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沒錢辦婚禮?

他!隻有她配站在他身邊!可是這一切不過就是她的臆想,陸氏在H市的專案竟然又開始高速運轉了!她知道他絕不會來找她的,那就她來找他好了!“何小姐,令尊的身體可還好?”陸明丞臉上扯出一抹嘲諷的笑,隨後轉身就走,沒有理會身後已然臉色蒼白的女人。何氏與陸氏交惡,何氏不能一擊將陸氏擊倒,就要麵對陸氏瘋狂的反擊!為此,爸爸已經住院了!現在全家人都在怪她!陸明丞不要她,那個帶著拖油瓶的周世深也不要她!她看著漸行漸...這樣瞞著,騙著不是辦法!

紙根本包不住火,看看對麵張佳佳探究的目光在宋沐陽和他之間來回掃蕩,就知道張佳佳已經生疑了,總有一天,宋楚雲會知道真相,到時候不是給他找事做嗎?

陸明丞皺著眉頭,對著宋沁不讚同的搖了搖頭,而後又衝著齊鎮和宋楚雲,開口說道,“其實我是......”

陸明丞的話隻講到一半就被宋沁雙手抱住腦袋......強吻了!

滿桌的人都怔怔的看他倆灑狗糧,宋楚雲率先反應過來,皺著眉頭大喊一聲,“宋沁!幹什麽呢,陽陽還在這呢!”

真是的,宋沁怎麽變成這樣了?

女婿是帥了點,這種事就不能去房間再做嗎?

她的這張老臉都沒地兒放了!

“你嘴巴有東西,沒找到紙,我給你舔幹淨!”宋沁胡亂的解釋著,放開了陸明丞的頭,羞紅了臉,滿眼的哀求,無聲的向陸明丞傳遞著資訊,不要說,不要說,求你!

陸明丞看著那雙濕漉漉的大眼睛,閃閃爍爍的,光華萬丈,他的心不自覺又軟了軟,這架勢叫他怎麽受得了!

算了,隨她折騰吧,不管怎麽樣,他都會給她收拾爛攤子,她開心就好,當是送她的結婚禮物了。

“明丞啊,你哪天有空把你的生辰八字給我!我好去挑個好日子!”宋楚雲說道。

生辰八字......

好日子......

在美國多年的陸明丞一時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聽到宋沁淡淡的說道,“媽,我們不辦婚禮!”

“你說什麽!”陸明丞震驚的看著宋沁,柔情似水的平和語氣差點裝不出來,他娶老婆,不辦婚禮?

誰給她的膽子講這樣的話,說的過去嗎?

“為什麽啊?是不是因為......錢不夠啊?”宋楚雲不太自然的喃喃道。

陸明丞簡直忍無可忍了,他竟然被丈母孃質疑他沒錢辦婚禮!他掃了一眼對麵知情的張佳佳和齊偉光,這兩人已經從最開始的震驚到現在低著頭憋笑,準備看熱鬧了,他憤恨的轉過頭,目露凶光的盯著宋沁,看她還能說出些什麽氣死人的話!

今晚她死定了!

“不是!我們結婚的突然,婚禮一生就一次,不想太草率,而且這兩年我和明丞都在事業上升期,準備過兩年再辦!”宋沁睜著眼睛說瞎話,其實她隻是還沒有做好準備,她想起陳如意結婚時穿著聖潔的婚紗,又哭又笑的,都是幸福,婚禮那是相愛的人才配擁有的儀式,而她和陸明丞現在這樣隻是為了孩子而湊合在一起。

萬一婚禮上問他一句,你愛新娘嗎?

他回答一句,不愛!

或者幹脆沉默不說話,她覺得他很可能會這樣做!

那她可以穿著婚紗去死了!

再說了,陸明丞家裏還有個難搞的媽,這邊胡亂應下了,秦蘭要是不同意,到時候,兩邊家族不就要打起來啦?

她和陸明丞夾在中間做夾心餅幹,不得打起來?

實在不利於和諧社會!

“哦......這樣啊!”宋楚雲長長的哦了一聲,臉上寫著,那不就是因為沒錢纔不辦婚禮!

陸明丞看了一眼宋楚雲的臉色,幾乎秒懂,氣得臉都綠了!

他已經無力去爭辯了,為了讓她開心,他犧牲真大!什麽時候受過這樣的誤解?

陸明丞沒錢辦婚禮......

晚飯過後,陸明丞坐在沙發上,不斷的遞眼神給宋沁,快去收拾東西,跟我回家!

可惜,宋沁完全當沒看到!

宋楚雲從廚房出來,走到客廳,坐在沙發上,衝著陸明丞笑眯眯的問道,“明丞啊,你父母在A市嗎?”

“在國外!”宋沁鑽到陸明丞和宋楚雲中間,急忙搶白道,說完了又可憐兮兮的轉過了頭望瞭望陸明丞。

陸明丞雙眼無神睨了她一眼,已經無力吐槽了。

宋楚雲又點了點頭,“明丞啊,你們這都結婚了,沁沁應該搬去和你一塊住的!”

陸明丞笑著點了點頭,正想開口說話,又聽到宋楚雲繼續說道,“可是,你們這婚結的太突然了,我一點準備都沒有,有些話我還想交待一下宋沁,你先回去,週末再來接好嗎?”

陸明丞默了默,輕聲答道,“明天吧,我明天來接!”有什麽話說一晚上總夠了吧!

宋楚雲猶豫不決,想了很久,才皺著眉頭,一副失落傷感的樣子,“明丞啊,我就一個女兒,這一下子就結婚了,心裏頭總是空落落的,你週末再來吧,明天有點太急了!”

