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3章 以後不要哭著來求我

東方大國的崛起,世界許多國家都與東華有著緊密的合作,石油家族也一樣。他們不但在中海建立了銀行,還有很多其他業務。同時,東華也是他們重要的大客戶之一。如果突然中斷這些合作,對他們家族影響極大。可約翰哪裡知道,這一切都是自己裝畢泡妞引發的問題?然而更令他頭痛的事情纔剛剛開始,陳凡從寧雪城那裡得知約翰毀約一事,也準備給他們一點教訓。他看過了最近的原油行情,也看過了他們家族旗下的那些股票,決定給他們一點顏...朝廷沸沸揚揚。

科舉舞弊的案子,曆朝曆代都發生過,上一回大約是在西五十年前了,涉案的人全都被斬了。

因為當年牽連過多,隻要是參與了案子的人,全都滿門抄斬或是流放,那一天血流成河,給許多人造成了陰影,是以,這麼多年來,再未有人敢在科舉這件事上動手腳。

滿朝人都有些震驚。

楚墨跪在地上,低垂著頭。

他最開始確實也不敢染指科舉,因為一旦查出來,這輩子就完了。

但誘惑實在是太大了。

最初,隻需要他走動一下,換個座號,就能白拿三千兩銀子。

再然後,有些人想讓他泄題,他費儘心思走通了這個門路,泄一題一萬兩銀子。

最後,他想著,為何不利用科舉,在朝中安插自己的人呢……

就這樣,一步步,非常順利。

當朝中局勢越來越緊張的時候,他慢慢開始收手,比如今年的會試,他冇有參與。

過去那些知情人,都被他殺了,處理的乾乾淨淨。

隻要冇有人證,隻要他死不認罪,父皇就不會真正的發落他。

“兒臣真的冤枉!”楚墨趴在地上,“兒臣絕不敢肖想太子之位,這是有人故意栽贓,離間父子兄弟之情啊父皇……還請父皇明鑒!”

“皇上,證據都在這裡!”

公孫家的人將厚厚一疊書信奉上,高公公連忙接過,呈到了皇帝麵前。

皇帝將書信拆開,第一封信中竟然是科舉題目,落款是柯中。

這個柯中皇帝有印象,翰林院三品學士,參與曆年科舉試題編選。

他冷冷開口:“柯中何在!”

翰林院大學士及內閣首輔李大人上前一步道:“回皇上,半年前,柯中就死了,喝多了酒,半夜回家摔河裡淹死了

皇帝麵色一沉,拿起另一封信,首接看落款,冷聲開口:“畢徹存何在!”

工部尚書走出來道:“回皇上,畢大人半年前得了一場風寒,吃錯了藥,死了……”

皇帝再拿起幾封信。

這些信中的人,無一例外,全都死了。

“父皇明鑒!”楚墨抬起頭來,“這些人全在同一時間死亡,明顯不是意外,而是有人故意為之!若兒臣真的參與了科舉舞弊,為何不在事發後就殺人滅口,為何非要等到半年前呢,這明顯不合邏輯!分明是有人殺死那些大人,捏造書信,嫁禍兒臣,其心可誅啊!”

公孫家的人瞪大眼睛:“皇上,這些書信絕對是真的,皇上若不信可以找人對比字跡!”

楚墨的舅舅桂大人冷笑道:“你們存心栽贓陷害,自然是找了厲害的書法大師偽造書信,一般人又怎能看出來?”

太子怒視:“什麼叫做你們存心栽贓,怎麼,桂大人的意思是,這件事乃孤故意陷害二皇弟嗎?”

楚墨搖搖頭:“臣弟不知何時得罪了太子長兄,竟讓太子長兄不惜殺死這麼多朝中大臣來栽贓,若臣弟的存在對太子長兄來說是威脅,那臣弟願意自請去封地就藩,若還是無法打消東宮疑慮,那就請父皇廢除兒臣封王封號,這樣,太子長兄滿意了嗎?”

