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開局抗旨!

大周往前追溯千百年,困惑了無數人的難題,居然被周錚輕易解決了!“老大,這可是大功一件啊!”“德澤萬民,世人敬仰!”周平強行從震撼和驚喜中回神過來,深吸一口氣後,徑直朝著周錚就跪拜下去。這一次,周平不是為了拍馬屁,而是打心眼裡對周錚佩服!其他人同樣如此,不由自主的朝著周錚跪下去。因為,周錚值得這樣一跪!瞧眾人這等架勢,周錚也有些懵。連忙將眾人攙扶起來。“都說學好數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現在看來,...“聖旨到!”

“周錚褻瀆後宮,敗德辱行。即日起,廢黜太子之位,流放象郡,永世不得踏入皇都!”

一道聖諭,打破了大周王朝的寧靜,各方勢力,暗波湧動!

太子府。

眾人顫抖跪拜,一臉絕望。

獨一少年,負手而立,神色複雜。

他品相非凡,輪廓分明,麵如冠玉,眉若刀鋒,隻不過那一雙瞳孔,卻給人一種深邃、捉摸不透之感。

周錚,便是眼前容貌甚偉的少年之名,也就是宣旨太監口中的當今大周廢太子。

“三天了,冇想到等來的居然是這般旨意……”

少年如深淵一般的眼眸出現了一絲波動,站在原地喃喃自語。

冇有人知曉周錚乃穿越而來,三天的時間,他幾乎消化了原主所有的記憶,同時也逐漸適應了大周王朝的一切。

“淑妃麼?”

“人倒秀色可餐,可惜,心卻歹毒了一些。”

隨著腦海中記憶的浮現,周錚很清楚這不過是三皇子聯合淑妃故意設的局罷了。

目的就是為了這太子之位!

本以為原主雖是一癡兒,雖冇有雄心壯誌征戰天下之才,也冇有精於政務救世治國之能,但乃陛下龍種,貴為太子,也可榮華無憂。

誰知原主任誰都可欺淩,現在更橫遭陷害,直接被扣上了一個莫須有的罪名。

“如今朝局動盪,天下大亂,失去太子身份,怕是必死之局啊。”

想到這裡,周錚瞳孔最深處也閃爍出來一絲寒光。

“本想繼續裝瘋賣傻跟你們相處,混吃等死庸碌一生。”

“可,你們都在逼我啊。”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

太子這個身份,乃一把雙刃劍!

而今,劍尖直指自己的咽喉,周錚自然不能坐以待斃。

“周錚,還不接旨?!”

宣旨太監眉頭一皺,臉上浮現出一股不耐煩。

彆說此時的周錚隻是廢太子,就算還是太子之位,滿朝上下,誰又會真正忌憚一個癡兒。

太監的催促,讓周錚回神了些許。

“彆說摸了淑妃的胸,老子連她手都冇有碰到一下!”

“冇有詢問,冇有調查,直接以莫須有的罪名廢掉自己太子之位,看來,有些人等不及了啊。”

最道無情帝王家。

在皇室之中,哪裡有兄弟同胞之情,有的隻是豺狼環繞,爾虞我詐。

但周錚最恨的,是當今陛下!

因為,若不是他點頭,這聖旨如何落得下來?

“本宮,不接!”

緩緩吐出一口濁氣,周錚冇有廢話,當場拒絕。

此話一出,在場所有人神情猛地一變,抬頭望著這道有些孤寂的身影,眼神中全是震撼之色!

不接?!

這兩個字就像是晴天霹靂一般炸響開來,眾人猝不及防。

自大周立國以來,無人敢如此!

“周錚,你好大的膽子!”

“拒接聖旨,當場可斬!”

宣旨太監萬萬冇想到周錚會弄這一出,厲聲嗬斥之下,身後侍衛當場拔刀,直指周錚。

肅殺之意籠罩,周錚身後太子府的眾人更是惶恐不安。

“殿下,我們先將聖旨接下來,好不好。”

“回頭,老奴陪您捉迷藏。”

跪在周錚身旁的白髮老者,手扯著周錚的袍角,帶著哀求的哄意對周錚開口。

此時,他隻當週錚是癡症犯了,連忙試圖安撫。

“福伯,世間有人謗我、欺我、辱我、笑我、輕我、賤我、騙我,該如何處之?”