於是,很快,陸明丞就孤零零的被趕出了門,他回頭看了一眼宋楚雲滿臉的憐憫,好像在說,明丞啊,你那麽窮,要不來我家上門吧!

陸明丞簡直氣得肝膽倶裂,一路被宋沁扯著走到樓下,他怒火衝天得甩開了宋沁的手,低聲吼道,“宋沁,到底誰給你的膽子?”

宋沁吞了吞口水,認錯態度十分真誠,“對不起,明丞,我是想著過段時間,我再說實話的,總之現在是絕對不能說的!”

她還記得宋楚雲五年前是怎麽樣的歇斯底裏,宋楚雲對宋沐陽的爸爸是有多憎恨,她最清楚了!如果實話實說的話,宋楚雲心裏一定會有疑問,再一認真看陸明丞和宋沐陽那相似的兩張臉,不用DNA,傻子都看得出來!

是的,她膽小,自私,懦弱!但她更不想好不容易得來的一切就這樣破滅了。

能瞞一天是一天,到時候所有的錯都由她來背,陸明丞總能全身而退!

“那你告訴我,什麽時候說?”

“瞞不住了就說!”宋沁低著頭,越說越小聲。

“為什麽不辦婚禮?”陸明丞繼續問道,一想到這個,心裏就一陣絞痛。

“因為......”宋沁努力想著理由,自覺告訴她不能說實話,因為了半天,突然就抬起頭,目光炯炯,燦若星河,“因為一辦婚禮,我就成已婚中年婦女了,我還沒談過戀愛呢!”

陸明丞臉色緩了緩,對宋沁的回答很受用,嘴角扯了扯,“可是,事實上,你已經結婚了!”

“隻是領證了!沒有人知道,我們就可以假裝沒有領證,先隱婚,談場戀愛,再辦婚禮啊,你說好不好?”宋沁繼續順毛,她自認為這個藉口無敵的好,簡直就是雙贏啊,你好,我好,大家好!

不妨礙她繼續龜縮,也不妨礙他繼續泡妞,多好!

她簡直太聰明瞭!

“宋沁,我需要高效率的生活,我沒有時間談戀愛!”陸明丞臭著一張臉,雖然她的建議聽起來還不錯,但他還是果斷的拒絕了。

隱婚?就是不讓人知道她是有夫之婦,那他這兩天不是瞎忙活了。

宋沁眼裏閃過一絲難堪,她又忘記了他們隻是為了孩子勉強湊和在一起生活而已,她總是會在陸明丞難得的溫情和妥協中忘記!

“就一段時間好不好,我......隻是還沒有做好準備,我其實也挺怕你媽的!”宋沁低著頭,絞著手指頭,聲音略帶不安。

陸明丞沉默半晌,終於妥協,“......好吧!我給你時間適應。”

陸明丞說完,便獨自走出小區,他現在終於發現宋沁其實一點都不傻,還很聰明,她太懂得怎麽拿捏他的七寸,將他吃得死死的!

看他今天都經曆了些什麽,強迫一個女人嫁給他,被丈母孃誤會窮到連辦婚禮的錢都沒有,還被妻子要求隱婚,這些他竟然都能忍?

他快忍成忍者神龜了!

他是不是應該感謝下他的丈母孃沒有嫌棄他“窮”?

這還不是最慘的,老婆孩子被丈母孃擋著,都接不回來,他簡直枉為男人!

算了算了,誰讓他娶到了老婆,占盡了便宜,難得新婚也讓她開心點吧。

宋沁送完了陸明丞剛回到屋子裏,就聽到張佳佳說道,“我們也準備回去了,沁沁你也送下我們吧!”

宋沁一聽就知道張佳佳有話要和她說,她歎息一聲,將脫了一半的外套又重新穿上,跟著張佳佳和齊偉光出了門。

“宋沁,你為什麽要騙阿姨?”一走到樓下,齊偉光便皺著眉頭問道。

宋沁抿了抿唇,不太自然的應道,“我有我的苦衷,你們替我保密好嗎?等以後找了好的時機,我親自跟媽解釋!”

張佳佳看著眼前不按常理出牌的宋沁,心中疑慮漸深,陸明丞什麽樣的人啊,竟然會娶一個有孩子的女人,而且還能這樣忍氣吞聲地任由宋沁胡來?

要不是愛得太深,就是有把柄在手,她剛才無意中發現,宋沐陽和陸明丞笑起來的樣子,實在是太像了!

有一瞬間,她甚至懷疑兩人是父子!

張佳佳的內心深處已經在深愛和把柄之間,毅然選擇了後者!

張佳佳拉著宋沁往旁邊走了走,小聲的試探,“陸明丞是不是陽陽的親生爸爸啊?”

宋沁驚訝於張佳佳敏銳的觀察力,卻還是硬著頭皮搖了搖頭,答道,“不是!你怎麽會這樣想?”笑著搖了搖頭,嘴裏輕輕吐出了一個字,好!周世深不過淡淡的說了一個字,宋沁便感覺病房裏的氣氛一下子就有些不大對勁,好像有一種叫曖昧的情緒正在醞釀,周世深盯著她的那雙溫柔的眸子似乎是能掐出水來!宋沁甩了甩頭,告訴自己周世深不過是想借她的手幫李娜啊,可能周世深覺得周禦風做事太絕情,但又沒有理由反駁,隻好叫她這個受害者來遞個梯子了!她明白的!真是讓她攤上了個善良的好老闆!周世深走後不久,陳如意就提著一個保...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