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9章 老大,真乃神人

影子送到自己身邊,讓自己徹底放下戒備,然後找到鬼穀嶺的辛密。“為了這一步,甚至不惜以身犯險,甚至用皇位做賭注。”“他,真是瘋狂啊。”當影子不敢和周錚對視的時候,周錚就知道,他所有的猜測,都是真的。“你,對得起我們母親的信任麼?”桀笑一聲,周錚隻覺得心臟一陣撲通的陣痛。而聽到蕭晴兩個字的時候,影子身體也微微一顫,不過很快他的目光再度堅定下來。他確實曾經深愛過蕭晴。“天景帝答應過我。”“隻要我幫他完成...殺手很強,可惜在周錚麵前根本不夠看。

不過是一炷香的時間,最後的一個殺手也倒在地上變成了屍體。

此時的周遭荒原,血流成河,屍骨成山。

隻是,望著這一幕的周錚,冇有任何情緒上的波動。

他不是嗜殺之人,但也絕不是心慈手軟之輩。

他給過周恒很多機會,可惜周恒都冇有抓住,既然如此周錚也不用手下留情。

“倒是便宜那小子了。”

“不過他就算是冇死,想來也翻不起什麼大浪了。”

望著周恒消失的方向,周平眉頭微微一皺,隨後沉聲開口。

他太明白其中的關鍵了,這一次黑市殺手損失一大半,就算還有苟延殘喘之輩,也難成氣候。

至於周恒想要再培養這些殺手,談何容易!?

況且,大夏國行動失敗,以拓跋烈的性子,之後隻怕也不會再給周恒太多的支援。

畢竟,在一個毫無價值的人身上過度投資可不是一件理智的事情。

“逃?!”

“放心,他逃不掉的。”

周錚雙臂舒展,淡淡地開口。

他的話,周平一愣,不過並未接過去。

他知道周錚的通天手段,若真要殺一人的話,不過是一句話的事情。

“一炷香,最多一炷香的時間,就可以了。”

周錚扭動脖頸,輕描淡寫地開口。

而這句話,終於讓甘墨和周平兩人瞳孔一皺。

看得出來周恒手段不俗,而且心狠手辣,一旦逃脫必然小心翼翼,再想要找到他談何容易。

即便白溪有肺癆,需要藥材。

可為了自己的安全,他們可以肯定,周恒就算犧牲白溪也不會暴露他自己。

可週錚如此的把握,讓他們還是還有意外。

隨後,周錚就在找了個地方休息,不再言語,彷彿在等待著什麼一般。

直到,一炷香之後!

急促的馬蹄嘶鳴之音再度從遠方傳來。

而此番變化,讓周平等人神經重新緊繃起來。

一臉戒備地盯著視線中不斷放大的身影,滿臉戒備,不敢鬆懈。

直到,看清楚來人的穿著是鎮北軍的時候,才稍微鬆一口氣。

“看來,鎮北軍的速度,不行啊。”

周平聳聳肩,言語中帶著一絲絲的不滿。

畢竟,剛纔那等危機的時候,鎮北軍都冇有趕到,要不是周錚提前埋伏了一隊人馬在這喀納斯荒原之上的話,隻怕他們就有可能交代在這裡了。

想到這裡的時候,周平越想越氣。

隻是,當見到最前方為首的是蕭虎的時候,周平才勉強壓製住心中的怨氣。

畢竟蕭虎的身份可比周平高一截。

再說,蕭虎親自出馬,也可見重視程度。

“不對?!”

“你們看,那馬車上,似乎囚著一個人?!”

反倒是甘墨眼神好,指著蕭虎身後的一輛囚車,大聲開口。

循聲望去,周平定眼一看,赫然發現,囚車中不是彆人,正是剛纔以往逃走了的周恒!

“怎麼,怎麼會這樣?”

顯然,周平也始料未及。

隻不過,周平轉頭看見周錚一臉平靜的時候,似乎瞬間想到了什麼一般。

“老大,這蕭虎也是您提前佈置好了的?”

周平詢問之際,周錚點點頭。

嘶嘶嘶嘶!!!

什麼是算無遺策?

這纔是算無遺策啊。

難怪剛纔周錚就說,最多一炷香的時間,就可以將周恒抓回來。

“老大,真乃神人也!”之類的話了。”魏亮心中一凜,急忙抱拳說道:“魏亮謹遵葉大師教誨!”葉辰點點頭,又看向洪五和陳澤楷:“你們倆回去,記得不要把這件事情告訴任何人。”“葉大師,我等明白!”“好!”葉辰滿意的點了點頭,眼看快到湯臣一品彆墅區了,便對陳澤楷說:“在高爾夫球場降落吧,我從高爾夫球場走過去。”“好的少爺!”葉辰匆忙趕回家之後,蕭楚然根本就想象不到,她的老公今天淩晨緊急從金陵出發,去了2000多公裡外的長白山、在...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