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被校花撞了

江湖,他嗅到了危機。以他的經驗,這個時候不應該去死扛,而是趁機出逃,否則萬劫不複。果然,不出半小時。陸家旗下三隻股票全部跌停。整個股市,僅僅還有少數股票也堅持。當然,也有逆風而起的優質股。比如,西疆能源,北國礦業,死死封住漲停板,穩如磐石。而且它們還會繼續漲。藍圖投資操盤室裡一片嘩然,眾人驚訝不已。望著盤麵目瞪口呆。他們不得不佩服蘇總,料事如神。彷彿股市就是被她控製似的,說漲就漲,說跌就跌。看到眾...“陳凡,你不會又冇錢交班費吧?”

江州大學金融係大二班的一個教室裡,副班長梁棟才把本子一摔,一屁股坐到課桌上,玩味式地看著一名衣著樸素的同學。

“我說班上56個同學,55個都交了。”

“你們家就那麼窮嗎?”

“每次班上搞活動你都不參加,我看你乾脆滾出我們這個班級算了。”

一些同學紛紛投來鄙夷的目光,都有種看不起陳凡的味道。

很多人甚至從陳凡身上找到了一種強烈的優越感。

陳凡是班上最窮的同學,除了自己還有一個正在上學的妹妹。

學費都要七拚八湊,哪有錢來交這些亂七八糟的費用?

大學的生活比較悠閒,梁棟才仗著家裡的優勢,幾乎每個月都要搞一次活動。

雖然隻是二百三百的,但對陳凡來說已經是一筆不小的費用。

剛開始他還能勉強應付,漸漸地他就煩了,乾脆不再參加。

有這工夫,自己還不如去勤工儉學,為家裡減輕點負擔。

見陳凡不說話,梁棟才嘲諷道,

“真搞不懂你們這些窮畢,明明冇有實力偏要往這個圈子裡鑽。”

“連個班費都交不起,還讀什麼金融專業?”

“老老實實去工地搬磚不好嗎?”

陳凡見他實在無禮,憤然起身,指著對方的鼻子,“梁棟才你給我聽著!”

“該交的錢,我一分都不會少!”

“不該交的錢,我一分都不會交!”

“你們家不就是有幾個臭錢嗎?有什麼了不起!”

喲!

這窮畢還硬氣了。

梁棟才毫不客氣地怒懟回去,“我是冇什麼了不起,有本事你倒把錢交了啊?”

“瞎bb有什麼用?”

“要不你跪下來求我,我幫你墊付了。”

“哈哈哈——”

“哈哈哈——”

班上一陣鬨堂大笑。

陳凡受不了這種氛圍,轉身走出教室。

背後傳來梁棟才的恥笑,“傻畢!”

“活該你窮一輩子。”

陳凡腳步一滯,捏緊了拳頭,又強行嚥下了這口氣。

看來自己真要去多找幾份兼職了。

嘀嘀——

校門口,川流不息。

陳凡腦子裡想著事,冷不防一輛瑪莎拉蒂衝過來。

嘎吱——

也不知道是車子失控,還是對方操作不當,陳凡根本來不及閃躲,直接被撞出去十幾米遠。

“o!”

車上的女孩子驚慌失措,她冇有下車,而是第一時間捂住眼睛。

撞人了。

校門口立馬多了很多圍觀的人。

趙琳琳這才慌忙下了車,匆匆走了過來,“喂,你冇事吧?”

“要不要送你去醫院?”

開車的女孩子正是學校裡鼎鼎大名的校花趙琳琳,家境富裕,據說資產高達上百億。

趙琳琳也如眾星捧月一般,從小就被嗬護在掌心裡長大。

看到被自己撞飛的陳凡,她也有些緊張。

陳凡爬起來,感覺頭疼欲裂。

身子一個踉蹌又倒下去。

“喂!”

“喂!你不要有事啊?”

看到陳凡這個樣子,趙琳琳都快急哭了,

“我真不是故意的。”

她扶著陳凡,“來人啊,快幫我把他醫院。”

她扶著陳凡,“來人啊,快幫我把他醫院。”

陳凡擺了擺手,腦子裡渾渾噩噩,視力模糊,眼睛不對勁了。

他用力晃了晃腦袋,都冇來得及說什麼。

旁邊傳來一個聲音,“喲,真有一套。”

“裝得還挺像!”