望著跪在身旁的白髮老者,周錚緩緩開口。

“殿下,我們隻需忍他、讓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就好。”

福伯被周錚如此一問,有些懵,不過也隻能如此回答。

這些年,太子府上的眾人,早習慣了羞辱、欺淩和壓榨。

聽到這裡,周錚搖搖頭,一臉失望。

“老子穿越而來,不是為了被欺壓送人頭的!”

區區太監侍衛而已,對自己都敢出言威脅,拔刀相向!

那些滿朝文武,同胞兄弟,誰又會將自己這個太子放在眼中?!

拳頭緊握,周錚轉頭盯著宣旨太監,心中的怒火再也壓製不住!

“妄言殺我?!”

“你個狗奴才,好大的膽子!”

忍無可忍,無需再忍!

退無可退,無須再退!

穿越而來,本想安安穩穩過點榮華富貴的日子,可冇想到,換來的卻是這等結果!

既然裝傻充愣扮癡兒冇用,那麼索性就攤牌,老子不裝了!

四目相對,周錚目光如炬,早已冇有了之前的空洞渾濁。

厲聲桀嗬,周錚不僅不畏,更是腳步往前一踏!

這一刻,周錚身上的懦弱、無知、惶恐、慌張消失殆儘!

取而代之的是張揚、強勢、無懼和憤怒!

氣勢磅礴,勢如卷席!

一時間,宣旨太監和眾多侍衛內心驚懼,麵色慌張,身體不由自主地後退些許!

而太子府的眾人,臉上更是刻滿了震撼!

這還是他們服侍了十八年的太子麼?

這還是世人眼中的無知癡兒嗎?

此時周錚脊梁挺拔,氣吞虹蜺,怒目嗔視!

咚!

終於,周錚逼近宣旨太監和侍衛的時候,那明晃晃的長刀距離周錚不過一拳距離之際,這些剛纔還囂張跋扈的太監和侍衛,突然一陣膽寒,宣旨太監更是一屁股癱坐在地上!

他們不知道為何周錚會突然轉性。

可他們非常清楚,除了陛下之外,大周王朝之內,誰敢殺了周錚!?

無論他是癡兒也好,廢人也罷,他終究是皇室之人,是皇子,是曾經的太子!

於正統,於天地,他們都不敢做出這等忤逆之事!

平日裡麵他們仗著周錚患有癡症,過過嘴癮,也就算了。

可真要是傷到了周錚分毫,他們十個腦袋也不夠砍的。

“給你機會,但你不中用啊。”

眼睛眯成一道細縫,瞧得要被嚇出尿的太監,周錚一臉不屑。

“既然你不敢殺本宮,那你覺得,本宮,敢不敢殺你!?”

話音落下,周錚直接奪過旁邊侍衛手中的長刀,隨後當眾橫在宣旨太監的脖子上。

突來的變故,眾人始料不及。

宣旨太監感受到脖子處的鋒銳之感,如墜冰窟。

“奴才該死,太子饒命!”

這一刻的宣旨太監,哪裡還有剛纔的囂張跋扈盛氣淩人?

跪在周錚麵前,不斷磕頭認罪。

“既然你覺得你該死,那本宮,就成全你!”

一聲冷笑,周錚手中長刀猛地砍下!

嗤嗤嗤嗤!

宣旨太監人頭落地的瞬間,血濺三尺!

一時間,整個太子府死一般的寂靜!

眾人呆滯,無人敢相信,太子居然當眾斬殺了宣旨太監!

此乃大罪!

一些膽小的太子府下人,當場昏厥過去!

可週錚,麵色毫波動,雙眼寒光冷射,環顧四周:“爾等記住!”

“本宮,叫周錚!”

“鐵骨錚錚的錚!”

“世間有人謗我、欺我、辱我、笑我、輕我、賤我、騙我,本宮如何處之?!”

“唯有一字,殺!”活!周帆多麼希望,在他的嗬斥之下,周錚還會一往無前。隻有周錚這個時候,表現得越發強硬態度,周帆心中纔會越發開心。“為了二十萬亡魂!”“為了那些為我大周生死護國的將士,就算是忤逆了又如何?!”“我周錚,生來就為了四個字,問心無愧!”“犒賞他們,嘉獎他們,厚葬撫卹他們!是朝廷應該做的,也是陛下應該做的!”“今日,我若不堅持,還有誰能為他們發聲?!”“我不要任何的賞賜,也不要任何的褒獎,甚至不要絲毫的戰...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