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1章 周恒慌了

知道,今日一番話,或許會讓周錚徹底對蕭氏絕望。“當年我孃親臨走時,最大的遺憾就是冇有給您磕頭。”“我周錚也不知道日後還有冇有再見您的機會。”“今日,就以月為證,我周錚,給您磕頭了!”周錚異常冷靜,雙膝彎曲,直接衝著蕭穆狠狠地扣了三個響頭。咚咚咚!每一個響頭,都像是刺刀狠狠地紮進蕭穆的心臟。有些滄桑的身軀,忍不住微微顫抖了起來。不過蕭穆仍舊端坐在石凳上,認真接受了周錚的叩拜。“從此之後,我周錚,乃蕭...周恒聽到蕭虎的話,心頭驟然一沉。

他麵色死一般的蒼白,整個人雙腿都有些發軟。

十數年的經營,冇想到終究還是毀於一旦。

即便再不願意相信,可見到名單的那一瞬間,他就知道,自己的所有一切,都完了。

眼中最後的光芒,在這一刻,他消失的無影無蹤。

這一瞬間,他終於知道,自己失敗了,而且是失敗的徹徹底底。

“所以,你覺得你還有什麼價值?”

蕭虎冷笑一聲,前些年周恒做的太隱蔽,甚至瞞過了蕭家的眼睛。

但這並不意味著他就不會留下蛛絲馬跡。

周錚早就給蕭家交代了,這一次引蛇出洞的目的,不僅僅是為了要將大夏國的精銳一網打儘,也是為了將黑市殺手悉數抹除。

就算崛起三尺,蕭家也不會給他們留下任何的機會。

“隻要給我一條活路,我可以讓白溪嫁給你。”

周恒還是不甘心,他深吸一口氣,目光在一旁的白溪身上停留了很久,最後彷彿做了一個巨大的決定一般落在了周平的身上。

“周平,你不是喜歡白溪麼?”

“隻要你向陛下求情,給我一條活路,白溪就嫁給你。”

緊咬牙,這是周恒最後的希望,也是周恒最大的底牌。

他比誰都清楚周平對白溪是多麼的喜歡,甚至冒著自己被感染肺癆的風險,也要站在白溪的身旁。

這一份愛,是那麼的純粹。

這一問,讓周平始料未及。

他眉頭緊皺,旋即緩緩低頭,神色有些複雜。

對於白溪,他確實動了真感情,即便明知道白溪心中有其他男人,即便明知道白溪對他從來都是利用,但周平也無法否認,自己對白溪很是喜歡。

“周平......”

“救救我哥哥可以麼?”

“從此以後,當牛做馬,我對你感激不儘......”

白溪蒼白的麵容之上,早已淚流滿麵,那種梨花帶淚,讓她的柔弱被進一步放大。

那種孤憐的淒涼,宛若在風中搖曳的白蓮花,讓心忍不住新生疼惜。

有些沙啞的脆弱聲音,傳到周平的耳朵中的那一刻,周平再也忍不住心中的那情感。

他抬頭的瞬間,剛好與白溪四目相對。

那一雙眼眸,是如此的純粹。

那一張幾乎完美到極致的五官。

以及,那顫抖的聲音帶來的疼惜,無一不是讓周平為之動容。

緊咬牙,周平雖說未曾說話,可拳頭緊握,終究還是將目光落在了周錚的身上。

他很清楚,隻要自己開口,周錚必然會答應他的要求。

他也清楚,周恒的性命,就在他的一念之間。

至於,能不能殺了周恒娶白溪,周平很清楚這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冤冤相報何時了,真要殺了周恒,他就是白溪的仇人。

周恒是白溪唯一的親人了,他可不希望自己的枕邊人天天念著殺害自己。

“老大......”

耳邊不斷傳來白溪的祈求,周平最終還是心軟了。

他苦澀一笑,隨後轉頭望向周錚,緩緩開口。

如此動作,讓蕭虎眉頭緊皺,麵色陡然一變。

畢竟周恒就算是死十次也不為過。

但蕭虎更清楚周錚的性子,也明白周錚和周平之間的感情。

他輕歎一口氣,知道這件事情,真正的核心與關鍵之處,在於周平身上。

如何選擇,主動權,隻在周平手中。

周恒見到這一幕的時候,那原本絕望的雙瞳之內,重新閃爍出來一絲光亮。

他呼吸急促,眼中有光,身上重新散發出來了希望。

隻要能活下來,未來一切就都還有可能!

......變化。身為帝王,自然懂得權衡之勢,這些大臣和皇子之間明爭暗鬥越厲害,就越能保證帝王的絕對權威。“諸位大臣,似乎對太子殿下頗為認可啊。”就在朝堂再度安靜下來的時候,一直冇有說話的三皇子周喬的冷笑之音,卻打破了這裡的氣氛。眾人目光紛紛落在周喬身上的時候,麵色也有些古怪。自從淑妃死後,三皇子在朝堂中的影響力越來越低,是個明眼人都看得出來,天景帝也在逐漸冷落周喬。冇有人知道為何,不過也冇有人在意這些。就連...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