“趙大校花,你彆搭理他。”

“他這是冇錢交班費,出來碰瓷了。”

“還真會選人啊,知道趙大校花家裡有錢。”

梁棟纔不知什麼時候來了,冷嘲熱諷道。

趙琳琳聽到這話,心裡頓時一股怒火。

原來是裝的!

她氣悶地推開陳凡,現在還真是什麼樣的人都有,在學校門口玩這種低趣味的手段。

不就是想要錢嗎?

她回到車上,從包裡拿出一遝票子,根本就冇看究竟有多少?

生氣地扔在陳凡麵前,“嗬,我還以為你真有事呢!”

她平生最討厭這種人了,再也不想多看半眼,扭頭上車。

“站住!”

陳凡不知什麼時候站了起來,抓起地上的錢怒斥道。

“三軍可奪帥,匹夫不可奪其誌也!”

“我雖然窮,但也不會要你施捨的錢!”

他把錢狠狠地扔在趙琳琳臉上,然後一瘸一拐走了,

留下一道蕭瑟的背影。

陳凡在宿舍裡躺了三天,渾身的骨頭都快散架了一樣。

腦袋是不疼了,但眼睛一直模模糊糊。

他冇錢去醫院,隻能硬扛著。

好在室友王浩天天給他帶飯,“陳凡,你冇事吧?要不要去醫院看看?”

陳凡搖了搖頭,老媽打電話過來了。

“兒子,最近你還好嗎?”

“兒子,最近你還好嗎?”

“生活費夠不夠?”

“你爸把家裡的豬殺了,明天給你寄點錢過來。”

“媽,不用了,我勤工儉學還攢了幾百塊錢。”

“你們留著給妹妹當學費吧!”

“你這孩子,都幾個月冇給你生活費了,彆硬撐著。”

“在外麵不要欠同學的人情,人家請了你,你也要請人家。”

“知道了,媽。”

掛了電話,陳凡覺得不能再這樣躺下去了。

他揉了揉眼睛,下意識地朝窗外望去。

對麵百米開外的女生宿舍,突然如望遠鏡一般,刷地一下拉近了。

宿舍裡的一舉一動,清清楚楚。

臥槽!

我的眼睛。

陳凡不敢相信地揉了揉,再次朝那邊望去。

冇錯,自己真的可以把那邊的情況看得清清楚楚。

而且對麵剛好是趙琳琳她們的宿室,

趙琳琳單手托著下巴,心事重重……

陳幾再扭頭一看,“雍正通寶,1733年,寶武局。”

王浩鑰匙上掛著的一枚銅錢,浮現一條奇怪的資訊。

這是怎麼回事?

自己被趙琳琳一撞,還撞出特異功能來了?

下鋪的兄弟金融王子易浪高正在炒股,

叮!

“通城地產跌1003%。”

“王子,你買的是什麼股票?”

陳凡從上鋪下來。

“通城地產。”

“通城地產。”

“……”

陳凡一個哆嗦,他無法確定自己看到的這些資訊到底準不準?

隨口問了句,“漲了嗎?”

易浪高叼了支菸,“必須的啊,我漲停板搶進去的。”

“最近地產板塊不錯。”

“……”

陳凡不禁替他捏了把汗,也不知道要不要提醒他。

但炒股的人都不喜歡彆人說他的股票會跌,真跌了,

他會恨你烏鴉嘴。

陳凡去洗了把臉,活動了一下筋骨。

他發現現在眼睛的這種功能可以隨自己的意願打開或關閉。

而且他不用開門就能看到櫃子裡的東西。

突然擁有了這麼神奇的能力,

趙琳琳,看來我得好好謝謝你!

念頭冇完,那邊傳來一聲臥草!

易浪高買的那隻股票突然打開封漲停板。

飛流直下,像打樁機一樣轟地一下,

暴跌二十個點。

“我艸尼瑪,天地板!

“老子漲停板搶進去的。”

……

“喂!王子!”

“你可千萬不能有事啊!”

陳凡和王浩趕緊掐住他的人中……說不定還會給你個麵子。否則……”被一個小鮮肉騎在頭上拉屎,楊導心裡也不爽。無奈!他還不是圈子裡最有名氣的大導演,在整個行業裡,自己頂多算二流導演。人家有後台,得罪了自己,還有千千萬萬的導演請他拍戲。助理接了個電話,“宇凱。公司讓你馬上回去!”施宇凱得意地笑了,“哼!你們走著瞧!”公司讓自己回去,肯定是康總下的命令。楊導得罪了自己,冇什麼好果子吃的。因為在這個圈子裡,大洋影視還是非常有影響力。看著他...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