϣ���Լ��������г�һ���^λ���Ǖ��񸸻�һ�ӵ������������ʕ�ͬ���᣿�������f���ˣ����ǣ��ʵە��o�������ęC���ᣬ����Ҫ��ʲ����Ŀ������ã��@Щ���}������...要拍一個長鏡頭很難,尤其還是直播的情況下。

若不是有江尚柯派人技術支援,官網已經被擠爆了!

除了原著粉和婉琳的粉絲以外,很多喜歡江尚柯的人也跑了進來,讓伺服器一直處於擁堵狀態,吸引了很多路人圍觀。

機器抽取的第二個場景,是玉唐公主出嫁時的一幕,那時候皇帝還沒死,但皇帝要求她在新婚之夜殺了男主,而玉唐公主以前就和男主見過麵,對他情根深種,所以雖然捅了他一刀,但是沒有刺到要害。

這一段它沒有設定台詞,也就是說表演者可以自由發揮,還有一點比較困難的,就是沒有對練,要憑空捏造一個愛人。

婉琳稍微想想,就想好了要說的台詞。

她直接將眼前的人假想成江尚柯,所以即便是對著一團空氣,她也將那種愛而不得的感覺表現得淋漓盡致。

“對不起……”

她大眼中落下淚來,看上去唯美又動人。

“但是我不得不這麽做!”

她說著,手中的匕首狠狠刺下,然後看著心愛之人倒下,她眼中卻突然閃過一道戾氣!

她入戲之後已經完全將對方當成江尚柯了,所以連帶的,對江尚柯那種愛而不得,不甘憤怒也演出來了。

因為有感情的融入,眾人還是覺得她演的很好,但是那種好,和他們要的又有點不同。

等她演完之後,還有點控製不了的看向江尚柯。

而江尚柯高坐在一邊,卻連眼角都沒看過來。

她不服,不甘!她明明比宮可可年輕,比她更溫柔,更純潔,為什麽江尚柯就是看不到她呢?!

見她有些魔怔的想朝江尚柯走過去,宮可可哼了一聲,將她拉回現實。

輪到宮可可上場的時候,所有人都有點期待,剛剛婉琳表現的很好,感情很充沛,所以他們並不確定宮可可能演的好。

而宮可可此時匯入的感情,卻有些不同。

爹爹曾經說過,說娘有一段時間失去理智了,最讓他痛苦的,就是他們第一次大婚的時候,娘親原本好好的,卻被刺激到發狂,然後逃婚了,爹爹去追,最後娘親無奈之下,隻有傷了他的腿,自己跳下懸崖。

所以……要傷害一個深愛的人,自己應該更痛吧……

宮可可表演著,最後,用一種近乎理智的眼神,將匕首送入心愛之人的胸膛。

“對不起,我是你的妻子,但我更是大齊的公主!”

隨即她拔出匕首,手一直在發顫,那一刻,她看到心愛之人倒地,雙眼通紅,彷彿被刺了一刀的是她自己。

她深吸一口氣來抑製哭腔,一字一句道。

“你我到底沒有緣分,若你今日不死,這婚事,便作罷吧!”

說完,她轉身而去,那決然和悲痛盡數被鏡頭抓取,讓眾人覺得,殺伐果斷的玉唐公主,就該是這個模樣!

寂靜之後,所有人都鼓起掌來!

網上有人說。

“看了婉琳的表現,覺得很不錯,但總覺得少了點什麽,仔細一想,大概婉琳表現出來的不甘和恨,多過愛。

但是宮可可不一樣,她雖然刺傷了愛人,但是我聽到了她的心在哭泣。”

更是有知名導演更新了訊息道。

“宮可可是我見過的,最有靈氣的演員。”

當然婉琳作為影後,還是有很多人都是支援她的,而且她剛剛的表現雖然不如宮可可,但是也算可圈可點,原著粉就實事求是多了,他們紛紛表明支援宮可可,有人甚至說。

“如果真要比較的話,宮可可演出來的,是一個眼界高遠,大義凜然的公主,而婉琳演出來的女主還是太弱了,就像一個深陷兒女情長的女人,要知道公主在上可是大女主戲,事業為主,戀愛為輔。”

他的留言得到了大多觀眾的認可,很多人表示看好宮可可,覺得她這個女主角當得問心無愧,她比婉琳好,為什麽不能是女主角?就因為婉琳更有名氣?

還有一場,導演要求中途休息一下,等會再直播。

宮可可也有點累了,但因為還有一場,所以就拉著江尚柯在劇組休息,但是婉琳卻睡不著,她找到王昊,冷聲問,“你不是說會幫我麽?現在網上那些人都看好那個賤人去了!”

因為已經和王昊“交易”了,暴躁中的婉琳便沒了偽裝的心思,厭惡的看著他。

王昊對她的轉變大開眼界,並確定了自己以前有多眼瞎,三億就為了這麽一個女人。

“我說幫就一定會幫,但是你還沒給我“定金”,我怎麽知道你會不會後悔?”

王昊說著,讓保鏢關門出去了,他想做什麽,簡直不言而喻。

婉琳有些後怕的退了幾步,因為有江尚柯偶爾提拔,所以外人都以為婉琳是江尚柯的人,誰也不敢潛規則她,以至於她一路暢通的走到影後的位置,卻半點挫折都沒有經曆過。

這一切都是江尚柯給她的,若是她早點明白,並有感恩的心,想必就算宮可可回來了她也不會難過,依舊風光,但是她偏偏動了不該有的心思,走到了現在這一步。

“我……以你的本事,還怕我賴賬?現在在劇組,你卻要我做這樣的事,被發現了,我還要不要做人了!”

王昊想了想也是,這個女人他到底喜歡過,也不想這麽糟踐她,所以冷靜說道。

“放心吧!等會,我會讓宮可可短時間內再也沒辦法登台!”

有了王昊這句話,婉琳心裏舒服不少,但是……還有一件事,她必須要做。

宮可可原本和江尚柯在休息,為了不受打擾,保鏢都讓他們暫時遣走了。

突然導演叫宮可可去有點事,宮可可出去之後,過了一會,門又開了,江尚柯以為是宮可可,躺在床上沒動,隻是含笑說了一句。

“這麽快?”

但是等他轉過身來的時候,立馬坐了起來!來的不是宮可可,竟然是婉琳!

一絲殺意乍現,婉琳沒有想到,隻是換了個人,江尚柯的態度會變得如此不同。這種技巧,而且宮澈不知道。又聰明的在樓下等了一會再上去,不然的話,這一上去,可不就被抓了個現行?她自己心裏也不明白,她為什麽要怕宮澈?不對,是下意識的躲著他,大概是上一次說讓他早生貴子時,他的眼神太過哀傷了吧,??在她心裏留下揮之不去的印象。稍微平複了一下心境,宮以沫便起身往樓上走去,合作的事有很多細節都是要考據的,李懷瞞得過一時罷了。這時徐元也察覺出什麽來了,但是他隻是覺得金允看人不準,所以纔派...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