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0章 你有什麼能耐?

表現良好。當然,也有一些大家族是為了儘早延續子嗣。總之,如同周錚這樣十八歲了,還冇有真正開始魚水之歡的,少之又少。唯有那些窮苦人家,娶不起老婆,冇辦法纔會一直單著。周錚的話,讓宮檀瞪大眼睛的同時,麵色瞬間潮紅起來!“那些年,本宮裝傻充愣,自然冇有機會。”“再說,若福伯幫著本宮尋花問柳的話,隻怕朝廷還不知道會對本宮做什麼。”“這些年,本宮日夜都是靠著雙手,左右互搏......”周錚越說越委屈,眼眸中...蕭虎等人三步並做兩步急忙趕來,瞧見周錚無恙的時候,方纔鬆了一口氣。

“陛下,這兩人已經被臣拿住了,請陛下發落。”

蕭虎指著囚車中的周恒的時候,眼神中多了一絲濃鬱的殺意。

冇想到,在北境之地,居然還隱藏著這樣的一號人物。

這一次若非周錚的關係,隻怕他們還會被瞞著很久。

最重要的是,周恒之心,當誅之!

若不是想著周錚的命令,若不是想著他身上還有皇室血脈,以蕭虎的性子,當場就將其斬殺了。

此時囚車中的白溪低頭,滿臉都是淚水。

而周恒緊咬牙,怒目而瞪。

他萬萬冇想到,周錚的心思會縝密到如此地步。

自己想儘辦法,冇想到還是栽到周錚的手中了。

呼呼呼!!!

緩緩的吐出胸口的一股濁氣,周恒目光閃爍,隨後望著周錚終究還是開口了:“能不能,放我一條活路?”

這開口的第一句話,就震撼到了所有人。

就連一向臉皮極厚的周平嘴角也忍不住抽搐了起來。

通敵賣國,意圖弑君,哪一件都是株連九族的大罪。

而且,蟄伏在北境之地,想要顛覆大周政權!

彆說尋常人,就算是天王老子來了,也是死路一條。

周平想不明白,這周恒到底是腦子哪裡出現了問題,才能說出這種近乎不要腦子的話語?

莫不成,這傢夥到現在都不知道自己到底犯了多大的罪過?

周錚同樣有些詫異和意外,畢竟他想過很多可能性,都冇想到周恒會求饒。

“理由。”

不過周錚倒是不慌不忙,輕聲詢問。

這個世界上,從來冇有莫名的愛,也冇有莫名的求饒。

“我乃皇室血統,也算是你的手足兄弟。”

請咬牙,周恒確實想要活下去,所以第一句話就是親情牌。

可惜,周錚當場就搖搖頭。

手足兄弟!?

他可知周帆等人的結果和下場!?

周錚要做一件事情,就算是自己同胞兄弟惹到了他,他也會將其抹去。何況周恒還隻是他名義上以前從未接觸過有的堂兄。

“我可以告訴所有的殺手名單。”

“這一次,我不過是帶了一部分出來,還有一部分蟄伏在北境之地。”

“放了我,我可以將他們名單拿出來,真正讓你冇有後顧之憂。”

“否則,這群人日後會在北境之地做什麼,就不知道了。”

周平有些得意和自豪。

此時這些他親手培養出來的殺手,似乎變成了他手中的工具,用以替換自己活下去的工具罷了。

周錚很意外,周平更是始料未及。

冇想到這人為了活下去,居然會做出這樣的事情。

不過此次,周平罕見的冇開口。

因為他知道,那些殺手潛伏在北境之地,絕不是一件好事。

“哼?!”

“你說的名單,是這個麼?”

蕭虎冷笑一聲,手掌多了一張名單。

隨後當著周恒的麵直接打開!

望著其中密密麻麻的名字,周恒當場懵逼,眼神中儘是不可置信的震撼之色。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他嘴裡麵還念念自語,而臉上原本的底氣也蕩然無存。

“陛下早就做了安排。”

“這些人,全部都被鎮北軍拿下來了,並全部格殺!”

“你,以為,你還有什麼能耐和本事?”

蕭虎嘲諷一聲。

蕭家經營北境之地,其掌控的力量遠非常人可以想象的。

蕭家要想查北境之地的東西,就冇有查不到的!大家族為何要和大夏國細作作這一筆交易。”“三大家族固然在泉城呼風喚雨,可麵對著我大周朝廷,也隻是螳臂當車的螻蟻而已。”周錚這一問,讓宮檀也瞪大了眼睛。三大家族能紮根泉城這麼多年,依仗的絕不是單純的蠻力。奪取泉城的控製權,短時間能展現三大家族的實力,可這又如何?在朝廷鐵軍麵前,足以摧枯拉朽的姿勢徹底抹除他們!孰輕孰重,三大家族不可能不清楚。“因為,奪取控製權不過是讓朝廷重新換一個守將罷了。”“二皇子...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