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章 美男出浴,有點上頭

果然在裏麵看到了天地靈火的詳細排名。“這團彩色火焰名叫七彩玄火,需要天地孕育數千年才能形成,因色彩絢麗而得名……”突然,洛清歡眼神一怔,心跳加快了幾分。“排名第五!這七彩玄火竟然是天地靈火榜排行第五的上等靈火!”這種火焰已經不能用簡單的天地靈物來劃分了,甚至可能已經生出了靈智,絕對不可能輕易讓人煉化。洛清歡的心裏已經有些想打退堂鼓了。倒不是她不夠自信,隻是據說煉化吞噬靈火的過程,就是靈魂灼燒的過程...第201章??美男出浴,有點上頭

不對,她的目力一向極好。

君九離那身子她看了兩次,化成灰都認得出,錯不了!

她就說這九王總給她一種違和之感。

而君九離平白又與九王爺扯了個親戚關係,實在可疑!

“娘親,你怎麽了?”

小金蛋到底是個小機靈鬼,預感不對後,連忙開口詢問洛清歡,轉移她的注意力。

可洛清歡的心裏已經有了懷疑的種子,一旦有所懷疑,她便無法再像之前那樣真心待他了。

要想繼續做這個朋友,她必須把心裏的疑惑搞清楚才行。

眼下機會正合適,她得再看一眼不可!

這般想著,洛清歡便是定了定神,緩緩轉過頭去。

君九離沒想到方纔還誇了這女人,這會兒居然這麽明目張膽地偷看他,心裏不爽極了。

可很快,他便發現這女人的眼中是帶著審視的,一個想法浮現腦海,令他不禁慌了一下。

遭了,臉變了身子沒變,這女人該不會是僅憑那兩次魚水之歡,便記住了他的身子吧?

君九離幾不可見地嚥了下口水,喉結滾動。

洛清歡直勾勾盯著那完美身材,突得鼻子下一陣溫熱,抬手一抹……

啊這!

流鼻血了?

眼看血就要滴落,很可能將她暴露出來,洛清歡便是趕緊捂住口鼻,躡手躡腳往那大柱子後麵貓去。

君九離也是沒想到那妮子居然會直接看流了鼻血,一時間也不知該生氣還是該笑了。

生氣吧,這女人實在太可愛了,就算是流鼻血的樣子也好好看,捨不得與他生氣。

可是他該笑嗎?

要是洛清歡逐漸發現自己愛上了他這個身份,那在君九離和九王之間,她該如何抉擇?他又該如何抉擇?

兩個人都各懷心思,空氣中彌漫的熱氣依舊蒸騰著,熱熱的,正如此時兩顆熾熱的心。

洛清歡緩了好一會兒才平複下來,小洞天內的獸獸們早就嘲笑開了。

“哎喲喲,主人,恭喜你,已經完成了成為女人的轉變,那九王的身材確實很不錯,比我全盛時期也是不遑多讓。”

朱雀調侃洛清歡的時候也不忘捎帶誇一誇自己。

其他獸獸們也都咯咯直笑,主人真是女中豪傑,如此不拘小節,偷看男人洗澡這種事在他們主人身上那都不算事兒!

方纔的一幕有驚無險,小金蛋這頭算是暫且懸著的心落了地。

得虧爹爹的身材迷倒了娘親,不然今天要是被娘親看出了端倪,這事兒還真不好收場呢。

以他對目前的娘親的瞭解,要是知道爹爹就是九王,阿離就是爹爹的話,娘親肯定會生氣,很有可能再也不理爹爹了。

這種明晃晃的欺騙,在爹爹跟娘親的關係還沒有緩和和更進一步之前,還是不要輕易被拆穿的好。

君九離見洛清歡躲在石柱後不再出現,又望了眼一樣火爐內閃著紅光的珠子,隨後緩緩出了浴池。

嘩啦啦的水聲突然響起,洛清歡猛地一驚,忍不住嚥了咽口水。

媽呀,美男出浴,這畫麵定然很有衝擊力!

不過,洛清歡一點也不想看了,她是真的怕了。

自己也不知是怎的,方纔明明就想確定一下,阿離不是君九離,可還沒等研究明白,這眼神就不好使了,自動把君九離的臉腦補到了阿離的臉上。

隨後,她便流了鼻血,也是嗶了狗了。

不過冷靜下來想想,阿離應該不會是君九離。

兩人雖說身段差不多,但氣息和性格差得真是太遠了。

君九離會有這種演技?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洛清歡深信不疑,便不再糾結。

當聽到沙沙的穿衣服聲音後,她便屏住了呼吸。

阿離終於要走了,她一會兒還是拿上朱雀要的東西趕緊開溜吧。

沒過一會兒,君九離果然邁步走出浴房。

隻是在門口的時候,君九離特意轉身捎帶將門關個嚴實,這才轉身離開。

待腳步聲走遠,確定九王氣息已不再,洛清歡這才快速來到浴池邊。

空氣中還留著幾分蘭草的香氣,那應該是阿離衣服上的清香。

洛清歡迅速檢視了一圈,隨後將目光鎖定在了浴池邊一個火爐上。

朱雀閃身出了小洞天後,迅速將那至陽之物吸入口中,然後一個閃身消失。

“主人,可以撤了!”

洛清歡:……

這廝說的真夠輕巧。

獸獸一句話,主人跑斷腿。

不光跑斷腿,她還失了點血,受了點驚嚇!

這不對啊,怎麽她成了苦逼的打工人了呢?

說好的契約了很多的獸獸之後,馭獸師就能高枕無憂,作戰後方的呢?

“哎……”

幽幽一歎,洛清歡隻能忍下這口憋屈氣,迅速離開作案現場。

待她離開,一道身影現身浴池。

君九離見那爐子裏的火珠子果真不見了,便是勾勾唇,然後消失在原地。點!”暴露能口吐人言他也得說,不過他隱藏了與洛清歡的真實關係,用主人稱呼洛清歡。九王並沒有表現出任何驚訝,反倒是勾了勾唇,這讓小金蛋有些摸不透對方的想法。自己能口吐人言,這男人為何也不驚訝一下?而且他可是記得很清楚,那日大比,這個人分明對那些家主們說過,自己隻是個普通靈獸蛋,黑紋金身都是唬人的!既然這麽看不起他,那為何這個時候他暴露出能口吐人言,對方卻一點也不意外呢?君九離感知到了小金蛋此時心情複...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