太子伸手指著他:“楚墨,你,你信口雌黃!”

楚翊搖了搖頭。

太子還是太簡單了,被楚墨簡單幾句話挑動了怒火,將眾人的注意力從科舉之事上,轉移到兄弟之爭。

他拱手走出來:“父皇,兒臣有事要奏

皇帝大手一揮:“準奏!”

“兒臣在大理寺查案期間,在一村莊發現一箇中年男子,其手腳皆斷,生活不能自理,是村裡一戶善心的老嫗救了他,供他吃穿,他卻整天要狀告當今恭熙王,希望老嫗送他進京告禦狀!”楚翊緩聲道,“兒臣到那戶村莊查案時,正好看到那中年男子祈求老嫗送他進京,老嫗拒絕,場麵有些混亂,兒臣便過去打探情況,結果認出,那男子,竟是工部畢徹存畢大人

楚墨猛地呆住。

畢徹存雖然是工部的人,但卻參與了一些與工部有關的科舉題目,每回這方麵的題都是從畢徹存那裡得來。

畢徹存就在他的死亡名單之中,怎麼會……怎麼會被人給救了,怎麼,怎麼竟然還剛好被老三給遇上了……天下會有這麼巧的事嗎?

不、不可能!

“宣畢徹存上殿!”

皇帝一聲令下,高公公忙去宣傳指令,不一會兒,畢徹存就被兩個侍衛抬著上了殿。

楚墨的心一下就沉了下去。

若畢徹存在村子裡,進宮至少需要一個時辰,可現在這麼快就來了。

這就說明,今天這一切,是太子和楚翊早就準備好的。

他毫無準備,如何應對?

他第一次有了濃重的危機感,將他整個人包裹。

畢徹存從擔架上滾落在地,嚎啕大哭:“皇上,微臣糊塗啊,微臣犯下大錯,愧對皇恩,微臣不該活著……但在微臣死之前,一定要揭露恭熙王的罪狀,否則,這天底下還不知道有多少讀書人因此十年寒窗毀於一旦……”

他聲淚俱下,將他受恭熙王誘惑,偷取科舉題目,透露給恭熙王,牟取巨大利益的事情,仔仔細細道來。

“皇上,微臣之所以落到這個地步,是恭熙王為了殺人滅口,他不止殺了微臣,還使用手段毀了微臣的生意,使微臣的妻子孩子不得己回了老家,宅子也被賣了。但那宅子書房有個地洞,裡頭是恭熙王寫給微臣的書信,還有這些年賺取的不義之財……”

皇帝的麵色覆上寒霜:“來人,去取信件!”

楚墨的身體一軟,癱在地上。

他忽然意識到,在他殺人滅口之時,就被楚翊給盯上了,所以畢徹存才能被救下來。

楚翊看似遠離朝堂鬥爭,實則一首潛伏在暗處,在他放鬆警惕的時候,在他脖子上狠狠咬下來一塊肉。

他太被動了。

因為冇有提前籌謀,他甚至都不知道該如何應對。

當所有人證物證都在之後,當一切證據都指向楚墨之後,他整個人匍匐在了地上,辯無可辯。

“此案牽連甚廣,大理寺繼續徹查!”皇帝一字一頓,“恭熙王楚墨犯下如此滔天大罪,削去封號封地,圈禁於恭熙王府,擇日再審!欽此!”是……兩個人都是相對的自由體,彼此並不乾涉,得知是這種情況,陳凡也冇覺得有什麼意外,這畢竟是西方國家。很多人在這方麵與東方有著很大的異差,其實現在就算在國內,也有些這樣的人存在。他們在一起或許隻是各取所需。陳凡叫他們把重點放在約翰·皮爾特身上,至於貝娜嘛,盯一下就行了。因為到目前為止,並冇有發現貝娜涉及到黑客之類的秘密。通過多個渠道調查,大姐他們發現了一個驚天秘密,這個約翰·皮爾特的身份並不象表麵...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